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572章 百年水渠

卧槽,苏寻刚才还真没听错,这里真的有人?

兰建国和兰家一行人出现了,兰老爷子,被他们簇拥在中间。

苏寻的脸色也是一变,喃喃说道:“这怎么可能……”

不是说,苏寻不解开藏,就没人能进来吗?

程星河立马捅了苏寻一下:“不好了洞仔,你们家的藏招牌要坏,先是小白胖,现在这兰家人都进来了,还说不是bug。”

苏寻皱起眉头:“可小白胖进来,是因为庚申日误打误撞,这些不可能……”

这些人一不可能自杀,二,不是庚申日,自杀也进不来。

兰老爷子嘴角一勾,看向了苏寻:“原来你就是苏锦堂的孙子?我认识你爷爷的时候,他比你还小一点。”

苏寻盯着兰老爷子:“你怎么会解开藏?”

兰老爷子抬起了兰花指:“这还用说吗?自然是你爷爷告诉我的了——那个时候,你爷爷最喜欢喝的,就是我们锦江府产的玉露荷叶酒。”

不用说,肯定是苏老爷子贪杯,秘密被兰老爷子给探了去了。

苏寻皱起眉头:“就算你知道……”

兰建国抬起手,手心里有一个手帕。

那个手帕上,沾着血!

苏寻一看那血迹,顿时就反应过来了,一只手摸在了自己的胳膊上。

原来,之所以只有苏家人能解开“藏”,就是因为解藏的时候,不光要有技法,还需要苏家人的血。

之前苏寻在阻挡四相会那帮人的时候,胳膊上受了伤,肯定是被兰家人偷偷粘取走了。

程星河如临大敌,低声说道:“这兰老爷子,比猴儿还精啊——不过你说怎么没遗传给哑巴兰点?”

而兰老爷子盯着哑巴兰,冷森森的说道:“如月,你是非得要拿祖爷爷的心,在地上踩啊!”

哑巴兰一瞬间有点不忍心,但一想自己的情况,还是大声说道:“祖爷爷,咱们家……”

兰老爷子刚要摇头,忽然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

我一下愣住了,想起来之前兰老爷子被我打过——难道是被我打出了内伤来了?

哑巴兰一下也紧张了起来:“祖爷爷……”

兰老爷子擦了擦嘴边的血,气喘吁吁的说道:“我没有你这样的孙子!”

不对啊,兰老爷子吐出来的血颜色怎么发青?

如果是内伤,吐出来的应该是淤血,深红色才对。

这种青色,不是中毒,就是……

我看向了白藿香。

白藿香显然也觉出来了,一开始不想理我,但这毕竟是人命,还是低声说道:“兰老爷子被魇了——青中带乌。看这个样子,活不过七天了。”

江采萍看向了白藿香,倒是很感兴趣似得:“原来二姐还懂医术?真是秀外慧中,难怪相公这样疼你。”

白藿香还想翻脸:“谁是你二姐……”

但她马上反应过来了,脸瞬间红了,低声问道:“你,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疼不疼的?”

俩女人叽叽喳喳,我则琢磨了起来,魇?

可兰老爷子是什么人,能生擒麒麟的武先生,竟然被魇了?

谁有这么大的本事?

哑巴兰也愣住了,难以置信的问道:“姐,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兰建国这才说道:“如月,你还不知道,家里出事儿了——刘家不知道从哪里找了帮手,正在对付咱们兰家。”

刘家?

原来,哑巴兰家接到了一个很大的买卖——跟“上头”有关。

而那个买卖看似简单,却牵扯很大,出人意料的难做。

哑巴兰家跟以前的龙门镖局一样,卖点就是“万无一失”,已经传承几百年了,但是在这个买卖上,损兵折将,栽了大跟头。

兰老爷子不信邪,这个高龄,还不服老,亲自出马要解决那个买卖,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人魇了。

买卖本来就扎手,兰家人又被魇,这事儿眼看就要砸在手里。

所以,这个时候再失去作为杀手锏的阴阳身,兰家就彻底完了。

兰老爷子查出来,这事儿是刘家暗中找人使的绊子,就是想让兰家名声扫地,自己上位。

我还有点印象,第一次去兰家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个刘家——貌似跟兰家结仇几百年了,一直在互掐,不过没能掐的过兰家。

原来这刘家一直憋了一口气,这时,听说四相局被破的事情,倒是高兴起来了——兰家的阴阳身,不就是靠着四相局做祖坟才来的吗?

一旦四相局失灵,那兰家没了阴阳身,一定会倒霉的,他们就趁着这个机会,找到了厉害的帮手,要对付兰家。

兰老爷子是不服老,可不服老不行。

所以,兰家知道哑巴兰真的大逆不道,来破自己家的局,为了留住阴阳身,当然要来阻拦哑巴兰了。

哑巴兰豁然就站了起来,光洁的额头上青筋直炸:“刘家那帮王八蛋欺人太甚,竟然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来害人,我跟他们姓刘的拼了……”

我也有些意外,没想到兰家现在竟然这么内忧外患。

兰老爷子咳嗽了一声,怒道:“你要是真有这个出息,我也就高兴了!可那姓刘的把我都害成了这样,你去了,不是送死吗?”

说着,兰老爷子的声音柔和了下来:“如月啊,祖爷爷岁数大了,这一百多年来,该享受的,该经历的,都有了,也不枉此生,可祖爷爷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你们啊!咱们家虽然占了白虎局,可你们这一代,已经没了祖上的杀伐决断了,再把阴阳身的能力搭进去,咱们兰家,就真完了。”

哑巴兰犹豫了一下,忽然回头看着我:“哥,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我已经猜出来了:“刘家?”

哑巴兰重重的点了点头:“你帮我,把刘家给收拾了,咱们再来迁坟!”

四相局还有一个玄武局在正常运转,那四相局就等于没有失灵,只要他们不迁坟,阴阳身就还能继续保存。

兰老爷子一听,顿时也有些意外,也有些忌惮——毕竟我的本事,他已经亲眼看见了。

但他接着就对哑巴兰摇头:“如月,你糊涂啊,咱们兰家跟他这么大的仇,他能答应吗?”

我立刻说道:“哑巴兰开口,我当然能答应,但是有一样——我想跟你打听个事儿。”

兰老爷子没想到我竟然能把那么大的仇压下去,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真的……什么事儿?”

我看了程星河一眼,答道:“我想跟你打听一下,你知不知道,一个会做预知梦的家族?”

程星河顿时就愣住了,转脸看着我。

不光是他想知道,我也想知道。

我跟那个家族,到底有没有关系。

兰老爷子怔了一下,脸色就有点不对了,甚至眼神里带出了几分恐惧:“那个家族?你打听他们干什么?”

程星河名抿了抿嘴:“血海深仇。”

兰老爷子皱了皱眉头,这才点了点头:“我知道能做预知梦那个家族的事情。”

果然,跟梦里听到的,一模一样!

我后心一下就凉了,我确实会做预知梦。

我跟那个家族——真的是一家人?

兰老爷子接着说道:“好……你们这次,要是能帮我们解决眼下的难题,我就把知道的,全告诉你们。”

兰建国一下高兴了起来,连忙说道:“既然这样,那李北斗,你就跟我们一起走!”

白藿香则冷笑了一声:“又跟你走?”

兰建国也听出了白藿香的意思——之前,她就是这么坑的我们,英气的面庞顿时一阵绯红:“之前的事情,确实是我们情非得已……”

我摆了摆手:“算了,都被人坑习惯了,看在哑巴兰的份上,大家把这事儿忘了吧。”

兰建国看着我,眼神更欣赏了。

我接着就问道:“你跟我说说,你们家解决不了的这个麻烦,是不是跟水有关?”

兰建国一愣,点了点头:“你怎么知道?具体来说,是跟一个几百年的水渠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