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587章 你活腻了

它毕竟不是人,哪儿知道什么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只要能有让小寡妇回来的希望,它干什么都愿意。

那个人很高兴,似乎早料到了它会怎么回答,就安排了它趴在水渠下面,叫人在上面开始砌砖垒墙,修筑水渠,那个挑担小人,就放在它头顶上。

它开始了漫长的等待——对这种寿命没有尽头的东西来说,千百年也是一瞬就过去了。

只要有那个希望撑着,就并不难熬。

小人总会倒下来的。

终于有一天,那个小人真的倒了,一粒粒从担子里面撒出来的金麦银米,像是敲在了它耳朵里面的一声声锣鼓,它猛地睁开眼睛,醒了。

小寡妇回来了!

它立刻顶破了头上的那些东西,从水渠底下钻了出来。

果然,有一个人正在水渠外面等着它。

它高兴,还努力把那个面具给正了正。

可看清楚了,它却有些失望——那是别的人,不是小寡妇。

是梁冬。

而没等它失望。梁冬倒是被它给吓着了,也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个石头,直接砸在了它胳膊上。

它知道疼。

果然,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它要把梁冬抓着吃了,但是水渠被毁掉,大水立刻漫了过去,梁冬被冲走了。

它就出来,找小寡妇。

可它一找才知道,它又被骗了。

上次,被骗走了三条腿,这次,被骗走了八百年的时间。

它一怒之下,疏通了河道,水泛滥了起来,淹死了很多很多的人。

它就在水下,看见了人的胳膊和腿,上去就咬住——所以梁冬经了它的血,看见的那些死人,身上都缺一块少一块的。

那些人可笑,还说什么渠神,要给它上供奉。

它当然要吃,可它不会原谅这些人——这些人,欠它的。

还有人想在这里修渠,门儿都没有。

修好了,它就去掀翻,有人下来,它就咬。

它什么也不怕,这个世上,已经没有让它害怕的东西了。

梁冬翻译完了,闷声坐在一边不吭声了。

程星河看他脸色不好,勉为其难的给了他一个辣条:“你也觉得这个东西可怜?”

梁冬接过来,却没吃,闷声说道:“小寡妇是不该死,可是——我奶奶,也不该死。”

我心里也是一阵发沉,不管是东海,还是万年渠,一旦发生了什么灾祸,倒霉的永远是老百姓。

我回头就去看那个渠。

而江采萍也跟着看——这个东西的来历是弄清楚了,可还有一样,按着江采萍的意思,那个所谓的“得道高人”,应该会把这个地方镇压的万无一失,也就是,那个鼋按理说是要长眠一万年的。

中间那个变故还没闹清楚。

不过,八百年前的事儿了,还上哪儿找原因去。

我回头就看着那个鼋,歪头让梁冬问问,这货打算以后怎么着?

梁冬欲言又止,显然不甘心,还想着给奶奶报仇呢,可他似乎也懒得跟我说,撇了撇嘴就看向了那个鼋。

接着就告诉我,说这玩意儿也挺疑惑,问我为什么这么问。

它是觉得,既然自己已经落入了人的手里,那就跟羊进了狼群一样,没法活着出来了,看的应该也挺开的,觉得活着也没劲,死了倒是解脱。

小寡妇都知道好死不如赖活着,你多少岁了,这个道理也不懂?

说到这里,梁冬实在受不了:“不是,你打算怎么着,还真要把这个东西给放生啊?那些被它咬死的,就白死了?再说了,你听见他的意思了吧?这玩意儿只要活着,就还会吃人,你这可不是功德,是作孽!”

你还挺懂,还知道功德呢?

我刚要说话,忽然一个声音就响了起来:“别说这个无大王八了,你们几个,都够呛能活的了!”

这个声音……我奔着那个方向一看,是刚才那个刘炳春。

这次来的,就不止是他一个人了,他身后来了一大群人。

他虽然身上还有伤,可这下跟个下了蛋的公鸡似得,耀武扬威的。

哑巴兰和兰建国不看还好,这一看,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哑巴兰一下就站起来了:“姓刘的,你们这帮背后伤人的卑鄙小人终于敢出来了,我今天要把你们打的回家玩儿蛋!”

兰建国盯着他们,也是一脸凛冽杀气,可一听哑巴兰这话,皱起了英挺的眉头就拉了他一下:“小兰,现在你怎么说话呢?文雅点。”

哑巴兰一听,只好说道:“行吧,我今天要把汝等打的回家playegg!”

这个“汝等”用的精妙。

刘炳春一听,扑的一下就笑了:“我们回家,起码还有蛋可玩儿,但你们呢?”

说着,流里流气的往哑巴兰和兰建国身上看了看:“只怕连蛋都没有。”

不用说,这些就是兰家人对头刘家了,我仔细一瞅——好家伙,来的还都是精锐部队,绿油油的,几乎全是地阶四品上下,这是要撕破脸明刀明枪干了。

哑巴兰脸色一下难看了起来,一道金丝玉尾鞭“唰”的一下,对着那几个人就冲过去了。

刘炳春完全没有刚才的怂劲儿了,毕竟也是个地阶二品,身子一缩闪避了过去,大声说道:“仙姑啊,你看见了吧,兰家的这些人,有多狗仗人势了?”

仙姑?

果然,往后一看,就看见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那个女的纵然裹的严严实实的,也还是能看出那曼妙的身段。

这感觉——确实很像厌胜门那个女的!

而那个女的早就看向了我们,没吭声。

江采萍皱了皱眉头:“这个小姑娘,天资很不错嘛——这个岁数,就能用出五行魇,只怕一些修一辈子魇术的老头子,都不是她的对手。”

这个女的,还真有天阶四品左右的水准?

果然,那个女的手背在了后面,不知道做了个什么东西,就在这一瞬,哑巴兰抽出去的金丝玉尾冷不丁就跟被跟被什么看不见的利刃砍了一样,七零八碎就落在了地上。

我暗暗有点吃惊,上次就知道,这个女的不好惹,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能这么厉害——隔着这么远就能把坚固的金丝玉尾断开!

金丝玉尾一碎,哑巴兰猝不及防,跟着惯性就往前一扑,幸亏兰建国反应快,修长的胳膊往前一伸,利落的就将哑巴兰给拉住了。

兰建国盯着那个女人的眼神,也带着几分吃惊。

刘炳春一看,更高兴了,抱着胳膊就说道:“唷,这是要给我拜个早年哇?你叫一声爹,我给你两块五的红包。”

哑巴兰脑袋上青筋直炸,可兰建国拉住他,冷冷的说道:“姓刘的,我也知道你们混蛋,可没想到混蛋到了这个地步,自己怂,就找外人来下黑手,有本事堂堂正正跟我们兰家斗——这次不把你的腰子打出来,我跟你姓。”

还让哑巴兰文雅点,你这也够霸气的。

鲁班尺笑眯眯的说道:“咱们彼此彼此——你不是也找了外人来帮忙吗?”

说着,指着我就说道:“仙姑,就是那个小子,不知道会什么邪术,一个地阶四品,一瞪眼就降的住死人,还能破您的魇术,你可一定要替我报仇啊!”

不说自己怂,说我会邪术?

那个女人看了我一眼,还是不吭声——也不知道她什么表情,认出我来没有,但紧接着,她又看向了那个鼋。

我看得出来,她手上有光,像是直接要把那个鼋给弄死!

那个鼋没有任何反应,似乎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

我却一下挡在了鼋前面。

那个女的像是有些意外,声音冷冷的:“你活腻了?”

刘炳春一看我“作死”,更高兴了,咬牙狞笑:“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