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586章 寡妇是非

她一个人孤零零的,住在这一片荒地里,也没什么产业,只能做点浆洗女红的活勉强果腹——她也受不了,跟家里人说起过,要不改嫁吧?

可她爹大怒,说自己家的孩子,就必须清清白白,饿死也不能改嫁,否则有辱门风——你要是坚持不下去也可以,上吊殉节吧,到时候爹上县衙里面,给你求个贞节牌坊。

小寡妇她爹是个一辈子没考上功名的老秀才,但是偏偏最重视的,就是这个名望,寻思哪天还要做官,把家里经营成一个宗族呢,怎么可能就让一个女儿坏了名声。

小寡妇并不想死,好死不如赖活着。

于是她就自己守在这个破房子里面。

天旱,她还得洗衣服,但是每次洗衣服之前,哪怕自己喝水欠着点,会留出水给这个东西浇头,这东西靠着那点甘甜的井水,硬生生就扛住,活下来了。

小寡妇也挺高兴,时常一边洗衣服,一边就跟这个东西聊天,说起西街马二嫂子挑三拣四,每次都嫌弃她洗的东西不干净,克扣工钱,南市刘瞎子老想占她的便宜什么的。

说,世上没啥好人,还不如动物有良心,又说,也是自己命苦,但凡有个汉子,也不至于让人欺负到了这个田地。

这东西没法帮着干啥——它最喜欢干的,就是跟着太阳出来的时候,它跟着小寡妇爬到了院子中间有太阳的地方,让小寡妇在自己身上晾衣服。

小寡妇怕耗子,它就守在有耗子的地方,把脑袋给缩回去,什么时候耗子来了,它一头伸出去咬死。

小寡妇就夸它,比个人还强哩!

它挺高兴。

可好景不长,有一天,一个男人从矮墙口跳进来了。

那个男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要把小寡妇给摁下,小寡妇不愿意,大声呼号,这地方偏,也没人来。

这个东西上前,男人一脱裤子,它就把男人的腿给咬住了。

鼋有个很出名的特性,就是咬住了就不撒口。

那个男人嚎叫了起来,终于把附近的人引来了,那男人也怕丢人,生生把那块肉从腿上扯掉了,才落荒而逃。

小寡妇披头散发的大哭了起来,抱着那个鼋的脑袋就说,你要是个人就好咯。我跟你过。

这个东西,看着这个小寡妇,也有了这种感觉——自己要是人就好了。

它也见过一些同类修行有术,能变成好看的人来吃阳气,可它的种族倒是不易出来这种同类,现在修法也来不及了——还没修好,这寡妇人类的寿命就到头了。

这个寡妇,好像就缺个汉子,只要有了汉子,她日子就能好过点了。

它最大的愿望,就是这个寡妇好过。

而这个事儿就被那个挨了咬的二流子捅出去了——你们不是找那个大王八吗?嘿,小寡妇藏的!

好些要抓鼋的就杀过来了。

有的要把这个鼋献给当权者,为自己的前途铺路,还有的家大业大,别无所求,就想着长生不老,甚至寡妇她死鬼丈夫家的亲戚也来了,嚷嚷着这个东西是他死鬼丈夫留下的,不能便宜了寡妇。

甚至寡妇她爹也蹩进来求她——把这个东西给了我吧,我给管考试的前辈送过去,也许这次秋试就有结果了。

寡妇冷眼旁观,一概不给:“当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算盘?这个东西落进了你们手里,就没活路了。”

气的那些亲戚就劈头盖脸的打她:“这个蠢物活不活,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是我们家的人,东西就全得给我们家!”

这下寡妇亲爹不干了——我自己生养的女儿,怎么成了你们家的了?

两下里掰扯,一片大乱,而寡妇趁着乱,偷偷就把这个鼋从后门赶出去了:“我这留不住你了,你赶紧走吧——前几日见了有巫祝在大庙求雨,但愿龙王爷可怜可怜你,涨水。”

鼋舍不得走,可它也看出来,寡妇头发被扯乱,衣服被扯破,都是为了保护它。

它不能不领这个情。

于是,它一步三回头,就要往河里走,可这个时候,它看见了一个庙。

它想起了以前的水神,就过去磕头——它想着能成人,哪怕不要这漫长到没尽头的寿命也可以,它就想成个人。

庙里出来了个人。

它一开始很害怕,毕竟人都凶得很,个个盯着它的肉——除了小寡妇。

而这个人点头说,你要想成人,我可以帮你。

这个人竟然听得懂它的意思?

那个人就笑,说你愿意,就点点头——看你已经有灵性了,这个法子,你不愿意,就完不成。

它愿意,当然愿意——原来除了水神,这里的神也很灵验。

它一开始挺高兴,没想到,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那个人把它抓住,关进了庙里,不长时间,带了三个人来。

一个漂亮姑娘,一个武将,还有一个文人。

那个人就问他们三个——愿不愿意长生不老,获取新生?

漂亮姑娘不想老了失去美丽的容颜,武将从战场上回来,成了没腿的残废,文人患了重病,都愿意。

那个人很高兴,不长时间,那个人就进来了,剁掉了它的三个爪子,把三只手镶嵌进去了。

鼋怕的很,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但是那个人的声音一直就回荡在耳边:“你愿意成人吗?你愿意,就忍着。”

鼋犹豫了一下,愿意。

那种剧痛哪怕对鼋来说,也是无法忍受的,因为自身的能力,那些胳膊跟自己长在了一起。

它成了一个不人不鼋的怪物。

与此同时,它知道了很多关于人的事情——来自那三只手的记忆。

它知道怎么唱歌最能吸引男人注意,知道怎么舞剑杀的人最多,还知道什么诗词歌赋嘴清丽,可这不管用,它依然不是人。

它忍受不住了,就想问问那个人,它什么时候能跟那些同类一样,变成一个真的人?

结果一探头,就听见那个人不知道在跟谁说话,偷偷嘀咕着,说那东西还差一个月圆,就快养成了——到时候剜出肉,就能有大用处了。

月圆——每次月圆,这个人都要让它去晒月光,说是助长灵性。

其实,是要它的肉。

鼋不想死,它舍不了小寡妇。

于是它就偷偷逃了回来。

只是……它也知道它这个样子,怕是要吓着小寡妇的,倒是从这个小庙里面,发现了一个面具。

它想起来了,人都有脸,它就把那个面具给戴上了。

到了那个寡妇门里,它还挺胆战心惊,寡妇一开门,看见它这个模样,吓的一屁股就坐地上了。

可很快,她就认出了这个东西来,嚎啕大哭,问是谁把它给害成了这样的。

它心里倒是熨帖,寡妇还认它。

可早有人听见了动静,争先恐后就赶过来了。

小寡妇察觉出来,擦了擦眼泪就赶着它快走——这地方的人都疯了,非要它的命不可。

它只好张皇失措,跟着小寡妇跑到了水边。

小寡妇把它推了下去,那些人就来了,还有人拿着大砍刀,要先削下一块能“长生不老”的肉来尝尝。

大家说,这东西都长出了人手来啦!成了精了!这个时候不吃,啥时候能吃?

它想护着小寡妇,可小寡妇挡在了它面前,众人一推搡,那个大砍刀劈歪了——落在了小寡妇的脑袋上。

小寡妇跟个纸人一样,轻飘飘的就落在了水里。沉下去了。

它嗷的吼出声音来——对着那些人就扑过去了。

它第一次吃到了人肉。

它也有那个武将的记忆,知道人身上哪个位置致命。

那些人这才张皇失措,可来不及了。

这里的水,都被染红了。

它回身去找小寡妇,可是龙王爷真的降了雨,水流很快,小寡妇已经不见了。

它知道,小寡妇就在这里,它也要留在这里,永远也不跟小寡妇分开。

这片水域一时间就没人敢来了。

但是后来,又有不少人来了——说要修什么水渠。

它带着对人的恨,要么吃人,要么就把人的工程弄坏——除了小寡妇,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弄死他们。弄死他们。

许多工匠就这么送了命,水渠也搭不成。

终于有一天,那个人又出现了——那个骗了他的人。

他比其他人厉害的多。

那个人抓住了它,却没有跟它想的一样,杀了它吃肉,而是笑眯眯的问它:“还等着那个小寡妇呢?她回不来了。”

鼋看着他笑,只觉得可怕,并不肯不吭声。

那个人一笑,说我有个买卖给你做——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儿,那我就让那个小寡妇活过来,你看行吗?

鼋一下就愣住了——她还能回来?

那个人怕它不信,亲手招了几个死人让它看。

它一下就高兴了起来,问那个人,什么买卖?

那个人一笑,就拿出了一个小人:“也简单,只要你把这个小人背在身上就可以了,你看着小人,什么时候小人的担子倒了,东西撒出来,你那个小寡妇,就能活着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