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6:05:37

最新章节: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抓住了!”可这一瞬,我肩膀一抬:“小绿!”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张开了大嘴。老爷子和小姑娘,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也微微一愣。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嘴,这一瞬间,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唰的一下,就从祖孙俩身上,落在了小绿口中。老爷子和小姑

第578章 挑担小人

那天他摸黑下河,想去找那些传说之中的黄金,就听见水渠边上,有叽叽喳喳说话的声音。

“到了时候了?”

“到了时候了。”

“人啥时候来?”

“快了。”

“他知道怎么弄吗?”

一听到了这里,梁冬心里就不踏实了,这个水渠平时哪儿有人来,怎么,今儿除了他之外,又有别人盯上这里的黄金了?

他就仔细听,想知道这些人怎么打算的。

而那俩人接着就说道:“都查清楚了,下了水,先找三块方砖,把三块方砖敲开,里面的东西掏出来,就行了。”

三块方砖?

“怎么还不来?”

“咱们上桥头看看去。”

那俩声音说着,就往上走了。

梁冬当时就下了决心,这不是老天爷给的机会吗?得先下手为强。

于是他趁着那几个声音消失,自己就潜到了水里。

别看梁冬懒,水性是真不错,一个村没有比他憋气时间长的,不过他奶奶怕他下水会出事儿,所以从来不让他下水。

正好,他奶奶从垃圾桶里拾荒,找到过人家不要的水下手电,给他玩儿了,他举着手电下去,没费什么功夫,还真看见水底下有三块方砖。

奔着方砖这么一抓,也没费什么功夫,他就把方砖给抓下来了,里面黑洞洞的,像是放着什么东西。

他伸手往里一掏,就看见里面有一个小人,不知道啥玩意儿做的,非常精巧,而小人是个工匠打扮,身上背着一个挑子,挑子前面装着的是石头子,后面装着的是一些黄橙橙的碎块——金子!

梁冬一下就高兴了起来,一手举着手电,另一手把那个小人拿出来,就想看看是不是真金。

谁知道,他把那个小人往外一拿,想不到小人的挑子竟然是活动的,一下就从小人身上掉下来了。

他这才闹明白——原来小人做的机巧,跟个天平一样,前面担子挑的东西,跟后面担子一样重,才会稳稳的架在小人身上。

梁冬更高兴了——嘿,这玩意儿看来还是古董,俗话说盛世的古董乱世的黄金,这年月,古董说不定比黄金还值钱呢,他赶紧就把这个小人拿起来,想带家里去。

可没成想,就在这个时候,他就觉出身边不对劲——那水活动起来了,就跟闹了地震一样!

他还傻眼呢,就看见水下手电一片惨白的光下,水渠的砖头就跟被人砸了一样,猛然倒塌,凶猛的水流对着他就冲过来了!

他这一瞬间跟掉进了马桶的蚂蚁似得,吓的不知所措,伸手就四处乱抓,想先保持住了身体平衡,别被冲走了就好——一旦冲走了,收尸都没地方收。

这个时候,他还真抓住了一个东西——那这个东西,也像是从水渠里面,被冲出来的。

当时水流那么急,他也没看清楚那到底是个啥,只觉得自己抓的是个细长安保员,可能是水里的老树根,可很快他就决出不对了——这个老树根,怎么像是活的?

勉强在水流里一睁眼,他当时就给吓傻了——妈耶,一张惨白惨白的人脸,正盯着他呢!

水里的人脸——不能是人的。

他一下就把手给撒开了,那个东西倒是不依不饶的,身上伸出来了三个“老树根”,一下就把他给缠住了。

他寻思这下死了,没想到,那三个“老树根”碰到了他身上一个位置,就跟被烫了一下似得,冷不丁就给缩回去了。

这一下他被撒开,随波逐流,跟着水流就走了,没了知觉。

再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一棵树上挂着呢,而眼前哀鸿遍野——万年渠垮了,把这里住着的人家全冲了。

他这才知道,自己可能是闯祸了。

跌跌撞撞下去,本地人瞅见他,一下就把他给揪住,问他那天晚上上水渠底下干啥去了?

他这才知道——那天晚上,水渠上有人唱歌,村里个愣头青非要去看看唱歌的是谁,身条好不好,结果上了水渠,那几个美人不是跳水了吗?

他被吓回来了,就看见梁冬在水渠底下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干什么呢。

当时愣头青也没放心里,说梁冬是个光棍,保不齐比自己胆子还大,也是让那几个不是人的给引过来的,也没多想,结果后来万年渠出事儿了,他才想起来,说梁冬别跟这事儿有关系吧?

这事儿让村里人套出来,个个骂梁冬贪财,可梁冬油盐不进的,也不管这么多事儿。

等回到了家里,家也被水卷了,村里人热心,还是给他也占了个安置房。

他进了安置房之后,这才觉出身上难受——发现身上有三个手印子。

这不就跟那个童谣给对上了吗?

“金满仓,银满仓,不如万年渠满仓,八百前,八百后,死人泡在水里头,活的哭,假的愁,石头下面三只手。”

这么说来,万年渠一开始没修好,就是因为那个“东西”作乱,现在,是梁冬捅了篓子,把那个“东西”给放出来了?

三只手,人脸,那他娘是个什么玩意儿?

而要是没猜错的话——那个比梁冬拿出来的挑担小人,就是这个“大魇”。

那个三只手的放开他,可能也是因为,那个挑担小人在他身上!

我立马就问他,挑担小人呢?

梁冬摇摇头:“醒了就没了。”

妈的,关键还给没了。

我一寻思,看来要想把这万年渠给修好,还得找到那个挑担小人。

可这么大的河,上哪儿去找那么小个玩意儿去?

而且,还得对付那个三只手的东西。

这么寻思着,我就去看梁冬身上的痕迹——看的出来,那个人手一样的形状,有很长的指甲。

程星河嘴贫,就用肩膀撞程星河:“跟你祖爷爷的手差不多。”

哑巴兰很不高兴:“像你祖爷爷。”

程星河摆了摆手:“我祖爷爷留不到这么长的指甲,就跟地藏王菩萨报道去了。”

对了——程星河的事儿,也得赶紧解决。

他很快就满二十五岁了。

那些黑色的手印上,还粘带着一些青气,印在人身上,邪气犯五内,我就让梁冬去找柳安保员,在水里泡一晚上,先泡澡,然后找艾叶裹上豆腐搓,什么时候身上的乌青下去,邪气就散尽,你也就好了。

说着,我们就要上水渠那边去,可梁冬一下站起来,说道:“等一下,还有个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