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13章 八宝顶针

肩膀上顿时一阵剧痛,这个声音十分熟悉——老四。

我回过头,看见老四那张刀条脸正冷冷的盯着我:“该不会,是来找金瓦松的吧?”

唐义见状,立刻就紧张了起来,生怕了老四对我怎么样了,他不好交代。

我眉头一挑:“唷,咱们厌胜门还真是到处都是宝,这地方还有金瓦松呢?我听说,这东西势头十足,助人行气,可是好玩意儿,真要是有,那咱们行里人,应该没有不想要的吧?”

老四左边嘴角勾起,露出了个挺邪气的笑容,抓我肩膀的力气更大了:“嘴硬是不是?”

疼……

老四的笑容越发残忍,还带着点期待:“你不是有花招吗?昨天没看清楚,使出来啊!”

逼我出手?

唐义立马拉在了老四的手上,低声说道:“四宗家,这里,都是眼睛,昨天那事儿还没落听,咱们宗家闹个自相残杀的名声,人心不稳啊!”

老四也知道,压了脾气,冷笑道:“我不知道,你昨天是用什么法子伤的我,但是我告诉你,别露出马脚,不然,厌胜门因为你出了一丝祸患,我都把你千刀万剐,下锅炸。”

说着,松开了手,盯着那个金瓦松,悠然的说道:“天师府那小子,要么找我亲自疏通行气,要么就得吃这个金瓦松,方圆百里地,可就只有这么一个,是给宗家人,留着备不时之需的,我就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能在我眼皮子底下拿东西。”

这个时候,附近人的眼睛,已经全落在我们身上了,显然昨天发生的事情,早就传开了。

老四昨天吃瘪,今天终于长了心眼儿,也没打算落实自己那个“借刀杀人”的名声,而是盯着金瓦松,意有所指的说道:“大家伙,把这个金瓦松给看好了,就指着这个东西当钓饵,来引昨天闯黑房子的人了。”

周围人立刻应声:“是。”

老四端详着金瓦松,接着说道:“昨天那人也是蠢——以为自己救人,其实等于害人,天师府那小子在我手上,起码死不了,可被救走了,那就难说了。”

说着,坐在了金檐角下的春秋椅上,眯起眼睛,翘起二郎腿,哼起了西川的山歌儿:“妹娃想哥想得多,匈口想起灯盏窝,倘若阿哥不相信,伸出手来擵一擵……”

唐义察言观色,拉了我一把:“宗家,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这话是他口头禅吧?

大庭广众之下还真不能出手,只能另想别的招了——找到,就已经是个进步了。

我忽然想起来了:“你说老四害怕活物?他好端端的,为什么害怕活物?”

唐义答道:“这说来就话长了,还是四宗家小时候的事儿。”

原来这几个兄弟的老爹,搁现在的话来说,叫做“虎父”,一代一代,都等着四相局破局,来打翻身仗。

结果等来等去,等到了虎父这一辈,都憋出犄角来也没破,只好把希望寄托到了下一代上,严抓狠打的训练。

有一次,派了老四去一个山里做魇术,可事先没告诉老四,那地方是蛊民的村落,他进去了之后完全没有防备,魇术还没下成,倒是中了蛊,被扔在了一口大瓮里面,关了三天三夜。

蛊民的大瓮能装着什么东西?蛇虫鼠蚁!

老四当年才八岁,本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岁数,可也愣让那些东西给吓住了——他被怪东西啃下去了半张脸。

可没死,就会饿,饿的受不了,也强忍着苦水吃那些东西。

虎父不管,说他要是出不来,也不配当宗家。

后来还是老二,也就是后来的门主把他给救回来的。

老二当时就告诉他——你只要比其他东西强,就不用怕它们。

后来他半张脸治好了,但是半截子眉毛却一直都没长出来。

他是记住了那话,可就此便落下了病根儿——见了活物,绝不靠近,能打死就打死,哪怕是个飞虫,也不能落在他眼前。

原来老四还有这么段历史。

那么吊儿郎当,目中无人的,也是生怕别人说他胆小了。

真是个病根儿。

唐义接着说道:“不过,您别看四宗家那个什么都不放在眼里的样子——他是真的一心要护着咱们厌胜门。说二哥不在,他替二哥守着,还等着二哥回来呢!出了一丝纰漏,对不起二哥。”

难怪呢,也许,那个二哥,是世上唯一对他好的人吧?

我非常理解,因为我也是缺爱的人。

周围太冷,一丝火星子的温暖,都能让我记一辈子。

说着,唐义也啧了一声,露出个疑惑不解的表情:“这按理来说,他既然跟门主感情好,应该爱屋及乌才对,可怎么偏偏对您……”

也正是因为跟门主感情好。

他特别憎恨那些冒充门主之子的人——是觉得那些人,欺负他二哥不在。而且,真要是有继承人,也说明,他二哥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他不认。

为了厌胜门——所以,才对一切威胁都严防死守,搞点铁腕政策啊?这种人,人缘往往可都不会太好。

我回头看了老四一眼,他确实不是个好人,不过,大概是个好弟弟。

回到了住的地方,程星河就问我有线索没有?

我想了想:“你们几个帮我个忙——我现在是众矢之的,走不开。”

哑巴兰激动了起来:“哥你说,有雷我也敢趟。”

我打了他脑袋一下,说怎么可能让你趟雷,我看见了,后林子里有很多乌鸦,你们帮我抓来——有多少抓多少,规模越大越好,别伤着它们,都得个个活泛。

程星河没听明白:“怎么个意思,你也要吃乌鸦肉馅饼啊?”

哑巴兰来了兴趣:“好吃不?”

能好吃吗?好不还不早让祖宗吃绝了。

我说你们先抓来再说,记住了,千万不要让人看见你们,否则这事儿就黄了。

他们赶紧答应了下来,从后窗户溜走了——后林子不是什么要紧地界,搜查了那里没人藏匿,也就没人警戒。

苏寻专业打鸟,程星河专业套狍,他们出马,这事儿妥妥的。

江采萍也过来了:“相公,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白藿香照料完了乌鸡,也有点好奇。

我笑了笑:“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了——对了,白藿香,你有首饰吗?越亮越好。”

白藿香一愣,就把一个小顶针拿出来了:“不要紧的我都给小白吃了,就剩下这一个了,你要首饰干什么?”

哟,还真是个好货——顶针是老法子手工做的,上面镶嵌着各色的细巧宝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就是它了。

“借给我几个钟头,过后还你。”

白藿香还没说话,江采萍就跟着说道:“那相公你可得仔细点——这是二姐祖上留的嫁妆,要是出点什么闪失,你可得负责啊!”

白藿香脸一下红了:“胡说什么?李北斗,管管你的妾。”

我连忙说道:“你放心,你的嫁妆我肯定妥妥当当还给你,你帮我这么大忙,什么时候你出嫁,我也给你制备大礼。”

白藿香一听这个,脸色微微就有点不好看了,勉强笑了笑说不用客气,转身去看乌鸡了。

这好端端的又咋啦,难道想起伤心事了?

江采萍看着我,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

不长时间,我就听见外面一阵哜哜嘈嘈的声音,好像许多鸟在摩挲翅膀,顿时高兴了起来,赶紧打开了后窗户。

果然,他们三个一人挂了一身乌鸦,身后还拖着几大口袋,都在里面蠕蠕的动呢!

金瓦松的事儿看来是妥了。

这会儿正是晌午的时候,厌胜门的人从西川过来,西川民风好闲适,每天中午必定是要睡午觉的,我就带着他们,趁着他们午休的时候,上金瓦松那去。

果然,这一路上看见的厌胜门人,要么已经靠着柱子围墙打上了瞌睡,要么已经哈欠连天,都是很涣散的模样。

我们几个跟碟中谍一样,悄无声息的带着大批乌鸦,来到了金瓦松那。

老四虽然还躺在了春秋椅上晒太阳,可脑袋上遮着一张报纸,看着报纸的起伏很有节奏感,显然也睡着了。

我跟他们一使眼色,他们都看见了金瓦松,可还是没明白,这乌鸦跟金瓦松有什么关系?要去取金瓦松,人上去不就行了?

我摇摇头,就把白藿香那个八宝顶针拿出来了,看向了苏寻:“你能套到那个金瓦松上面吗?”

金瓦松的尖端,跟指头差不多粗细。

苏寻点了点头说简单,接着,一阵破风声响起来,我们眼睁睁就看看着那个顶针落在了金瓦松上——那个准头,就好像金瓦松就在他手底下一样,连蹭伤都没蹭伤!

哑巴兰和程星河都吸凉气,程星河低声说道:“看见没有,以后千万别得罪洞仔。”

我给他苏寻挑了个大拇指,接着就把示意,把那些乌鸦,同时放出来。

他们几个点头,只听哗啦一声,数不清的乌鸦跟漫天乌云一样,腾空而起,扑的到处都是。

我就看向了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