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583章 金银满仓

江采萍一看,立刻就说道:“就是这个,相公,有了这个,就能解魇了!”

我连忙就要把牛毛针给拔下来,可一下就发现,刘炳春的眼里神色不对,像是含着点坏笑,净等着我把牛毛针给拔下来不可。

我正疑心呢,江采萍一下拉住了我,说道:“不是这样——现在拔针,针孔露出来,他们的命气就泄出去了,更危险。”

刘炳春的脸色再一次僵住了,开始不住的打量江采萍。

不过江采萍现在完全是个人形,刘炳春一个地阶二品,都没看出来江采萍的真实身份,只露出了几分狐疑。

而江采萍接着问道:“有蜡烛没有?”

程星河连忙说道:“我这有!”

说着,在身上一通乱掏——我发现他身上真跟个废品回收站一样,你想得到的,想不到的破烂,他身上都有。

堪称拾荒界的哆啦A梦。

我在一边看得着急,催他赶紧,哑巴兰马上挺不住了。

他一边骂我催命,一边掏,我则眼瞅着哑巴兰瞳仁的红线越来越靠上,终于,就在最后关头,他抠出了半截子红蜡烛,我擦的一下点上,江采萍就示意我,把蜡烛油点在那个木头小人的后颈上。

点完蜡油,再在蜡烛油没凝固的时候,把牛毛针拔出来,蜡烛的液体瞬间把针孔封住了。

很快,蜡烛凝固,就在这一瞬间,程星河激动了起来:“七星,妥了!”

我也看见,哑巴兰姐弟俩眼睛里的红线,飞快的往下退!

刘炳春跟看鬼一样的看着我和江采萍,嘴唇瞬间就哆嗦了起来:“你们,你们……”

我蹲在了刘炳春面前:“你说,那个秀女,现在在什么地方呢?”

刘炳春的脸色别提多难看了:“这……应该,跟我们当家在一起呢。”

“她那么厉害的人物,又到底为什么给你们当帮手?”

刘炳春咽了一下口水,就怕被人听见似得:“我听说,好像她想要这个万年渠里的什么东西,才跟我们合作的。至于是什么东西嘛……”

可他话还没说完,梁冬忽然来了个鲤鱼打挺,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水面:“又有东西来了。”

我不由自主的就看向了水面——水鬼!

刘炳春也觉出来了,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

是我之前放走的那些水鬼?

一接触到了我的视线,刘炳春赶紧把表情压下去了。

而那些水鬼可能见到了刘炳春,也像是有些畏惧。

我仔细一瞅,倒是意外的发现,那些水鬼之中,夹杂着一些奇异的光,宝气!

他们手里有东西。

我立马靠前,果然,那些黑幢幢的影子看见我就激动了起来,一个东西从水面一跃而起,稳稳当当的落在了我手上。

仔细一看,我顿时就愣住了——是一个小小的雕塑,形象是个挽起袖口裤管的工匠,挑着一个担子!

而担子是活动的,就像是天平一样,里面能装东西!

梁冬眼睛顿时也亮了:“就是这个!”

这就是当年用来镇压万年渠的魇术!

我顿时也高兴了起来,有了这个,万年渠的事情,也就好解决了——重新把它给放回去不就行了!

还真是多亏了那些水鬼了——要不是他们,我们到了猴年,也未必能从水里找到这个东西!

我就跟那些水鬼道了个谢——还让程星河给他们烧纸祭奠酒水,那些水鬼也都高兴了起来,程星河侧耳听了,就答道:“这些水鬼说了,多谢你放他们自由,粉身碎骨,也要报答你的恩情。”

说着,看了梁冬一眼——他倒是没忘,当时梁冬看我放水鬼,还嘲讽我好人没好报。

梁冬倒是心大,假装没听见,好像自己从来也没说过那种话一眼。

江采萍看着这个挑担小人,十分怀念的说道:“还真是万年术——妾好久没见到了。”

我就让她说说,这万年术什么意思?

江采萍就告诉我,这是个很大的魇术,只有大魇师才做的出来——相当于我们风水术的天阶。

但是这个术法并不好做,还会耗费巨大的心血精力,甚至可能反噬,如果不是为了为国为民的大工程,哪怕大魇师也不会肯做。

而这个东西为什么叫万年术呢,就等于跟这个渠下压的“镇物”签下了契约——我以好处许你,你跟我约定一个期限,在这个期限之内,就必须稳固的守誓言,保证这里牢固。

到了期限,你才能自由。

而看魇物,这个万年术约定的时间,应该是只要小人的扁担保持住平衡,你就要稳固——一旦不平衡,那万年渠下的东西,就自由了。

剩下的事情我们就知道了——这个小人的扁担本来可以万年不倒,但是后来因为梁冬,这个小人身上挑的东西失去平衡倾倒,才酿成大祸。

看来那个传说之中的得道高人,就是个大魇师了。

眼下,要让这个小人回到了万年渠,可这小人担子里的东西没有了。

我就问梁冬,担子里的东西到底什么模样?

梁冬想了想,说道:“我就认识前面的是一些小金粒子,后面的好像是小银粒子。”

没错——小金粒子,应该代表的是麦子,而小银粒子,代表的是大米。

这就应上那个童谣了:“金满仓,银满仓”。

而现在,担子空了,本地才颗粒无收,死人泡水里。

梁冬问道:“是不是把这个小人担子装满就行了?”

江采萍答道:“可没那么容易,不信你试试。”

梁冬摇头,懒得动。

程星河倒是感兴趣,抓了点沙子就要往担子里面试——可跟江采萍说的一样,不是前面的担子把后面压起来,就是后面把前面压起来,跷跷板一样,根本就没法保持平衡,只能“颗粒无收”,没法“颗粒满仓”。

在古代,能设计出这么精细的物件,劳动人民的智慧真是无穷的。

看来什么都没原配的好——还得找到那些撒了的金银颗粒,才能让这个挑担小人重新起作用。

这时河“啪嗒”一声响,显然是那些水鬼听到了我们说的话,又帮着去找那些金银颗粒去了。

江采萍盯着那个挑担小人,喃喃的说道:“按理说,这个东西确实能保万年的,为什么只保了八百年……”

我也觉得里面不对——确实,眼下看来,是因为梁冬误入,可在万年渠建立起来的时候,那个“得道高人”为什么摇头,还留下了歌谣,预测出了梁冬会进来捣乱?

修建万年渠的时候,肯定有什么变故。

而且,那个瓮中伸出三条腿的,又为什么说我们骗它呢?

再说,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我还没闹清楚呢。

我就跟江采萍形容了一下那个东西的模样,江采萍也皱起了眉头,显然对我说的那个东西,也没什么大印象。

我还想起来了,当时在那个瓮上,看见了八个字,就拿了个树枝,在地上凭着记忆,重新写了下来。

仔细一辨认,也就认出来了。

那几个歪歪扭扭的古体字,写的是:“千秋万岁,天下太平”。

江采萍看清楚了这八个字,眉头顿时就皱了一下。

她好像,知道这八个字的意思。

正在这个时候,梁冬忽然跟发现了什么似得:“哎,刚才那个人呢?”

我们回头一瞅,也愣了——刚才我们光顾着看这个挑担小人了,那个刘炳春见缝插针,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趁机跑了。

程星河站起来就要追,可一个声音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