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12章 蓬荜生辉

我一下愣住了:“啥?”

眼看着,他的命灯,虽然没有回到全盛时期,但比之前已经亮堂多了。

一时半会儿,应该死不了,身上是有点伤,可连我都看得出来,不过是皮外伤。

白藿香答道:“他不光是受了伤,行气损耗,而且浑身的行气被一种特殊的手法给截住了,没法流通,人才醒不来。”

说简单点,就好像血栓一样,体内循环不畅,人自然有危险,严重就会挂,不严重也得残,最恐怖,就是不死不活,成一个植物人。

特殊手法——眼看着乌鸡身上的行气很虚,估摸着,这种特殊手法,跟“同气连枝”有关。

应该,就是跟镣铐一样,防着他跑了!

妈的,千算万算,怎么没算到这里来!

白藿香接着就说道:“一天之内,没法把他的行气给疏通,他就危险了。”

我连忙问道,有没有什么法子?

白藿香答道:“法子有两个——一个,是找到了给他截行气的人,原样手法打通。”

我皱起眉头——那不就是老四?

都跟老四闹成这样了,还去找老四,你让我一张彩票中几亿可能还好办点。

我接着就问:“那第二个法子呢?”

白藿香答道:“就是找到金瓦松。”

这会儿程星河他们听见没动静,都跑出来了,哑巴兰立马问道:“金瓦松是什么,外国人吗?”

程星河推了他脑袋一下:“你懂个球,瓦松,是长在房顶子上的一种植物。”

这东西模样有点像是现在很流行,小姑娘都爱养的多肉,个头不大,能开花,因为寄居在瓦上,也叫无根草。

而金瓦松我知道——这是风水上的一个讲究。

瓦松一般开白花,一旦谁家房顶子上的瓦松开出了金色的花,那风水上,就称之为“蓬荜生辉”,这种人家,必有贵人,是很吉祥的象征。

不过那也是以前的人家家住平房,现在住楼房的多,连房顶子都没有,更别说瓦松了,知道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

哑巴兰摸了摸头,就问白藿香:“姐,你没有这个?”

白藿香摇摇头:“这东西不好找,能强力的疏通行气,我手头的,早给李北斗用完了。”

哑巴兰连忙说道:“没事,厌胜门的房顶子不都是瓦的吗?天眼瞅着就亮了,咱们找找!”

说着,就要出去。

我却一把拉住了他:“你等会儿。”

程星河也打了他脑袋一下:“说你傻,你还不爱听——现在他们明知道乌鸡身上被人截住行气,需要金瓦松,肯定盯着房顶子呢,你这会儿满房顶子去找金瓦松,那跟秃子脑袋上的虱子一样,明摆着,告诉他们乌鸡在咱们手上?”

哑巴兰一听恍然大悟:“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程星河白了他一眼:“就你这脑子还想脱单呢,指着脱发还差不多。”

哑巴兰挺不高兴,可又无话反驳,只好生闷气。

白藿香给乌鸡吃了人生养气丸,让他先勉强撑着。

哑巴兰瞅着乌鸡,嘀咕着,乌鸡看着没啥本事,倒是挺能逢凶化吉,眼瞅着要倒霉,正赶上咱们在厌胜门里,论运气,谁也比不上他。

程星河看了我一眼:“毕竟是十二天阶的后代,祖上有本事——七星,这下,你知道他们家老爷子,当初为啥要他拜你为师了吧?谁都没有平白无故的贵人相助,说不定早就算出这一劫,在这等着你呢!”

我心里一动——真要是这样,这何老爷子还真能未卜先知?

帮着天师府预测未来的,该不会就是他吧?

要是能把乌鸡送回去倒是好了,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虽然之前的事情遮掩过去了,可现在我们已经被怀疑了,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有点风吹草动,怕是立刻就得现原形。

偏偏,乌鸡还今天就得想法子。

白藿香就瞅着我,意思是问现在怎么办?

这个时候,太阳光从朝云后面喷薄而出,照的外面一片金红,映衬着黛青色的天空,更是美不胜收,我盯着外面壮丽的景色,心说只好再接着想法子了。

离着老三之死,还有厌胜门大灾,也没多长时间了。

今天,到底会出什么事儿呢?

而外面的动静,一直也没停下来,显然正在四处搜捕闯黑房子的人,和乌鸡的下落。

我也就从屋里出去了。

唐义正守在了门口,已经换了正常衣服,冻的鼻子通红,一看见了我,还挺高兴:“宗家您要出门?上哪儿,我陪着!”

我立马知道他什么意思了,故意说道:“昨天闹的乱,今天想散散心静一静,我自己就行。”

果然,唐义赶紧跟上来了:“那可不行,昨天您受了那么大委屈,我看着都心疼啊,今儿四处乱哄哄的,我唐义怎么也得守着您,保您贵体平安!”

赶肯定是赶不走,还要落个心虚,我一边顺着百爪蜈蚣的大路往前走,一边察觉出来,那种漂亮的琉璃色越来越重,也就是,那个所谓的“灭门之灾”,也越来越近了。

而墙角街口,满满当当,全是看守的人——肯定是老四派来,看看谁有上墙找瓦松的意思。

我没动声色:“对了,秀女呢?”

唐义答道:“秀女?今儿一早,就有人谈合作的事情,她是负责这一块的,过去接待了。”

我还想起来了:“我听说刘家的事情没办好,最近都在跟谁合作?”

上次在万年渠,不就是要跟刘家合作吗?

厌胜门虽然有积累,有能力,有人才,但人手不够。

要跟天师府对抗,那就要拉一些联盟,当初海老头子就是在厌胜门学的艺,类似于“俗家弟子”,学艺归来之后,也自己创了一些独门方术,就比如引灵针——当然了,在真正的厌胜门人看来,也只不过是一些皮毛。

而海老头子又收了以前的刘家当家,也就是刘实他爹做徒弟,刘家也是这一派的。

所以厌胜门现在需要人手,就想到了刘家。

这样的家族,厌胜门已经发展了很多,都等着厌胜门取代了天师府,自己也能跟着有一番成就,成为十二天阶那种荣耀的家族。

天师府,四相局,厌胜门,看来以四相局为中心,整个行当,现在是三足鼎立啊。

乱世出英雄,哪个先生,都想搭上这班车,挤进下一个十二天阶家族里去。

更别说,最近天师府跟厌胜门陷入胶着状态,任何一个帮手,对厌胜门来说,都是至关重要的。

甚至——我记得,江辰也跟他们合作呢!

果然,唐义回答道:“多了去了——当然,还有一些墙头草,不管是对天师府,还是对厌胜门,两头敷衍,就想着看谁得势,不过嘛,有一个家族,倒是给了咱们家挺大的帮助。师父说,那个家族至关重要,维护好了,事儿就成了一半。”

哪个家族威力这么大?

我刚想问,而这个时候,我一眼就看见,一个大殿的墙角上,隐隐约约,像是闪着点金光!

我装出随意的样子:“这个大殿,是干什么用的?”

唐义一瞅,连忙说道:“这个……还真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啊,这是门主年轻的时候住的地方。”

出了贵人——我顿时高兴了起来,没错,那个金光闪闪的,就是金瓦松!

要不说乌鸡命大呢,想不到,还真找到了——也许,乌鸡家何老爷子,每一步都算到了。

可没成想,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搭在了我肩膀上,一个阴测测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找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