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604章 木雕人眼

就算离得不近,我也看出来了,乌鸡?

妈的,乌鸡怎么给落他们手里了?

我简直想立马就过去把乌鸡救回来,可还摸不清唐义的底细,就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你们把天师府的人抓到,会怎么办?”

唐义可能是有点近视,眯着眼睛看了半天,这就告诉我,说:“这也因人而异——没用处的,也就弄死了,可以养尸。”

我一身寒毛顿时就炸了,可这么一激动,老四的行气逮住机会开始乱撞,我扑的一下就吐出了一口血。

唐义一看吓坏了,连忙扶住我说您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儿,不然我罪过就大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我拉着唐义,装出饶有兴致的样子,就问那老四刚抓住的这个,是要养尸?

唐义仔细一看,摇摇头:“这不是养尸房的方向,是黑房子的方向。”

我的心陡然就沉下去了——黑房子?

唐义点头:“这个新抓的,够资格进黑房子,地位好像还不低。”

是啊,乌鸡本身没什么,可他是十二天阶何有深的孙子。

而乌鸡这货爱慕虚荣,平时四处跳脚,生怕别人不知道。

如果我是宗家,搞清楚他的身份,当然是要留下来的——这是个大筹码。

厌胜门正跟天师府对着干,以乌鸡做筹码,要么会让天师府做出一定让步,要么能威胁到何家,背弃天师府,跟自己合作。

最差——也能通过乌鸡,影响何家和天师府的关系。

可我现在这个身份,自己还没法在厌胜门彻底站住脚,一旦跟天师府的人沾上关系,那就更麻烦了。

我现在已经是地阶三品,眼睛比以前亮上许多——看得出来,乌鸡的功德光升了,现在跟我一样,是地阶三品,这值得欣慰。

可要命的是,他身上的三盏命灯已经灭了一半,要么就是受伤了,要么就是让人用什么法子给束缚住了,总之,肯定是舒服不了!

不行,怎么也不能放着乌鸡不管——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不过……那个黑房子戒备森严,还有那么厉害的阵法,怎么进去?

哪怕真进去了,我真的要是把乌鸡救出来的话,百分之百是不可能在厌胜门待着了!

他们怎么可能容许,一个“宗家”跟天师府的扯上关系?

那样的话,一切目标就全完了。

我们站的地方高,眼睁睁看着老四领着那帮人,直接进了黑房子,乌鸡手长脚长,进门的时候还踉跄了一下,但是被毫不留情的推进去了。

这货平时娇生惯养的,估摸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儿。

而且——我心里一动,之前我也好奇,关在里面,喊我名字的,到底是谁?

为了那一声去以身犯险不值,可这次去救乌鸡,顺便也能弄清楚。

我一寻思,就问道:“对了,我来的时候,见识了黑房子那边的阵法,那个阵法实在厉害,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谁设的?”

唐义连忙说道:“宗家真不愧是宗家,就是有眼光!那算是咱们厌胜门最厉害的魇术了,是师父亲自设的,叫金甲神门阵,除非是管黑房子的,亲自带着人进去,否则,连几位宗家,都不能靠近一步。”

说着,一只手在脖子上一横,“嘶”了一声:“不然,要见血的。”

我已经见过一次血了。

对了,进入这种阵法的话,只有两种可能——一个,是把阵法给破了,还有一个,就是按着设阵人留下的“步径”进去。

这“步径”就跟通关密码一样,走哪块砖,什么方向,都是非常精密的,一步跨错就倒霉。

唐义见我专心想什么,接着就恭维:“宗家真不愧是宗家,抓住方方面面,不断学习,不断进步,一定能超越以前的门主,带着咱们厌胜门重返荣耀。”

荣耀?我还想起来了,据说四相局之前,厌胜门是非常强大的。

唐义连忙点头,说没错——当时那个社会,工匠手艺人,几乎个个都信厌胜,在风水上,眼瞅着要超越天师府,一家独大,可惜被天师府的找借口,说厌胜祸国殃民,情况别提多惨烈了,甚至称得上血腥镇压——所以,就算时隔好几百年,可那个仇恨依然也没有消弭。尤其……

可他说到尤其这里,连忙改了口,说那事儿太惨,就不说出来让我堵心了。

好多厌胜门的人,是传承着祖宗留下的遗训,就是为了四相局破局,厌胜门报仇雪恨,才绵延到了现在,两方这就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乌鸡得抓紧救,可怎么救呢?一不留神,我们几个也得搭进去。

而老四自从到了黑房子,就没走,看意思,这一阵子,他要守在这里。

就照着老四的那个脾气,乌鸡多在里面呆一秒,那就多一分危险。

其实我自己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还有两天时间,老四要是不死,我也得交代进去。

得想想法子——妈的,偏偏,身上还有老四的行气,自己的能力都跟着打了折扣。

这外忧内患的,我顿时想起了网上那张五个南风的表情包,“我太南了”。

回到了住的地方,唐义嘴甜,热热乎乎又跟白藿香跟江采萍打招呼,一口一个宗家夫人,关系打的挺好。

程星河他们还在睡,我就伸手去打程星河的头,他还没睁眼,忽然一下就把我的手给架住了:“哪个刁民要害朕?”

害你大爷,还朕朕的,不知道高处不胜寒,冻屁股吗。

眼看着唐义没进来,我就把事儿说了一遍,程星河一开始揉眼睛,听着听着就把拳头拿下来,表情严肃的把眦目糊蹭在了我胳膊上:“妈的这货又让人去救,我就说,别跟他叫乌鸡了,叫雅典娜算了。”

我把他眦目糊蹭回去,说我也不是星矢——肉眼凡胎,没有那么皮实。

可再怎么发牢骚,也不能不管那货,咱们在这聊天的功夫,他没准已经被老四用烙铁给烙成铁板烧了。

程星河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那是你们师徒俩的事儿,作死的事儿别算上我,我这人生有可能时日无多,还想享受享受这几天光明呢。

但他嘴上这么说,一双二郎眼已经往黑房子的方向瞟过去了,皱着眉头,也像是在琢磨主意。

“步径我找。”

这个时候,冷不丁一句话,我和程星河都给吓了一跳。

原来是苏寻表面上闭目养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把事儿全听进去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我们跟乌鸡是有交情,可苏寻甚至都没见过乌鸡,就要为了他犯险,心里过不去。

可苏寻摇头,认真的说道:“我们苏家是要辅佐真龙的,分内之事,再说了……”

他眼睛跟打了火似得亮了起来:“我昨天就想见识见识那个阵。”

他才是真正的阵痴。

程星河又看了流口水的哑巴兰一眼:“还告诉他吗?这小子这么蒙昧,我怕……”

谁知道不说还好,一听这俩字,哑巴兰的猛地睁开眼:“哪儿有萌妹?”

程星河气的给了他一杵子:“大雕萌妹你要不要?”

不论如何,今儿晚上先上黑房子那提前看看去。

天色晚了,大家都睡下了,我就领四相局F4(程星河起的,不是我)往外走,临走我叮嘱了江采萍——我们要是后半夜回不来,你带着白藿香立刻跑,无论如何,别让她出事儿。

以江采萍的本领,这应该没什么问题。再说了,这厌胜门的跟白藿香也没啥深仇大恨,犯不上逮住她不放。

江采萍显然有些不放心,可我摆了摆手,说你不是说过吗?我说的话就是道理,你听我的吧。

江采萍没办法,只好点了点头,紧接着,就让我留心手腕——手腕上冒光的时候,一定要小心。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这是你给的护身符。

厌胜门是“百爪蜈蚣”局,一条大路很明显,我们只好偷偷摸摸在边缘蹭过去。

不长时间,就到了黑屋子附近了。

这里万籁俱寂,也不知道值班的睡着了没有。

苏寻先上去研究那个阵法。

破阵跟摆阵差不多,我们就盯着他去弄地上精美的雕花青石砖,可鼓捣了半天,也没什么进展。

这里随时会出来人,也不知道老四还在里面不在,我们个个都捏一把汗。

门口那俩木雕还是跟之前一样立在一左一右,身上的纸衣服跟着夜风,时不时簌簌作响,阴森森的。

程星河低声说道:“我老觉得,那俩东西像是瞅咱们呢,眼睛跟活的一样。”

我嘴上说你不要心里过敏,可也感觉出来了——好像那两个东西的视线,在跟我着我们动一样,贼特么诡异。

哑巴兰则远远盯着那俩东西出神,倒像是没看出什么来。

而过了一会儿,苏寻那不光没什么进展,还忽然僵了一下,我立马想起来之前我在阵法上受伤的事儿,立马过去了,看他有事儿没事儿,这一看就愣住了。

苏寻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流鼻血,耳朵里,也开始流血。

也知道,这个阵不好破,可没想到,竟然这么猛!

我一下就慌了,要拉他,他擦了鼻子下的血,摇摇头,意思是他还能坚持。

我刚想说你别勉强,实在不行另想法子,可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你们在这里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