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6:05:37

最新章节: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抓住了!”可这一瞬,我肩膀一抬:“小绿!”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张开了大嘴。老爷子和小姑娘,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也微微一愣。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嘴,这一瞬间,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唰的一下,就从祖孙俩身上,落在了小绿口中。老爷子和小姑

第581章 金光勒脖

八个字,只是那八个字的字体是个古体,跟现在的字区别很大,一时间也看不清——我也回过神来了,这他妈的也不是看字的时候。

我一把将七星龙泉抽了出来,对着那个东西的“手”就劈了过去。

那个东西觉察到了七星龙泉的煞气,唰的一下就把手给缩回去了,而梁冬重新抓了一个石头,继续对着那个东西的“脸”就砸了下去。

哪怕兰红梅都不是这个玩意儿的对手,更别说你这个门外汉了,妈的这么急着死?

我就赶紧把梁冬给拽回来了,好自己上去。

可梁冬本来就是为了报仇来的,非要亲手劈死这个玩意儿不可,在我手底下就挣扎起来。

水里四处都滑溜溜的,我也使不出岸上的力气,偏偏梁冬水性好,腾挪闪避就要从我这里挣脱,这把我给气的,寻思打晕算了——你他妈的到底是来帮忙,还是来裹乱的?

可这个时候,我冷不丁就觉得脚上一紧——像是被绳子给捆住了,低头一看,只见两只长手从那个“瓮”里伸出来,死死的抓住了我和梁冬。

梁冬吃了一惊,拼命就要把那个东西的手给弄开。

兰红梅都弄不开,你想屁吃呢?

我立马就要伸手把七星龙泉给抽出来——劲儿大不要紧,砍断了就行了。

但是没想到的是,我的右手猛地也使不上劲儿了——对了,那个东西有三只手,刚才看好了我右手厉害,现在第三只手,牢牢的就把我的右手给缠住了。

梁冬就用一种很悲愤的眼神瞅着我,像是在说——要不是你,我已经报了仇了!

你他妈的倒是破桌子先伸腿,要不是你在这横插一杠子,这个东西我早拖到岸上引刘家人了!

而这个时候,那个“大瓮”拽着我们就直往下面坠,像是打算把我们给拖到了什么地方去。

梁冬咬着牙,眼神里已经露出了恐惧——他应该也听说了,这个东西能把活物抓底下吃。

可我倒是松了一口气,我管你是个什么鬼,你敢抓我的右手,那就是你飞蛾撵蜘蛛——自投罗网!

这么想着,我一下就把水天王的神气给引到了右手上。

神气上行一震,那个干枯的白手瞬间就跟触电一样弹开了,接着,转过了那个白森森的脸。

兰红梅形容的没错,这个白脸还真他娘的跟个面具一样,根本就没有表情。

而这时候,我忽然有一种感觉——这个东西说话了。

可这是水下,什么声音也听不到,眼角余光倒是发现,梁冬像是能听见,正死死的盯着那个瓮中人,满脸吃惊。

卧槽,这小子什么构造,鱼人二代吗?

果然,他转过了脸,就对我做出了个口型,说那个东西说的是:“你们骗我。”

骗?初次见面,纯属谬赞啊!

认错人了吗?

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捞上去再说。

我反手就要把这玩意儿抓在我脚上的手给拉上去,可正在这个时候,梁冬再次剧烈挣扎了起来。

我已经不耐烦了,你大爷的,心说刚才你就捣乱,现在还没完,给一杵子再说。

可还没来得及动手,我忽然觉得身后不对——像是还有东西!

卧槽?这玩意儿,不止一个?

可我一回头,就愣了一下,身后飘过来的,是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而这个女人一身邪气,对着我就抓过来了。

我手还抓着瓮中人,根本腾不开,身体本能的往后一倒,那东西一只手抓在了我脸上。

“当”的一声,厚重的潜水镜被瞬间抓碎,我眯着眼睛,透过随波逐流的碎片,就看到那个女人脖子上,也有一个金色的痕迹。

妈的,又是刘家人养的鬼!

这是看之前的水鬼被搞定,派了援军了。

而且……这一次,鸟枪换炮,来的是个仅次于煞的灰灵鬼。

这个灰灵鬼动手很快,一下一下冲着我就逼近了。

这东西显然生前没人给收尸,也不跟别的出来泡书生的女鬼那么美艳,烂了半边的嘴唇,那灰白色的皮肉在水里翻卷,一飘一飘的,就怼在我眼前。

这要是在岸上,那也好说,可这是在水里,它的地盘。

我没辙,只好松开了那个瓮中人的手,抬手去抓七星龙泉,可来不及了,那东西一爪子逼过来,我没躲过去,脸上顿时火辣辣的。

更糟糕的是,我忽然就觉得一阵窒息。

侧脸一瞅,后心就炸了——这个玩意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我氧气管子也给抓破了!

这是一点活路也不给人留啊!

可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只手跟打篮球似得,把我脑袋拨拉开,一块大石头对着那个灰灵鬼就砸过去了。

那东西自然不怕石头,但这东西以前是人,死了也会有人的本性,趋利避害——所以看见石头,本能就躲闪了一下。

还就是这一下,就给了我机会,我七星龙泉横过来一劈,那东西瞬间被煞气真个弹开,在水里翻滚了老远。

现在氧气管子断了,在水里行气无异于找死,一阵窒息感猛地袭了上来,不行,现在,这个瓮中人跟那个灰灵鬼,我只能搞定一个。

同时我还反应过来了——我带着氧气都没能坚持这么长时间,这梁冬怎么还跟没事儿人一样,他真是鱼人吗?

而这个时候,那个瓮中人已经趁着机会,奔着水渠就躲过去了。

我转身就要追,没想到,那个烂嘴灰灵鬼锲而不舍,见我转身,竟然直接就扑到了我身后,死死卡在了我脖子上,直接把我拽到了水底。

妈的,这玩意儿是真的活腻了。

我一只手要把这玩意儿的爪子给扒拉下去,但因为没法呼吸,根本没法行气,眼前顿时就是一阵发白。

感觉出来,梁冬拿着石头要凿这个灰灵鬼,但是灰灵鬼根本就不怕。

卧槽,要是传出去,我死在一个灰灵鬼手上,他妈的老头儿的人不是全被我丢没了?

可正在这个时候,那个东西的手自己就松开了。

咋,迷途知返了?

我眯起眼睛,就看见那个灰灵鬼满脸恐惧,浑身颤抖了起来。

跟见了鬼一样。

不对啊,她自己不就是鬼吗?

顺着她的视线,我就看见了,江采萍已经回来了,正款款的站在我们面前,绝美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凛冽的杀气。

那个灰灵鬼不由颤的更厉害了。

我看得出来,她脖子上的金光瞬间亮了一下,应该是主人正在操控她,让她立刻就动手。

可饶是那个金光把她勒的一脸痛苦,她还是恐惧的盯着江采萍,一步也不敢靠近,反而跟金光的意志对着干,还想往后退!

好像……江采萍比金光带来的痛苦还可怕!

接着,它身子一弯,竟然直接跪在了江采萍面前。

虽然江采萍什么都没做——就像是野兽见到了万兽之王,被江采萍的气势生生压倒的!

江采萍一只手把我给拉起来,关切的在我身上检查了一遍,见我脸上有抓伤,眼神顿时就凛冽了下来。

而那个灰灵鬼跪伏在地上,竟然一动也不敢动。

甚至于,她脖子上地阶金光越来越亮,不长时间,她两只手痛苦的抓在了脖颈上,就像是被人用绳子勒一样,可她还是不敢动。

接着,脖颈竟然直接被金光直接截断,一团子秽气扑一下就在水里散开了——像是一团烟雾一样。

我心里顿时就是一惊,也知道江采萍是鬼仙的等级,可没想到,能把灰灵鬼给镇压成这样样子。

梁冬就更别提了,看着眼前这一幕,整个人都愣住了,像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江采萍看我,还是那个柔柔弱弱的样子,纤细的手指抚摸我脸上的伤,满脸心疼,接着,直接给我跪下了——意思是自己没照顾好我,害得我受了伤,让我责罚。

我赶紧把她拉起来,回过神来,妈的,差点把最重要的事儿给忘了——刚才那个瓮中人呢!

妈的这么一转身的功夫,那个东西倒是跑的挺快的,已经没踪迹了。

我跟梁冬打了个手势就要去追瓮中人,江采萍怕我气息不够,我表示还能坚持,可一摆手,我忽然就发现,手上那个手环倏然给亮了。

我的心猛地就沉了一下,怎么,岸上的程星河他们,出事儿了?

水里那个东西随时还能抓,也不着急——要是刘家人被引出来就太好了。

哑巴兰和兰建国的魇术就有救了。

于是我赶紧带着梁冬就往上游了上去,梁冬有些不甘心,但也只好跟上来了——他也有点害怕江采萍。

等我从水面露了头,还没等我把脸上的谁给擦下去,就觉出,一只脚直接踩在了我的脑袋上。

“哟,这就是兰家请来的帮手?我还以为多牛逼呢,合着就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白脸子——啊,我知道了,看你这长相,是打算捧兰家的臭脚,想上兰家去穿女装吧?”

这个人身上,有水鬼脖颈那种金色的光——他就是放水鬼和灰灵鬼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