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594章 招摇撞骗

从头说起,厌胜门虽然实力强大,但是闹内乱。

为了新当家。

宗家就是厌胜门的主家,虽然上一个当家消失之后,还有一些宗家人,可他们,全不会做预知梦。

预知梦才是宗家当家身份的象征,只要做不了预知梦,就没资格当厌胜门的门主。

所以,这些宗家人谁也不服谁,内部时常不合。

偏偏这会儿四相局破了,厌胜门按理说该出山了。

这个要紧的时候,不能再群龙无首,需要一个镇的住场子的主心骨。

可这些宗家人都觉得彼此没资格,内乱非但没有平息,反而越来越厉害了。

本来就要跟天师府为敌,现在自己内讧,不是内忧外患,给天师府制造机会吗?

而秀女的师父测算出来,说消失的前任当家,其实血脉未断,于是厌胜门四处寻找继承人的线索。

说着,秀女就满怀期待的看着我:“宗家您已经过了二十岁了,应该可以做预知梦了吧?”

我做的那几次,算是预知梦吗?

还没等我回答,程星河先踢了我一脚,说道:“如假包换,他做了好几次了!”

他这是替我吹牛逼,他只知道螭龙那一次,后面那几次预知梦我没提过。

他还挤眉弄眼挺得意,意思是他反应快,免得我心虚露怯。

秀女更高兴了,做了个很奇怪的手势——像是祈祷:“祖师爷保佑,咱们厌胜门真正的门主终于回来了,向天师府报仇,也指日可待了。”

这搞得我鸭力很大啊。

白藿香听明白了,盯着我的眼神更复杂了,像是想问我,我到底是谁。

说实话,我也是为了知道这个真相,才去厌胜门的。

这个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苏寻忽然跟发现了什么似得,说道:“藏。”

秀女看了苏寻一眼,显然微微有些吃惊。

我也愣了一下,藏,难道这里是玄武局?

眼前是个很荒芜的地方,寒冬腊月,一望无际,四处都是黄色的荒草。

秀女看着我更钦佩了:“我们这里的藏,几百年来,一次都没被外人看穿过,不愧是宗家,手下的人,卧虎藏龙。”

苏寻面无表情:“设藏的是谁?”

秀女已经完全把我们当自己人,答道:“是一个前辈,你们应该很快就能见面了。”

苏寻眼神难得的亮了一下,像是十分期待。

田埂前面有一个很破的残垣断壁,有点像是野长城,不过年久失修的,正常人都不会往这里走。

苏寻奔着一排砖就瞟了过去,果然,秀女一只素手顺着那排砖一抹,带着我们就进去了。

穿越了那个残垣的一瞬间,就跟苏寻带着我们进白虎局的感觉一样,眼前一花,像是穿过了一层透明的屏障,到了另一个世界!

卧槽,厌胜门才是真正的藏龙卧虎,我一直以为只有苏寻会用藏解藏,想不到,厌胜门里也有个中好手。

眼前这个地方,别提多壮阔了,是一个仿古建筑群,比天师府的八丈桥办事处还要宏伟!

程星河瞅着这个建筑群,嘀咕道:“小故宫啊!”

当然没法跟故宫相比,但是,已经绝对够气派了,哪怕江辰的九曲引水宅,都比不上。

程星河环顾四周,激动的用肩膀撞我:“网上有好多不努力,就会被抓去继承万亿家产的,妈的想不到这么大的馅饼还真掉你嘴里了。”

我看得出来,他嘴上说着笑话,拳头却一直没松开,显然是在故作轻松——寻找杀父仇人这件事儿,压在他心里,不是一天两天了。

哑巴兰东看西看也很好奇,江采萍望着这些建筑,眼神也有点复杂。

唯独白藿香看着我的眼神,不知道为什么,却有些担心。

过了一个穿堂,面前是个很大的大殿,她皱着眉头,像是忍不住了,压低了声音就说道:“你闻见味道了吗?”

她一说,我心里顿时一沉,确实,这里有一股子很淡的血腥气——但是不仔细闻,根本闻不到。

程星河也闻出来了,低声说道:“这里还有屠宰场?”

但马上,他声音就变了:“死人!”

果然,这地方确实有星星点点的煞气,而且还很新!

我刚要问秀女是怎么回事,一扇门打开,出来了两个人,拉出了一个人。

那个人跟喝多了不会走路一样,歪着头,正对着我们这边,脸上浮现出了一个笑容。

那个笑容跟面具一样,是僵的——死了!

卧槽?

是个跟我岁数差不多的年轻男人,全身都干净,但是身上——软绵绵的,好像没有骨头一样!

被那两个人一拖,他两条腿瞬间就变成了人类几乎不可能达到的角度,180度逆转了过去。

我头皮顿时一炸,这个人,虽然一点外伤也没有,可全身的骨头,都碎了!

这得经受多大的痛苦——可他脸上,为什么还带着笑?

白藿香他们的脸色也变了,白藿香甚至偷偷拉了我一把,我知道她的意思,能使出这种手段的人,行气一定到了可怕的程度。

跟这种人打交道,危险。

想也知道,秀女一个外家弟子,能耐都这么大,更别说真正的“宗家”了。

而那两个拖尸体的人,一边走一边还嘀咕:“这人这么想不开,冒充什么不好,敢来冒充少主。”

冒充少主?我心里顿时咯噔了一声。

“还好今天是三宗家,脾气不大,给了个痛快的,要是大宗家来了——恐怕跟上次一样,全尸都留不下,还是几条狗给舔干净的。”

被狗“舔”干净——程星河的脸也僵住了,那尸体,是什么样子?

“上咱们厌胜门来招摇撞骗,早该料到自己这个下场了——食得咸鱼抵得渴。”

我立马看向了秀女。

秀女不以为然的说道:“宗家见笑了,咱们厌胜门寻找少主的消息,被不少人打听去了,隔三差五,就会有人亲自上门,或者托人举荐,自称是少主,要认祖归宗,这一个,看来也是个胆大包天的,被宗家辨认出来,料理了。”

我后心越来越凉了,我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可这种处理手段,也太……

我忍不住说道:“就算是上门冒充的,也不至于就把人给弄成这样吧……”

秀女察言观色,连忙说道:“少主是菩萨心肠,可这些冒名顶替的,绝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而是包藏祸心,有的痴心妄想图谋咱们厌胜门,甚至还有的,是天师府那头派来的奸细呢,这都算是轻的。”

程星河也咽了一下口水,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橡皮糖似得尸体被拖过了转角——而拉尸体的那两个人,貌似还认识秀女,甚至还跟她行了个礼。

哑巴兰也有点紧张了,低声说道:“哥,你们家这些亲戚,脾气属实有点大,你可得长点心眼。”

八字还没一撇呢,什么亲戚不亲戚的。再说了,被你劝说长点心眼,我怎么觉得这么别扭?

秀女觉察出我们表情不对,连忙说道:“宗家你放心,这些人敢拿着厌胜门的人当傻子戏耍,就是该用雷霆手段震慑住,要不然,外头人怎么看咱们厌胜门?咱们自己人还是团结一心的,绝不会自相残杀。”

我只得点了点头——都说厌胜门心狠手辣,我算是开了眼了。

接着,秀女就把我带到了那个房间里,程星河他们想跟进来,但是秀女摆了摆手:“不好意思,宗家不见外人。麻烦你们在外面等候。”

他们都不放心,程星河就更别提了,把我拉过去,就小声说道:“去他大爷的,我刚才还帮你撒谎,说你会预知梦,谁知道这么多认祖归宗的,七星,你要不是这家人,咱们趁早赶紧走,刚才那被打死小子我看见了,魂都散开了,就剩下一点残魂在地上爬呢!”

我说你说的这是什么屁话,来都来了,移花接木的秘术不学了?你的杀父仇人不找了?

程星河盯着我就说道:“要是用你这条狗命换,我他妈的宁愿不要。”

他那眼神,清澈又坚定。

我就拍了他肩膀一下,说没事儿,我机灵着呢,你们几个就在外面等着我,入乡随俗,别真惹出什么乱子,真要是有事儿,我一定出声。

秀女听见了这一句,倒是嫣然一笑:“宗家真爱开玩笑——回自己家,能出什么事儿?”

我勉强笑了笑,刚要跟进去,江采萍忽然拉住了我。

我回头看她,她一只手拉住了我手腕,冰凉的指尖儿飞快的在上面画了一圈——就好像小学生用圆珠笔在手腕上画手表一样。

接着,她低声说道:“相公,里面的人恐怕真不是什么善茬,你留心——如果手腕上有光,就是有人要对付你。”

对了,江采萍是这方面的高手。

我点了点头,跟着秀女上了台阶。

“吱呀”一声,雕刻着八方太平的红荔木门开了。

秀女说明了来意,里面响起了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又一个少主?”

这个声音,带着点讥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