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6:05:37

最新章节: 那些守卫别提多激动了:“抓住了!”可这一瞬,我肩膀一抬:“小绿!”小绿从玄冥衣之中跳出,张开了大嘴。老爷子和小姑娘,都不知道我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个东西,也微微一愣。小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张开嘴,这一瞬间,两个阳明玉跟离弦之箭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唰的一下,就从祖孙俩身上,落在了小绿口中。老爷子和小姑

第582章 蒙面秀女

而程星河跟哑巴兰姐俩正坐在树下,哑巴兰姐俩已经没有神志了,程星河一瞅见我,来了个旱地拔葱:“七星!”

他脑门上有伤,身上还有个大脚印子,脖子上还有被掐过的痕迹。

我一把将脸上的水给抹下来,也没客气,抓了那人脚腕直接往下翻。

那个人没想到我能有这个力气,身子侧翻,“哗啦”一声直接掉进了水里。

我爬到了岸上,回头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人。

那个人三十多岁,正张皇失措的在水里扑腾,看得出来,耳垂很厚。

他一边大骂一边要从水里上来,可隔着一个拳头距离的水面,却怎么也上不来,就好像被什么千斤沉的东西给坠住,脸色一下就变了。

透过水面,我看见一团黑影出现在了他脚下——梁冬。

但是马上,那个厚耳垂咬了咬牙,一只手插在了口袋里,像是捏住了什么东西。

一瞬间,金光在黑水之中点点亮起——像是一个人出门,带了很多狗一样,那金光宛如狗绳,一丝一丝从他身体四方亮了起来。

金光的另一头,是团团的黑影。

他手头上的水鬼存货不少,被我放走了那么多,还有剩下的。

梁冬觉察出来,翻身就从水面蹿了出来,稳稳当当的落在了岸上,把水一捋,撩起眼皮看了我一眼,就躺在了一边。

那个动作吓了我一跳,还以为他出事儿了,不过一瞅他那命灯稳稳当当的,这才反应过来——是因为他懒得站着,上岸就躺下了。

传说人从阴间到人间投胎,身上都会带着个把懒筋,他投胎的时候,是把孟婆那的懒筋洗劫了还是怎么着。

不过——他从水里沉了那么久,胸膛的起伏一点也不明显——就好像连大气都不用换一样。

而这个时候,那个厚耳垂趁着我分神,哗啦一声,直接就要从水面上窜出来,声音也是勃然大怒:“小王八蛋,你敢把老子抓水里,看老子……”

那些水鬼簇拥着他,就要上来。

而我回过身,跟他踩我一样,也踩在了他脑门上:“你就是刘炳春?”

刘炳春被我一压,身子刚上来就被踩下去了半截,一张脸红的跟公鸡一样:“你好大的胆子……”

他脸色一狰狞,发了狠的就要把身边那些水鬼召过来扑我。

可没想到,那些水鬼跟被冻住了一样,就在水里僵着。

看不清楚那些水鬼的脸,但是觉得出来,那些水鬼跟刚才的灰灵鬼一样,应该十分恐惧。

刘炳春也没反应过来,回头看着手里那些水鬼,一脸疑惑,喃喃自语道:“刚才就……”

刚才就失控了不是。

终于,刘炳春在我脚下抬头瞅着我,满脸难以置信:“你……到底是谁?”

我脚底下用了劲儿:“我问你,还是你问我呢?”

刘炳春的脸上,露出了恐惧。

程星河一下高兴了起来:“七星,踩的好!”

说着反应过来了:“妈的你怎么才来啊!你看我这衣服被这货踩的——这可是名牌,美特斯邦威,限量版,让他赔。”

你还要老子多快?我又不是闪电侠。

我接着说道:“兰家人中魇的事儿,是你们的帮手干的?那个帮手呢?”

找到了帮手,就能解开魇术了。

刘炳春吸了口气,努力想从我脚底下把脑袋挪出来,可怎么也没成功,咬了咬牙,终于带了商量的语气:“咱们,上来再说?”

我挪开脚,他赶紧趴在岸上来了——这是腊月,哪怕在南方,带着一身水上来,也是冰冷刺骨,他很快打起了哆嗦,脸色死白死白的,显然正在打量我。

我心里清楚,在看我的功德。

我也看出来了,这货是个地阶二品——按理说,也算是个精英了。

果然,他看清楚我只不过是个区区的地阶四品,嘴角一阵抽搐,就好像职业拳手让路人甲给揍了一样,可想而知有不甘心。

这一瞬,他印堂上立马出现了一抹黑气——相由心生,这是在打歪主意。

不过,这个歪主意,反而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没动声色,果然,他手背在腰上,捏了几下,那抹金光一下就闪耀起来了——比刚才的,都强。

一个戴着灰兜帽的东西瞬间出现,对着我就扑过来了。

程星河立刻说道:“七星,小心,是屈死半煞!”

这是灰灵鬼到煞之间的东西,地阶能养这种东西,已经算是很难得了。

刘炳春嘴角一斜,顿时就是一个狞笑——这估摸着是他压箱底的宝贝。

可没想到,那个戴兜帽的东西刚扑到了我面前,冷不丁就僵住了。

刘炳春勾着的嘴角,也僵住了。

接着,那个戴兜帽的跟灰灵鬼一样——一下就给我跪下了。

刘炳春显然慌了,就操纵金光想逼着那个东西上来,可那个东西再痛苦,也还是油盐不进。

刘炳春这辈子应该没遇上过这种事儿,还想着强行让那个东西上前,而那个东西犹豫了一下,反而转过身,把他给扑了。

刘炳春嗷一嗓子就嚎出来了。

我身边响起了一阵娇柔的笑声,是江采萍。

刘炳春哪儿知道是她的功劳,直着嗓子就喊了出来:“我说,我说,我是我狗眼看人低,先生饶了我这一次,你想知道什么,我全说!”

这种喜欢欺负人的角色,往往就是色厉内荏,自己胆小怯懦,才要通过侮辱别人找自尊。

我跟江采萍点了点头,江采萍才意犹未尽的叹了口气:“还想把他的眼睛抠下来给相公当泡踩呢……”

我顿时满头黑线——这江采萍虽然跟潇湘是截然不同两个性格,但这句话,我一下就想起潇湘来了。

那个屈死半煞陡然消失,刘炳春抱着脑袋,脸色煞白:“我们是真不知道兰家人请了您这样的帮手,要是知道,打死也不敢来!”

没帮手,你他妈的也不能害人啊——吃阴阳饭的功德要紧,你饭碗不想要了?

刘炳春连忙说道:“是是是,您说的是啊!是我们姓刘的,姓刘的鬼迷心窍!”

跟兰建国之前说的一样,这刘家跟兰家积怨已深,早就想着报复,上次鲛人那件事儿,找人来摘兰家匾的,就是他们安排的。

现在,也是因为刘家当家认识了一个厉害的人物,听说兰家的白虎局要破,阴阳身要搭进去,就趁着这个机会,在万年渠的事儿上使绊子。

我就问他,什么厉害人物?

刘炳春连忙说道:“那是个女的,可能是信小众宗教,脸也遮着,看不见模样,我听见,我们当家管她叫秀女。”

秀女?还选妃呢!

不过,脸遮着,魇术……我跟程星河一对眼,立刻想到了一处去了。

厌胜门那个女的?

那女的不应该跟江辰混在一起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不过……那个女的那本事,我们算是有目共睹,确实是不下天阶的水平。

原来她叫这个名字。

这个时候,我眼角余光就看见,哑巴兰和兰建国的命灯奄奄一息,眼瞅着要灭。

程星河也觉察出来了,扒开了哑巴兰的眼皮,立马大声说道:“七星,你抓紧啊!”

果然,哑巴兰眼睛里的那个红线,眼瞅着要把整个眼球给贯穿了!

我一把揪住了刘炳春的衣领子:“他们到底中了什么魇?”

刘炳春面露难色,还不愿意说,但是被我这么一瞪,连忙就把手里一个东西给掏出来了:“就,就是这个……不是我研究的,是那个秀女给我的!说只要兰家人靠近了万年渠,用这个东西扎下去就行了,要恨,你们就恨那个秀女,她邪气的很,心狠手辣……”

我一瞅,是个木头做的小人,前心写着个“兰”字,后颈插着密密麻麻的牛毛针——那位置,跟哑巴兰姐弟脖颈上的针孔,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