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590章 三大魔君

那女的皱起眉头,答道:“这事儿说来话长,宗家稍等。”

说着,她就对那个刘家老大说道:“我们厌胜门当然一诺千金,但是也巧,正碰上了我们厌胜门的宗家,既然宗家在这里,我自然要听宗家的话。”

刘实一听,挑起了眉头,充满怀疑的看着我:“就凭他?这也太巧了吧?”

那女的一笑,冷冷的说道:“就是这么巧。”

刘实也知道这个女的实力,露出了几分忌惮,只好把不满压了下去:“巧就巧吧,不过,就算这小白脸是你们的宗家,兰家不是吧?那你们就得说话算数,把兰家给收拾了,只要兰家倒霉,咱们之前约好的事情,我们刘家肯定吐口唾沫是个钉!”

他们还有个约定?

那女的就看向了我,问道:“宗家跟兰家有关系?”

我立马点头:“我这次就是为了帮兰家才来的。”

那女的一点没犹豫,看向了刘实:“你也听见了,我们宗家要保兰家,那我们厌胜门,也保兰家。你们要是想动兰家,就是跟我们厌胜门为敌。”

刘家的顿时傻了眼,我也愣了,就为了我一句话,她就要跟刘家反目?

刘实一听这话,脸色顿时就沉下来了,脑门上青筋直炸:“早听说厌胜门是歪门邪道,翻脸不认人,我还不信,今儿还真见识到了……”

那女的一听“歪门邪道”四个字,眼神顿时就冷了,看还没等那女的说话,一边的兰建国早开了口:“既然是这样,那我们也不麻烦你们厌胜门,姓刘的,你找人用阴招害我们,咱们就先好好算算这个账!”

说着,跟哑巴兰一点头,两道金丝玉尾对着刘实就过去了。

刘实到底是地阶一品,对金丝玉尾毫不畏惧,只听他怒吼一声,抓住了金丝玉尾,一下就扯开了!

不愧是武先生,这个手劲儿,哪怕是黑僵,只怕也能直接撕成两半!

刘炳春连忙说道:“你们看见没有,这就是咱们刘家的实力!什么厌胜门,临阵脱逃,到头来,还是得靠咱们老大……”

可话音未落,兰建国长腿一迈,趁着这个功夫,已经对这刘成扑过去了。

刘成脸一虎,抬手就要把兰建国抓下来,但是没想到,兰建国看着纤细,可脸一沉,反手就把刘成直接反拽了过去。“咣”的一声,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把草皮子都摔裂了。

刘成那个块头,起码也得一百八十斤上下,在兰建国手里,看上去竟然轻的跟个稻草人一样!

我倒抽一口凉气,这兰家的蛮力,真是见识到了,这么看来,哑巴兰那两下子根本不算啥。

剩下的那些刘家人一看刘成吃亏,哪儿还坐得住,数不清的金光炸了起来——跟之前刘炳春一样,他们的金线后面,都拴着一个一个的死人。

不乏有灰灵鬼和半煞!

数目这么庞大,要没要厉害的法器,恐怕不好弄啊!

没想到,秀女冷冷一笑:“雕虫小技,也敢拿来现眼。”

雕虫小技?能把死人驯化成这样,这刘家的实力,已经算是很强大了。

可秀女答道:“从我们厌胜门学来的皮毛罢了,当初也是看在这个份儿上,才要跟他们合作,没想到,他们倒是蹬鼻子上脸。”

我还想起来了,这刘家跟老海好像是有关系,而老海的引灵针,据说也是从厌胜门这一招“同气连枝”上学来的。

这么说,这么厉害的养鬼术,不过是厌胜门皮毛之中的皮毛?

卧槽,厌胜门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而兰建国眼看着那么多的死人扑了上来,也不慌不忙,一抬手,我就看见,她身后隐隐有了一道煞气。

程星河一下瞪大了眼睛:“七星,咱姐还真有两下子,引来了一个大煞!好像,是个武将!”

我还想起来了,在这附近,确实是有个“镇平大统领墓”,我还扫了一眼墓志铭,大意是说这里曾经有过交战,对方要破了万年渠来冲这里的守军,被这个镇平大统领扫平,立下了丰功伟绩。

生前就满手血腥,身处高位,那死了之后的能耐,可想而知啊!

果然,那个煞往兰建国身上一合,眼瞅着兰建国的丹凤眼猛地就露出了精光——不怒自威的光!

好像,她就在沙场上,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

那个武将被她请上了身,那些带着金光,张牙舞爪的邪物,本来还想着靠近,可一见到了这个武将,顿时就跟失控了一样,无论如何也不敢上前。

就好像……之前那些水鬼见到了江采萍一样。

但是,这些死人还只是不敢上前,那些见了江采萍的,连站都站不住,直接跪下了,高下立判。

打刚才这个秀女认我开始,江采萍就一直没吭声,回头一看,她正在一边含着笑望着我呢。

刘家人一看,立马都加大了马力,我就看见,那些死人脖子上的光瞬间更亮了,死人承受了更大的痛苦,没有法子,只好对着兰建国扑了上去,可兰建国冷冷一笑,任凭那些死人上前把她给盖住。

我还有点担心,但是一瞬间,那些落在了兰建国身上的死人跟烟花一样,被瞬间凌空甩出,直接炸成了碎片,消失了。

那些刘家人见状,都吓住了:“不愧是阴阳身——真是见识到了。”

“镇平大统领都能喊上身来,哪个死人能是她的对手啊!”

“怕个屁!”刘实喘着粗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一边爬起来了,大声说道:“刘家没有你们这么没骨气的,咱们让兰家压了这么多年,今儿不报仇,还等到什么时候?”

说着,他有意无意的还看了一眼我身边的秀女,意思是她临阵倒戈,这个仇记住了。

秀女莞尔一笑,低声说道:“宗家,你看着,他要咬左手中指了。”

秀女话音未落,只见刘实真的一口咬在了左手中指上!

我顿时吃了一惊,怎么,这个秀女还能未卜先知?

而刘实把中指一咬,对着地面就画了个鬼画符。

程星河也认出来了,声音有点结巴:“我在老海家听说过——黄泉招魂!他一个地阶一品,就能用这种法子?”

很快,三团影子直接从鬼画符上拔地而起,只听周围哗啦啦一阵落叶的响声,那煞气一冲,周围的树叶都被震掉了,太阳光都黯淡了下来,遮天盖地,简直日月无光。

那三道黑影非常壮大,我凝气上了监察官看出来,这三个人,也是武将打扮——不,都不能算是武将,简直像是庙里的巨灵神!

程星河如数家珍:“姓刘的看着跟个狒狒似得,还真有两下子,七星,你知道这三个是谁?三大魔君啊!”

这三大魔君,在历史上是确有其人的——也是三个武将,一个喜欢烧城,一个喜欢活埋,还有一个据说喜欢吃人的肝,死在他们手上的冤魂不计其数。

因为太凶,反倒是被供奉了起来,被称为三大魔君。

这三个魔君的来路,可比那个镇平大统领大多了!

果然,这下子,兰建国就皱起了眉头,往后退了一步——在三大魔君面前,这镇平大统领,只能算是个无名小卒。

刘实冷笑了起来,眼看三大魔君的身影要扑到了兰建国身上,哑巴兰一下挡在了前面。

我也急了,刚想上去,秀女就拉住了我:“不着急、”

我一愣,什么意思?

秀女就示意我去看刘实。

这一看,我才一愣——刘实不知道什么时候,太阳穴,耳朵,嘴角,都淌了血。

秀女微微一笑:“这个术法他扛不住。”

太大,反噬?

秀女摇摇头:“是因为我在他左手中指,动了手脚。”

果然,那三个魔君猛地转身,竟然对着刘实扑过去了。

刘实一下愣住了,而刘家人一瞅刘实已经七窍流血,也傻了眼。

刘实反应过来,看向了秀女,咬紧了牙,他知道,只有秀女有这个本事。

秀女转脸看向了我:“宗家,他们得罪了你,命是你的,你说,怎么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