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576章 十字路口

这俩人五六十岁了,正在一个露天健身器材上蹬腿,听口音看穿戴,准是本地土著,我就过去,问他们说的是谁啊?

那俩人一听这话,瞅着我们就打量了起来:“你们干啥的?”

我就把来意一说,那俩人脸色一变,一下就从健身器材上下来了——踉踉跄跄的,还差点摔一跤。

这俩人反应这么大,倒是把我给吓了一跳。

接着,那俩人回头就扯着嗓子喊了起来:“那种人又来啦!快把家伙事儿准备好了!”

啥情况,还要给我们举办个欢迎仪式吗?

程星河有点激动:“是不是要给咱们准备点卦金啊?这里人挺知情识趣嘛。”

可没想到,后面乌拉拉的,不知道从哪里涌来了一帮人,提着个桶,对着我们就泼。

程星河都把辣条从嘴里给拿出来了:“泼水节?腊月?”

不对——我鼻子尖,早就闻见那个味道了——是他娘的粪水!

我条件反射,把兰建国给拽回来了。

她一手插在西装裤里,上前一步,正想问清楚呢!

兰建国被我一拖,颀长的身材往我身上一倒,而一舀子粪水,直接落在了还印着兰建国皮鞋印子的地上。

秽物带着腾腾热气袭来,卧槽,这个味道,起码窖藏三年。

兰建国倒在我身上,抬起秋水似得眼睛看着我,英气的面孔瞬间就红透了。

哑巴兰这才回过神来,一下急了:“你们敢对我姐……”

说着一撸袖子就要上去。

那些村民一看哑巴兰是个“文弱小姑娘”,并不把他放在眼里,为首的拿出了铁舀子就要吓唬他,谁知道他来了一个空手夺白刃,那帮人没看清楚他怎么动的手,只见哑巴兰修长白皙的手指头,一下就把那个铁舀子“啪嚓”掰断——普通人掰麻花都没他那么脆快。

村民一瞅,互相看了看,不禁陷入了沉思,接着,果断丢下了粪桶,回头就跑。

哑巴兰一愣,追上去就揪住了一个,谁知道那个人有中风后遗症,落在了哑巴兰手里,嘴眼立刻歪斜,吓的哑巴兰立马松了手,那人一颠一颠的就跑了。

江采萍咳嗽了一声:“这位,是哪个姐姐?”

兰建国这才回过神来,赶紧从我身上起来,一只手一个劲儿的挽耳边的碎发,耳朵通红通红的:“刚才,谢谢你。”

我说你是哑巴兰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不用客气。

兰建国一听这话,虽然笑了笑,笑的却很勉强。

咋我说错话了吗?

江采萍遮着嘴就笑了,眼神也非常微妙。

哑巴兰瞬间得意非凡,一只手就抱在我肩膀上:“亲哥。”

妈耶你刚摸完粪勺子,咱们还是保持一定距离吧。

程星河把辣条咽下去:“不是,这里的人什么情况,这啥风俗啊!”

兰建国也回过神来:“上次我们来的时候,他们还很正常啊!而且,听说我们是来看事儿的,高兴的不得了,今天怎么……”

那就是,上次之后,这里出了别的事儿。

人是问不出什么了,偶尔有过路的,也把我们当瘟神躲着,江采萍细细一看,对我说道:“这里的人,怕是中魇了。”

对了,她是这里的行家。

不过,中魇是怎么回事,看着挺正常的啊?

眼下跟人是打听不出来了,我正要程星河拿个酸梅出来,引个饿鬼问问,江采萍先把酸梅拿过去了:“相公何故如此浪费,妾去帮相公问。”

说着,四下里一看,身姿款款到了一棵柳树后面,拉出了一个人。

那个人显然是躲在柳树后面看热闹,不成想让江采萍发现了,一开始吓得不轻,缩了身子要跑,被江采萍拽了回来,也不知道在柳树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儿,那个人再被江采萍拉出来的时候,面无人色,喃喃的说道:“我说,我全都说……”

卧槽,程星河跟我一对眼,神了!

江采萍把人押来,对我狡黠一笑:“相公只管问。”

这个人战战兢兢的说道:“几位大仙,不是我们不说,是我们害怕啊!这万年渠已经这样,我们都倒霉了,你们就高抬贵手,饶了我们吧!”

这话啥意思,我就让他细说。

原来,自从上次兰红梅他们走了之后,家家户户在暂时安置房睡觉的时候,都听见有挠墙的声音,滋啦滋啦的。

大晚上听见这个动静,你说谁不害怕?

胆子大的寻思是不是老鼠,就点灯来看,一瞅不要紧,就看见一个白乎乎的东西在屋里飞快的退了出去。

仔细一看,是一个会动的人手,上面是好长的指甲,指甲上,还有凤仙花的痕迹呢!

这人当时就吓的差点背了气,第二天一醒,说是不是做梦呢?仔细一看,好么,家里的吃的全没了。

出来一议论,住一起的个个点头说自己也当上这事儿了,自然是人人自危——本来万年渠就出事儿了,家里怎么也出事儿了呢?

这会儿就来了一个看太平的(本地人跟吃阴阳饭的叫看太平),说不对啊,你们这肯定是出事儿了,上次是不是来过我们这一行的?

村里人想起了兰红梅他们,就跟着点头。

那个看太平的就在那拍大腿:“糊涂啊,那几个人是二把刀,解决不了万年渠里的东西,怕你们继续往上闹,可不就对你们下了毒手,要用那个玩意儿害你们?只要把你们害死了,就没人往上反应了!”

这下村里人都害怕了,说那几个人看着溜光水滑的,怎么这么毒呢?那现在怎么办?

那个看太平的勉为其难的说道:“看你们怪可怜的,我给你们帮忙——但是有一样,谁要是把这事儿说出去,那术法可就不灵了。”

接着,就让他们家家户户都在门上放一把剪子,准就没事儿了。

村民说那要是那帮人还来害我们怎么办?

看太平的说这简单,那帮人来了之后,一句话也别跟他们说,准备点老粪水浇他们,他们邪法自破!

说完看太平的拱手走了,村里人深以为然——也是,门上放了剪刀之后,家里还真太平了,再也没见过那个长指甲的手。

我们一听也是恍然大悟——感情我们还没来,就有人给这里的人上了眼药了。

哑巴兰气的要么:“这不是无中生有吗?还手呢……你说,那个看太平的,什么模样?”

那人小心翼翼的说道:“三十来岁,别的也没什么——啊,对了,耳垂子特别厚,看着就像是活菩萨。”

哑巴兰一听,就跟兰建国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刘炳春。”

果然,那个造谣的,就是刘家的当家刘实身边的狗腿子。

是想着让这里的人们害怕我们,从而加大我们做买卖的难度——这还怎么打听?

说到了这里,那个人就想走,可这一走,我们还上哪儿打听这里的事儿去,我就把他拉住了,说:“你把你们这边的人都叫来。”

那人一听,顿时吓傻了:“爷,您高抬贵手,我们还想活呢……”

我摇摇头:“你就只管叫,我不会害你们的。”

江采萍微笑着说到:“我家相公让你去,你还不去?”

江采萍的声音好听,笑容也动人,可那个人一听,顿时就是一个激灵,跟见了鬼似得,连滚带爬就把这里的人都从安置房里喊出来了。

那些人一开始见了哑巴兰的神功不敢出来,我则大声说道:“大家伙放心,我不是来害人的,不信,我挖出个东西给你们看看。”

说着,我就找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上,让那个被江采萍吓唬的人拿个铲子来。

其他人是不敢出来,但觉得出来,都在窗户后面偷看呢。

我找准了位置,往下一挖,没多长时间,就挖出了一个东西。

那些人一看见我挖出来的东西,顿时都“咦”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