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569章 地宫之物

可后面的是啥来着?

这个时候,那个身影眼瞅着要盖在我们头上了,但是尊胜陀罗尼经的声音一响起来,那个身影猛地一怔,像是非常痛苦一样。

我还想接着往下念——头不抬眼不睁,保持心无杂念,可太久没背有点生疏,一时有些卡壳。

但是没想到,又一个声音接口念道:“与大苾刍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又与诸大菩萨僧万二千人俱……”

程星河?

我按下心思,跟着一起念,不长时间,就感觉出来心境平和了下来,而且,我隐隐像是有一种感觉——数不清的法师,正在跟我们一起念,这个地方,宛然像是一个大佛堂。

那些……失去舌头的法师灵体?

当然,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但就是觉得,他们就在我们身后,一起对抗那个法师。

不知道念了多久,倒是程星河戳了我一下:“行了,你抬头吧!”

一抬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身影已经消失了。

回过头,那些无舌法师的踪迹,也不见了。

程星河知道我是怎么想的,说道:“别看了——那些法师了却心愿,已经一起超度了。”

我一下高兴了起来,拍在了程星河肩膀上:“乖儿子你还会念这个?”

哑巴兰也跟着点头:“就是啊哥,要超度邪祟,一般念的是道家的经,你们还会佛经?哥刚才还说什么跟你一起——我还想呢,这也不是开演唱会唱野狼disco,没那么容易一起来啊!”

程星河装出很渊博的样子,说活到老学到老,咱们吃阴阳饭的,遇上的邪祟多种多样,你说万一哪天遇上个洋邪祟,你不能当场麻爪吧?这叫艺多不压身。

他们都露出了很以为然的表情。

其实我倒真不是为了洋邪祟学的——主要我上学的时候,不是在棺材店打工吗,棺材店经常提供一条龙服务,连棺材,带纸扎,骨灰盒,面人祭,甚至哭丧的,一应俱全,这么说吧,一条龙服务,我就是那条龙。

县城里要哭丧的多,我能坐那边哭边拍地板,唱点娘亲舅大,但是也有一些是信佛的,要求念经拜忏、祈福超生,我就是那个时候学会的。

程星河跟我差不多——他没钱吃饭的时候见到一个有钱的放焰口,只要会念经就给香油钱,他怎么可能错过这种机会,别说尊胜陀罗尼经了,金刚经,华严经,地藏经,个个滚瓜烂熟,用他的话说来说,这些经是能救命的,要不他饿死几次了。

所以说,兴趣不是一个人最好的老师,生存才是。

这会儿我看向了那个巨大的穷奇,它身上的青气比刚才强一点了,应该是恢复过来了,那个巨大的头颅,正在盯着我。

我把锦盒给拿过来,说道:“这个大法师暂时压住了,不过这东西留在这里,也不是什么长久之计,我看,实在不行把它处理了吧?”

当初留下这个东西,就是为了用来做白虎局的,现如今七苦塔都倒了,这东西出了塔,那就是个大麻烦。

我本来觉着,这个穷奇会不会不乐意——人家就是做安保人员的,真要是把这个灵骨给处理了,那不是砸它饭碗吗?

不过当初弄七苦塔的人也是,这塔不比青龙局朱雀局,万年永固,塔哪儿有不倒的——白娘子的雷峰塔都没能战胜的了时间。

没成想,穷奇低头看着我,竟然一点也没意外,点了点头,那人脸就开了口,说道:“我早先没认出来你,一切都听你的吩咐,等你很久了。”

啥?

我顿时就愣住了:“啥叫等我很久了?”

这穷奇认识我?

那个穷奇盯着我:“当初守在这里的时候就知道——你早晚会来的,你来了,我就能走了。”

我心里一惊,立刻问他什么意思?

穷奇的人脸露出一个很奇异的笑容:“四相局本来就是为了你设的,当然,只有你能破。”

我盯着那张脸:“我是谁?”

程星河他们都跟着屏住了呼吸,望着穷奇。

穷奇微微一笑:“我不敢说——但是,到了真龙穴,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这下搞得我十分泄气:“我现在就想……”

可说话间,我忽然觉得手上重了一下。

是那个锦盒。

穷奇低下头,我知道它的意思,就把那个锦盒交给它了,同时心里一动:“对了,这个灵骨,又到底是什么人?”

穷奇还是那个奇异的笑容:“是从摆渡门来的——你会想起来的。”

想起来?

摆渡门——那不就是公孙统,大黑痦子,还有大汉那吗?

他们跟四相局,也有关系?

我还想问,忽然穷奇的巨大翅膀张开,庞大的身体耸然升起,那个悠长的声音说道:“在去真龙穴之前,千万不要下东海。”

我猛然就想起来了——那片我打死也不想下的水域。

说起来,安宁还在那片水域里面,大皮帽子去找她,这么久也没有音信,实在是让人担心。

但是回过神来,还想追问呢,穷奇的那个声音跟半空之中的云雾一起消散,头顶上只剩下了澄澈的一片天空。

那个穷奇带着灵骨就这么消失了,像是从来也没出现过一样。

不过,说起来,那个灵骨上的法师,到底他娘什么来头?又为什么怕尊胜陀罗尼经?

还没想出来,就听到了一阵呻吟的声音:“妈耶……”

我们回头一瞅,是小白胖。

哑巴兰一开始还有点警惕,但是现在看来,这货毫无疑问,就是原来那个真的小白胖。

他揉了揉眼睛,看见了我们,顿时就愣住了:“你,你们是谁啊?这是哪儿啊?”

说着把自己腰子给捂住了:“我求你们放过我吧,我高血脂,高血糖,高尿酸,我的器官拿了也是浪费你们的设备……”

这个声音,这个强腔调,跟之前一点区别也没有。

白虎局一破,本来就轻松了,我们听了,一下全乐出来了。

幸亏那个法师当时还没那么厉害,小白胖的命还真留下了。

结果小白胖更害怕了,一个劲儿往后退,身上又是一阵尿味儿:“你们笑什么,我,害怕……”

而这个时候,程星河盯着地宫,忽然跟发现了什么似得,眼前一亮:“卧槽了,七星,你看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