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02章 祖师木盒

奇怪,厌胜门好端端的,怎么会有灭门之祸?

我还想细想,耳后又是一根金针,瞬间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隐隐约约的,我听见了一阵很嘈杂的声音,像是战争片里一样,有个人大声喊道:“祖师爷木盒!祖师爷木盒!”

这啥意思啊?木盒,里面是不是有什么好东西?

“不行,来不及了!”

接着,就是一个叹息的声音。

我想去看看,可像是有人拦着我,怎么也不让我过去。

这个力气太大,我冷不丁就睁开了眼睛。

一缕晨光从窗户外投射了进来,暖融融非常舒服,院子里面是一棵老柿子树,枝头坠着小元宝一样橙黄橙黄的柿子。

而这个力道……我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人的胳膊,正死死的压着我。

抬起头,是哑巴兰,他歪着头,也睡着了,嘴角还淌了一点口水。

苏寻以一种修行者一样的姿势,挺拔的靠在一边,抱着胳膊,闭着的眼睛下一片黑眼圈。

他只穿着衬衫,大衣披在了哑巴兰身上。

程星河趴在了我床前,好像服侍老爹的孝子。

这什么情况?

还是江采萍第一个发现了我,立马高兴了起来:“相公,你可算是醒了!”

原来,昨天我并不是跟自己想的一样,是睡着了——而是,没有意识的大闹。

像是身上有多余的力气,一定要用完了一样。

幸亏哑巴兰劲儿大,把我给摁住了,白藿香趁机不知道用了多少种方法,才把我给彻底放倒。

哑巴兰他们怕我一个不注意又要闹,都不放心,在身边守了我一晚上。

这把我弄的老大不好意思——跟着我上这里来冒险,还得跟着我担惊受怕。

江采萍赶紧把我扶起来,服侍我穿好衣服:“相公觉着如今怎么样?”

我活动了活动筋骨——倒是意外的神清气爽。

江采萍也有些意外,以为昨天那么一折腾,我今天一定会很累。

我却想出来了——怕是老四行气的作用。

我赶紧想运行一下,可没想到,一抬手,就被一只手给压下去了。

白藿香。

她眼圈也是黑的,手里端着一碗药:“一晚上才熬出来,你千万不要行气,否则全糟蹋了!”

原来,我身上的行气作祟,是她好不容易才想方设法压下去的:“你身上多了奇怪的行气,跟你自己的不融合,就好像水火没法相容一样,现在行气,会惹下大麻烦。”

对了——这厌胜门的不修功德,当然跟我自己身上的不一样了。

之前水天王的神气是正面的,老海也是货真价实的天阶,我才勉强适应了下来,这下,身上有了老四的邪气,能合得来才怪。

我连忙就问,那现在怎么办?

白藿香皱起眉头,说只能看我身体的适应程度,如果还是压不住,得赶紧想法子把这些邪气给导出去,否则,时间长了,行气逆行,逼的七窍流血,人就完了。

妈的,这么严重?

难不成吗,我还得把这些行气还给老四?

卧槽,真要是再跟他“同气连枝”,那他不可能乖乖只拿回自己那一部分,还不把我给吸成废人。

接着,白藿香就焦急的说道:“你看你这一来,又是被人下蛊,又是让人打成这样,我看,咱们想法子逃吧,这样下去,你这命非得搭进去不可。”

可很多事儿,还没弄清楚呢——想害我的是谁,想救我的又是谁?黑房子里关着,又是谁?

还有要救程星河的秘术没学,怎么走?

刀山火海也得往前趟啊!

白藿香知道我的意思,脸就沉了,回过神来:“你还发愣,喝啊!”

原来,为了压我行气,她给我熬了一晚上的药——这里面有一种药材,必须小火久沸,她整整看了一晚上。

我一阵不好意思:“又给你添麻烦了。”

白藿香冷冷的说道:“你要不想添麻烦,少惹事我就阿弥陀佛了。”

江采萍在一边却扑的一下笑出了声来。

白藿香回头看她:“笑什么?”

江采萍忍俊不禁:“二姐真是贤妻良母,心甜口苦。”

白藿香的脸一下红了,抬手要把江采萍赶开:“谁心甜口苦了?我,我心也不甜,就是嫌他麻烦……”

江采萍轻巧的一躲,俏皮的说道:“你终于承认,是二姐了?”

白藿香一愣,随即跟中了圈套一样,要炸毛:“谁承认了!”

江采萍眯起眼睛,装出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那我说二姐,你应什么?”

“你……”白藿香气的两腮都鼓了起来,脸更红了,索性对着我吼道:“你不管管你的妾!”

我则没留心她们说啥,只是一门心思的寻思,照着老大的意思,预知梦三天之内必定成真,那我今天做的那个吵吵嚷嚷的梦,是跟厌胜门的“大祸”相对应吗?

厌胜门,到底会出什么事儿?

可千万不要出事儿,出事儿了,我的秘术跟谁学去?

更何况,我想起了老三。

除了三舅姥爷,他是世上第一个给我亲情的人。

他是个什么人,想也知道,可是——现在要我说,我并不希望他也出事儿。

白藿香看我走神,更生气了,转身就走,可一回头,“嗯”了一声。

我转脸一看,说曹操曹操到,老三来了。

老三一瞅我这个样子,别提多心疼了:“那个天杀的老四,拿着自己家孩子,当天师府的打,心肝让狗给吃了!”

而老三眼瞅着我的头发,强迫症发作,忍不住又一个劲儿的给我往下压,压不住,抓了个梳子直接开梳。

脚也没闲着,把我两只鞋踢的整整齐齐的。

我心里挺感动,连忙说没啥大事儿。

白藿香一听,更不爱听,转身就走了,而她一转身,昨天被我弄回来的狗,倒是叫唤了一声。

老三回头瞅了狗一眼,摸了摸我的手直叹气:“就还两天了,你可千万不要出门了,老四那个狗东西昨天缓过来,我看他又不会打什么好心思,你可一定得小心点。”

我心里微微有了暖意,想起了那个预知梦,忍不住就问老三:“对了,祖师爷木盒,是什么意思?”

老三本来瞅着我的头发终于整齐起来,还笑眯眯的,可一听我这话,脸色顿时一变:“你怎么知道的?”

还真有这么个东西?

老三犹豫了一下,江采萍看得出来什么意思,借故就走开了,老三看得出来剩下那几个人,非雷公爷之外都叫不醒,也就压低了声音:“这是咱们厌胜门的祖传之秘,我可以告诉你,别往外乱说啊!”

原来,修建万年渠,也就是跟四相局有关的那位祖师爷,曾经留下了一个小木盒,只有历代的门主能掌握。

据说里面的东西,跟四相局有关系。

而不到破解四相局的时候,谁也不许看。

现在前任门主失踪,偏偏四相局又破了,几个宗家人,联合那个老师一合计,就把那个盒子给打开了,里面是一个本子。

本子上记载的,则是几个地名。

说是找到了那几个地方藏的东西,四相局必破。

而其中一个地名,就是万年渠。

难怪秀女要去找那个大鼋呢!

可东西是找到了,但是那个大鼋里面的丝绢,上面什么都没有啊。

我就问老三,都找到几样了?

老三摇摇头,说都扑了空。

奇怪,那个空丝帛为什么跟四相局有关系?

而那个梦,又是什么意思?

对了,还有那个琉璃火的征兆,我连忙让老三小心点,这几天,怕是会发生什么变故,一定要注意防范。

老三听了这话,立刻猜出我做了预知梦,像是想起了什么事儿,脸色立马就变了:“难不成,那件事儿还真的……”

那东西?我就问,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