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05章 冰冷的手

我们几个一身寒毛都炸了起来,再回头一瞅这个人,顿时全愣住了。

暗夜之中,看见一个人逆着光,坐在了轮椅上。

老大!

这下可麻烦了!

老大虽然不爱说话,但是他一出现,那个压迫感,让人浑身都难受。

程星河一下僵住了,在我背后就捅我,意思是老大既然是个坐轮椅的,咱们不如快跑——腿总比轮椅快。

这才是个馊主意——我早先就觉出来了,老大的轮椅跟汗血宝马一样,是活的!

真要是跑起来,落实了做贼心虚不说,那他娘也未必跑的过他,把他惹急眼了,我们几个尸体可能也得被狗舔。

越危险的时候,越不能慌,我装出个很惊喜的样子:“大宗家也来了?”

老大没对我的寒暄有任何反应,逆光之下也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感觉的出来,他的意思,是好话不说第二遍,刚才问的话还没回答呢。

真是热脸贴上冷屁股,我只好接着说道:“大宗家见笑了,我是来学阵法的。”

老大还是没吭声。

程星河更紧张了,一只手已经抓在了我后背上,意思是有了情况,抓起我就跑。

我接着就进行了补充说明:“昨天这么一来,哎呀我对这个阵法,感觉就十分惊艳——真不愧是咱们厌胜门的镇宅之宝,当时心里就十分敬仰,想着过来看看,这个阵法到底是怎么做的,求知若渴!可是秀女说了,这地方不让人来,我这心里难受,辗转反侧啊,所以就趁着秀女睡下,过来观摩的,没想到,遇上大宗家了,见笑,见笑。”

求知若渴,这估计是苏寻的心路历程。

大宗家还是没吭声。

程星河抓住我后背的手更紧了,意思是这谎说的太他妈的没有技术含量,比小鲜肉演技还差。

这是放屁,我觉着,怎么也得有金城武的等级。

可我还是觉出来,心跳的有点过速——等着老大反应的时候,一分一秒都好像被拉长了,一帮人跟在演哑剧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老大忽然开了口:“过来。”

我心里一提,过去,要把我怎么着?

程星河拽我,意思是别去送死,我心说算了吧,以老大的本事,我不过去,他要弄死我也是分分钟的事儿。

于是我就挣开了程星河的手过去了——装出了一副傻白甜的样子。

刚靠近轮椅,右手猛地就被抓住了。

是老大那只粗粝的手。

我眼前顿时就白了。

满脑子的想法瞬间跟烟花一样炸开,他要把我的手给怎么样?是不是听说了老四的事情,要替老四报仇?

可没想到,他反手把我的右手一压,一股子很温热的感觉倒是从右手传过来了。

也是行气,但是,这种感觉,竟然异常的舒服。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大的手就落下去了,轮椅一转,人就朝着相反的方向过去了。

这个过程,他竟然一个字都没说?

这就很神奇了?

而且……一运行气,我顿时就傻了,老大像是帮着我,把老四的冲劲儿化解了一样!

现如今,老四的行气虽然还在,却跟驯化了的动物一样,老实多了!

看来老大是个用“同气连枝”的高手。

可是现在,还没证实我到底是不是宗家的人,他为什么要帮我?

跟老三一样,已经认定我了?

还是……他只是担心老四的行气会害了我,不想让我在三天之内死了?

程星河给我来了一杵子:“你还撒什么愣呢?”

我这才觉得出,一股子冷汗顺着脖颈流了下来。

第一次打照面就看出来了,老大的身手,不在老四之下。

吃亏就吃亏在不会做预知梦和瘫痪上。

而程星河接着就问:“七星,现在怎么办?”

苏寻也蹲在地上瞅着我:“我还得要一杯茶的时间。”

我答道:“那你就接着来。”

程星河一下就把眉头给皱了起来:“不是,你要白给人头还是怎么着?现在咱们都让老大给发现了,那黑房子里出了什么事儿,还不立马就安在咱们头上了,咱们在厌胜门,可呆不下去了啊!”

待不下去,身世和秘术就全泡汤了。

可我答道:“你放心吧,我心里有谱。”

程星河一嘬牙花:“得咧,来都来了,舍命陪君子吧——不过,真要把乌鸡救出来,他们何家不能不给钱啊!”

说着沉思了一下:“给房也行。”

我没搭理他,一心看着苏寻,眼瞅着,苏寻的鼻血越来越多了,开始垂线似得往下流。

这样下去,失血多了也不行啊!

我不由有些着急了,偏偏这个时候,一阵嘈杂的声音从拐角处响了起来:“上次在望月亭,咱们可吃了大亏了,真是咽不下这口气!幸亏四宗家今天带着咱们出去出了这口气!”

“那当然了,四宗家英明神武,一出手,自然要把天师府的震慑住——今天那个小子,不就是个例子!”

卧槽,厌胜门的大部队来了!

我立马也紧张了起来,劝苏寻要不算了,可苏寻摇头:“快了。”

可就在那帮人要拐过来的时候,老四的声音那吊儿郎当的声音也响了起来:“简单,正好心里不痛快,活动活动筋骨。”

我一下就愣了——这要是再碰上了老四……

就在那些声音顺着路口转过来,要到了能看见我们的位置的时候,苏寻猛地站起来,对着里面就迈出了脚步。

我一愣,但马上就看出来了,苏寻进到了阵里之后,眼神还是清明的,回头还跟我们一歪头,意思是,步径找到了!

我们顿时都高兴了起来,跟着苏寻的脚步,就往里走——每一块青砖都有作用,踩错了就得倒霉!

而这个步径歪歪扭扭的,一般人真想不到。

就在我们踩着青砖,进了黑房子,把门关上的一瞬间,老四他们的脚步声就近了——晚一秒,就看见我们了!

眼前一片黑,我刚要松口气,忽然就听见门外响起了老四的声音:“不对!”

我的心一下就提起来了,咋了?

老四身后的人也这么问,我就听见老四答道:“留印砖上有新脚印子,有人进黑屋子了!”

妈的,这里还有留印砖?

我立马抓着前面人的胳膊就带着他们往里走,可这一摸不对,这个胳膊,怎么这么凉?

活人的胳膊,没有这么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