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609章 鞋上有光

果然,老三根本不知道我身上有这个玩意儿,上来就是一个死手。

那个速度虎虎生风的,哪怕我拼尽全力,也躲不过。

但是这个茶盏眼睛的人练比他还快,发觉了这股子力道,“唰”的一下,就扑过去了。

按理说,这个人练是个狱卒,老四平时应该会用方法管制它,可现在,人练被我彻底激怒,跟看见红布的公牛似得,啥也不认,就想着报仇。

而老四哪儿知道人练缠在了我身上,这下子,两处顿时撞在了一起。

老四几乎立刻就觉出不对来了,一把捏住了人练,可人练也不是吃草长大的,只当老四是我,活蛇一样对着老四就看缠过去了。

人练最大的本事就是缠人,这一下子,肯定把老四圈圈缠住,呼的一下,就要去吸老四的气。

哪怕是老四,一时间也没法把人练给怎么着,他脾气又急躁,气的当场就要把人练给撕开。

照着老四初次见我的时候,发挥出来的行气,估摸着手撕人练不是不可能——偏偏昨天,他好死不死,跑来吸我的神气,搞得自己元气大伤,应该还没回复到以前的十成十,这一下还真没撕开,反而把人练激怒。

我记得,老四最怕活物。

我则趁着两方胶着,立马就往外跑。

三步两步撵上了程星河他们,可这个时候,老四的人已经跟过来了,黑暗之中有人想把灯点亮了,看看我们到底是谁,可苏寻早抓了一把石头子,哪里有光,一手“呼”的一声,把要泛光的地方全打灭了。

这个准头和速度,把见多识广的厌胜门都给镇住了。

那些人一看点不着,索性不点了,听的出来,脚步声哗啦一下炸起,对着我们人潮似得就扑了过来。

程星河一把将哑巴兰给拉了回来,“咻”的一声,狗血红绳已经飞快的弹了出去。跟绊马绳一样挂在了走廊上,那些厌胜门的哪儿知道,我们竟然用这么简单的法子对付他们,哗啦一片就被绊倒了。

接着,程星河一马当先,踩在那帮人后心上,领着我们就往外跑。

可谁知道,才从人群里逃出来没几步,程星河冷不丁就把我们给拦下了。

我知道有事儿,心里顿时一提:“怎么了?”

程星河低声说道:“不好了——门口,又有人练!看着气色,都是茶盏眼睛!”

对了——那一片有好几个房间,也就是有好几个人练!

前面是过不去,可后面那些厌胜门的人已经爬起来了,对着我们就追了过来。

这可倒好,前面有人练,后面是厌胜门的,摆明是要被包了饺子。

而且,再磨蹭下去,他妈的那个骑苍蝇的太监也该把老大给喊过来了。

老四浮躁,说不定还能想想法子,可老大的脑子跟老四不一样——他来了,我们就真的没法在厌胜门呆下去了,秀女说过,厌胜门最恨的就是反叛。

真要是坐实了“反叛”这个罪名,那一次不忠百次词不用,哪怕是宗家,也得正法效尤。

妈的,这下死了,没过几秒,那一排厌胜门的把我们给围住了,哑巴兰力气大,还抡倒了一大片,可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我们几个,怎么跟那么多人拼!

那些厌胜门的刚要把我们给抓住,忽然后面就是一声气喘吁吁的暴喝:“你们谁也别动那小子——我要亲自把他送去见祖宗!”

卧槽,老四就是老四,这么短时间,就把人练给解决了?

程星河低声说道:“妈的,想不到临了是给乌鸡这小子陪葬,这个买卖真是把裤衩都赔进去了……”

两头堵——怎么也得想法子出去。

就在厌胜门的人乱哄哄的给老四让路的时候,我忽然反应过来了,为什么人练没有抓厌胜门的人呢?

人练虽然厉害,但是智商不高,你想让她认人,那是绝无可能。

这就说明——厌胜门的人身上,肯定有让人练不伤害他们的方法。

会是什么方法呢?

我立刻望气,还觉出来了——厌胜门的人脚上齐刷刷的,都像是有一个青色的光点,跟徽章一样。

会不会,就是因为有这个东西,人练才不缠他们?

我立马抓住了手头上一个厌胜门的人,直接把他的鞋抓下来,扔在了人练附近。

果然……人练碰到了那个带着光点的鞋,跟忌惮一样,迅速就散开了。

太好了!

程星河脑子快,一看我这个举动,立马就反应过来我是什么意思了,连忙照猫画虎,也抢了几个人的鞋,装在了口袋里,带着哑巴兰他们,低声念叨了一句死就死吧,直接冲到了人练把守的走廊口去了!

果然,那些人练见了程星河他们身上都有那种光点,直接避让开了!

这下可把老四气的够呛,疾风似得就对着我就扑过来了,我立马转身拦着老四,这一下,我知道老四是用足了风雷之势对着我扑,条件反射,也运了气劲儿来顶。

老四的能耐比我大,这一下我可能得吐血,但我不挡着,程星河他们得一起报销。

他们为着我来的,无论如何,我也得保护好了他们。

死就死吧!

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身上的气竟然猛地撞了出来,跟泄洪一样,竟然十分磅礴,对着老四就冲过去了!

这是……老四之前留在我身上的行气!

这一下,老四跟我一顶,气劲儿两下里炸开,竟然势均力敌!

我直接被撞出了四五步之外,而老四竟然还不如我,被我撞的更远!

厌胜门的人自然要上前去扶住他,可老四那个脾气一下就炸了,几声惨叫响起来,那几个扶他的反倒是倒了霉。

我放心不下程星河,也不知道他们逃出去了没有,回身还要去追他们,可老四腾的一下拔地而起,应该是把全力给使出来了,虽然挟裹着万钧之势,可那个速度,简直快的跟鬼魅一样!

我根本就躲不开,下意识就抬手给挡他。

但刚才老四被我推翻,纯属自己轻敌,这下子,他已经把全力给使出来了,我虽然挡住了,可胸口也跟被重重砸了一下一样,瞬间嘴里腥甜腥甜的,又被打出血来了!

这一下,老四自然占了上风,一只手就抓住了我的右手,阴测测的一笑:“你敢逆我的行气是不是,那我现在,就把你这只手给打碎了!”

卧槽,他动作比话音还快,这一下子,一股子剧痛再次从右手上传了过来——之前就在他手底下受过伤,还是白藿香新给我治好的,白藿香都说,要不是她在我身边,这个右手非得废了不可。

要是被他捏碎,那哪怕白藿香,也没法让我重新长出个右手来!

剩下厌胜门的人应该也被老四给镇住了,谁都没敢多动一下,灯都没人敢开。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觉出来,有个人影靠近了老四,一只手,也运足了行气,对着老四就劈过去了!

老四的心思全放在我这里,哪儿想的到身后有人敢对他偷袭,身子瞬间就偏移了一下,同时惊疑的“嗯”了一声。

接着,转头就想看看,到底谁那么大胆子。

这一下,就给我了喘息的时间,这剧痛之下,我眼前都白了,但我脑子却异常的清醒——我右手是被抓住了,但是左手还能动。

左手去拔七星龙泉已经来不及了,于是直接探到了怀里,一下就把麻衣玄素尺给抽出来了,直接对着老四就削了过去。

玄素尺没有七星龙泉那么锋锐,但是这上面的煞气,比七星龙泉还大!

当时也是跟抓救命稻草一样,但是没想到,老四一碰到了玄素尺,一百多斤的身体,竟然直接被撞出去了老远,“咣”的一声闷响。应该是被撞在哪个梁柱上了!

我一下愣了,那个威力,就好像被什么力大无穷的人给拍飞了一样。

可我也不是第一次用玄素尺,这东西真的——不对!

我想起了第一次跟秀女见面的时候。

秀女的能力也比我强,可跟现在这个情形一样,在金翠不化骨那事儿上,碰到了玄素尺,也一样直接飞出去了老远!

这个玄素尺……一定是有某种秘密,专门能克制厌胜门的人!

对了,刚才那个拖住老四,给我解围的人呢?

可这里黑乎乎的,人头攒动,哪里都乱,早不知道那个身影上哪儿去了。

老四显然伤的不轻,但声音更狂躁了,听动静要直接来灭了我。

我又不傻,难道还留在这里等着你抓?早就抓过了一个厌胜门人,抢了他的鞋,奔着人练那就扎过去了。

而这个时候,外面一阵熙熙攘攘——妈的,老大他们也到了!

完了……老大一进来,第一眼就看见我了!

但是这里,已经没有退路了。老四也追过来了!

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只手拉在了我胳膊上,拽着我,就往一个方向跑。

像是——给我引路,要带我逃出去?

这个人——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