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59章 脚缠黑线

东西?我让她仔细想想,她想了半天,才说道:“好像是根黑线。”

那就对了,传说之中,人魂跟苍蝇差不多,小小的能飞,可以用黑线拘走。

这么说问题出在老太太身上,这会不会是哪个被这家人得罪的老太太?

刘姐肯定是不知道,刘哥又不说,这特么上哪儿找线索去?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看见刘姐的脚腕上,也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道线。

那个线一直通向了客厅里。

我立马就顺着那个线往客厅走,看见线直接伸到了客厅的檀木柜子里,刚想让他们打开,那个刘哥猛地挡在了前面,怒斥道:“谁让你在这里的动手动脚了?”

我看在人命关天的份儿上,已经忍的仁至义尽了,气劲儿也上来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动手动脚了?我告诉你,这柜子里有东西,事儿就出在那东西上。”

“放屁!”刘哥脸色一变,抬手就想把我提溜开:“我看你是胡说八道,想偷我们家东西!”

我看得出来,这刘哥还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转手把他手腕子一掰:“既然这样,你家孩子的事儿我尽力了,今天我把话撂在这,你们家家破人亡,也都是你害的。”

刘哥看着挺凶,可身体很虚,这一下跌出去老远,刘姐赶紧扶他老公,回头就跟张曼怒吼:“你找的是大师还是流氓?知道我老公是什么人吗?在县城,分分钟能碾死他!”

现在不知道,我知道将来保不齐是个死人。

对这种不到黄河不死心的人,我自然转身回家,张曼道完歉,追出来就揪我:“李北斗你这个土鳖,你知道人家是谁吗?多少人想攀关系都攀不上,你竟然撂挑子,我的大买卖全让你搅黄了!”

你的大买卖关我屁事,再说了,买卖算啥,这家人的人命,恐怕都得让这个刘哥搅黄。

张曼气的跳脚,指着我鼻子说:“你就作吧,安帅的事儿我一个字也不告诉你。”

哦?我一笑:“我劝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别为了钱,搭上命。”

那会儿我就看出来,张曼财帛宫上的黑气,比上次还浓,生活之中应该已经有了预警了,可她出于贪财,貌似还在做不该做的买卖,也是厕所打灯笼——找屎(死)。

张曼一听,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露出了一脸恐惧,但她还是强打精神啐了我一口,转身回隔壁楼的家了。

回去的路上程星河心疼的直咂嘴,问我怎么不能再忍忍,忍好了,宰他们家一头。

我说你放心吧,明天中午之前,他肯定会来求我的。

程星河一瞪眼:“真的假的?”

那是当然,他们家人注定有此一劫,谁也拦不住。

我回去又四处打听了一下江瘸子的下落,可一直没打听出来,心情是越来越沉重了,现在离着最后期限已经越来越近,这么坐等也不是办法。

凭着自己找不到的话,我难道真得去找马元秋?还是……我拿出了杜蘅芷给我的名片,上天师府去试试运气?

第二天过了中午,程星河睡的呼噜连天,三舅姥爷正抱着小白脚在看电视——他最喜欢看各种广告,现在电视上正在播一个手机广告,一帮涂脂抹粉的男明星又唱又跳,接着就插播了一个新闻,说本地出现干旱天气,大批农作物在收获来临之前干死,农民损失严重,蔬果大面积减产。

干旱……这是四大天灾之一,很长时间没出现过了。

老头儿叹了口气,嘀嘀咕咕的说道:“快去找后羿,把太阳给射下来,这是天灾,天灾。”

对了,本地的风水阵如果出现了问题,那风水失衡,就会引来天灾,这样的话,我把九鬼压棺给破了,本地已经开始闹灾了?

我脑壳就炸了——难怪天师府想抓我回去活埋呢!

这么想着我就低头看了看我的右手食指,只见右手食指上那道红色,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变成黑色了!

奇怪,这什么情况?而且……我仔细一想,好像潇湘这一阵,也没在梦里出现。

这难道,是什么不好的兆头?

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对了……好像上次把红衣小鬼灭了之后开始的——别是那个少女,在我身上动过什么手脚吧?

我正想再仔细看看,正这个时候,一个人忽然闯了进来,对着我就磕了好几个头,我回头一瞅,果然是昨天那个刘哥来了。

这几个头磕的非常结实,刘哥脑袋上硬是磕出了几道口子。

程星河被这几个头直接吓醒,还以为地震了,一瞅是那个刘哥,就眉开眼笑的冲我点了点头,意思是钱来了,多要点。

刘哥抬起头,哑着嗓子就说道:“昨天是我不对,大师,我有眼不识泰山,求你救救我吧!”

他这一抬头,我就看见他夫妻宫晦暗发赤,说:“你老婆也起不来了是吧?”

那刘哥顿时一个激灵,连忙说道:“对对对,那个卖保险的还真没找错人,昨天是我狗眼看人低,得罪了大师,大师,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就帮帮我吧!”

我说你的意思我明白,可现在,怕已经来不及了,你自己耽误的,怨不了我。

那刘哥一听,一脸的悔愧,忽然抬起手,啪啪的往自己脸上扇了起来,一边扇一边说:“是我不对……是我不对,大师你帮帮我,只要你帮我这一次,我一辈子家产全是你的!”

虽然他人虚,力气还挺大,嘴角血都给打出来了,不长时间还吐出个牙,引得好多人往门脸里看,还以为我动私刑呢。

三舅姥爷也瞪大了眼,我怕吓着老头儿,就把那个刘哥给拉出来了。同时我对他们家那个东西也有点好奇——我没见过那种灰气,还真想知道那是什么,就说那行,我再帮你看看,不过,你要还有什么瞒着不说的,就纯属自己找死,谁也帮不了你了。

那刘哥点头点的跟捣蒜一样,连忙说这是肯定的,只要你能把我家里人救回来,我什么都说。

路上刘哥就告诉我,说昨天半夜,那个老太太又出现了,还是伸手跟他要东西,他没给,结果那老太太就把一个东西拴在了他老婆的脚上,把她老婆跟拉牲口一样的拉走了。

刘哥从噩梦里惊醒,转脸一看,这才发现他老婆竟然也成了植物人了,这才真的害了怕,怕下一个轮到自己,就赶紧来求我了。

果然,那老太太不是普通的老太太,是个邪物。

不过,就算是邪物,那个老太太不可能平白无故跟你要东西,我就问他,看来那老太太是你招惹进门的,她到底是什么来路?

刘哥叹了口气,带着哭腔说道:“我也不知道啊,我要是早知道,当初就算丢了这个乌纱帽,也不敢把她引到了家里来!谁知道,引狼入室,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所以人人都说,千金难买早知道。

原来有一年,刘哥在职场上出了事儿——这事儿影响前程,他吓的魂飞魄散,生怕丢了现在的地位,这刘哥是农家子弟,一大家子人指着他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呢!再加上各种贷款也没还清,真的被撸下来,他半点退路都没有,只能自杀。

所以,他就四处求爷爷告奶奶,想着找法子把这个难关给解决掉,可一直也没有门路,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就告诉他,有个法子,可以让他就此转运,飞黄腾达。

推荐:巫医觉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