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19章 紫色的鞋

程星河也跟着高兴了起来,连声说道:“别说,撸乌鸡还真管用,咱们也有了绝处逢生的运气了!”

说着就跟哑巴兰商量,下次见到了乌鸡还要多撸几把,不,最好把乌鸡的头发也薅下来一些收藏用。

白藿香接着说道:“命我能留下,其他的,得看看再说。”

老三顿时高兴的不得了,冲着一个方向就念叨着,说祖师爷显灵了。

老大虽然还是面无表情,跟个兵马俑一样,但也看得出来,他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唐义连忙大声说道:“真是祖师爷显灵了!保佑咱们厌胜门,新宗家认祖归宗,四宗家逢凶化吉!”

没错……大家也都明白,预知梦我虽然看着老四是死了,可哪怕刚才,老四在他们眼里,都是一副死相,正说明我做的预知梦没错。

其他厌胜门的人也都反应过来,争先恐后就大声说:“天佑厌胜门,新宗家认祖归宗,四宗家逢凶化吉!”

老三从土里爬起来,不住的絮叨着:“好……这下可好了……”

说着,回头就看向了师父和老大:“北斗真是咱们厌胜门的种啊!那咱们也别迟疑了——典礼,给孩子一个大典礼,让整个行当都知道,咱们厌胜门后继有人,才没有跟那些包藏祸心的说的一样,什么断香火了,厌胜门,又有能做预知梦的门主啦!”

众人欢呼。

确实,这是个重振名声的好机会——有这个大典,其他一些墙头草,也该掂量出来,这次厌胜门赢天师府的砝码,也会震慑到其他一些跟厌胜门为敌的。

会做预知梦的,等于掌握了未来,谁敢得罪?

老大也暂时打消了疑心,点了点头,看向了师父。

师父还是一副很佛系的微笑,弯下腰,跟老大说了几句话。

众人欢呼声太大,唐义又在一边大喊大叫,我根本听不清师父说了什么,但是那几句话出口,老大的表情竟然也微微有点变化,忍不住抬头看着师父:“可他二十多年前,不就已经……”

他?

师父一根食指竖在嘴边。

老大立刻会意,截断了话头,看了我一眼。

那一眼,有迷惑,也有忌惮!

他们说的人,是谁?

总之,老大那种怀疑的眼神,让人很不舒服。

不过老大没说什么,嘀咕了一句话,看着嘴型,像是在说:“等老四醒了再说。”

归宗大典的日子也定了下来,就在三天之后,那是个黄道吉日,最宜继任。

这下子,厌胜门的士气得到了极大的鼓舞,每个人都欢天喜地,张灯结彩的,说祖祖辈辈的仇,终于能报了。

不过秀女一直没回来,好像一直在招待合作的人。

白藿香这一阵则一直在照料老四——之前见他跟我为难,恨不得毒死他,可现在正相反,指望他醒了,好把真凶说出来呢!

不过,师父也时常趿拉着拖鞋,在周围打转,嘴上说看见血就害怕,我却看得出来,分明还是信不过白藿香。

我为了调息老四留在我身上的气,最近一直在那个台子上练习行气,看着脚下的整个厌胜门忙忙碌碌,筹备着归宗大典。

等完成了归宗大典,那我就正式成为厌胜门的人了。也就可以开始学习秘术了。

可是,我真的是厌胜门的人吗?

预知梦在身——也由不得我不信。

我忽然想起了我妈。

如果,她知道我爹不是抛弃她,而是死了,她会怎么想?

会后悔吗?

而门主如果真是我爹——他到底是怎么死的,而厌胜门的人是多大的能耐,怎么可能二十多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都寻不到他的一丝踪迹?

这里面,好多蹊跷。

还有第二个预知梦。

木盒?木盒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算了,等我真的过了归宗大典,就能见到那个东西了——那东西以后就轮到我来保管了。

还有玄素尺。

说是不让自己多想,脑子里的想法和谜团却是一个接着一个。

玄素尺专门克制厌胜门的人。而老四也摆明就认识玄素尺。

这东西有来历。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

冥冥之中,我这一路的旅行,好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线一直牵引,看似自由,却根本由不得我。

我正在台子上寻思呢,脚下的小巷子走过了几个人:“这下,宗家一回来,终于能把天师府给扳倒了,我可听说,天师府的院子,全国到处都有,威风气派,还是吃隍粱的——不过,既然他们是吃这一口的,那头不会也跟天师府一起对付咱们吧?”

“嗨,你不懂那些管事儿的——他们需要的,不过是给自己做事儿的人,事儿做到位了,管是谁做的?不管黑猫白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那就太好了——据说当年不光男人,老弱妇孺都被斩草除根了,他们口口声声还做什么功德,简直掩耳盗铃,这次终于能替那些祖宗出一口恶气了。”

“没错,我还听我爷爷说,当年他们不光灭族,还把咱们厌胜门的几件宝物给抢走了——就是因为一直找不到宝物,所以咱们厌胜门才处处吃亏,这下,不光打败他们,咱们还得把那几个宝物拿回来,光宗耀祖,壮大门庭!”

宝物?

我还来了精神,什么宝物?

果然,有人跟我一样好奇,问了同样的问题。

“你们这都不知道,真是外家之中的外家。”那个春江水暖鸭先知的十分得意:“我告诉你们吧,是一图,一尺,一草,一木。”

“文房四宝啊?别说,那不正是祖师爷设计风水魇术和机巧用的吗?”

“对,算你们识相,只要有了这几样东西,那咱们……”

我耳朵已经竖起来了。

一图一尺,一草一木?

秀女说过,四相局密卷就是被天师府抢走的,应该是“图”,而尺——不会那么巧,是麻衣玄素尺吧?

而麻衣玄素尺,为什么会出现在冯桂芬家庭院里?

谁知道,刚说到了这里,他们忽然就停了嘴,齐刷刷的说道:“师兄!”

唐义的声音懒洋洋的响了起来:“嗯,你们几个不干活,在这唠闲嗑,一会儿告诉师父,赏你们一人一顿竹笋炒肉。”

那几个连忙求饶卖乖,听上去,都跟唐义是从小的交情,言谈上也都没大没小的,还有要请唐义去大宝剑的。

人缘不错啊。

唐义嘻嘻一笑,说记住了,不许赖,就噔噔噔的上来了,一看见我,又是狡黠一笑:“宗家,我就知道,您肯定在这里。”

我问他找我有事儿?

他拿了一个尺子:“我来给您量尺寸。”

对了,我做了宗家,会分配给紫鞋来穿。

“你一个做师兄的,这事儿也亲自干?”

“那分人啊——跟您有关,就是大事儿,不亲自干怎么行?”

我还想起来,老四那双紫鞋,破破烂烂都露窟窿了,忍不住问道:“不会只发给一双吧?”

唐义一愣:“那怎么可能,别说咱们厌胜门这些年积累的财力——就算咱们穷,也穷不到宗家您头上来啊!”

而唐义聪明,话说到了这里,已经猜出来我是什么意思了,一拍脑袋:“您是看见四宗家那双鞋了吧?嗨,不瞒您说,四宗家不换鞋,有来历的。”

原来,他那双鞋,是那位门主在他成年之后,继任宗家位子的时候,亲自给他的,他爱惜的什么似得,破成那样也不肯换,一直穿到了今天。

老四的脑回路确实异于常人——真要是珍惜,你放家里供着不就行了,穿着,还不是早晚会破。

唐义接着就问:“对了,四宗家身体最近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醒过来,给您洗刷冤屈啊?”

要说醒,谁也说不好时间——就跟他给乌鸡设了镣铐一样,他自己的行气乱窜,也挺危险。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啊!

唐义感叹了一声,也就走了——归宗大典,他是个忙人。

唐义走了之后,我就发了会呆,可就在这个时候,眼角余光忽然看见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奔着老四休养的地方去了。

我一愣——那个人,好快!

那个人上老四那干什么?

白藿香说过,老四最近要静养,不许人靠近,都传下去了,而厌胜门纪律严明,不可能会有知法犯法的。

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是那个真凶,要去灭老四的口的?

我立马从栏杆上翻了下来,奔着那个方向就过去了。

抓住了那货,一切就都搞清楚了。

现在老四的行气在身,已经调息的差不多了,往下一掠,简直痛快之极。

果然,等我翻下来,那个身影已经蹿进门里去了。

我追过去,一只手撑在了围墙上,直接跳了过去。

可没想到,往下这一跳,我忽然就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像是墙根底下,有人在等着我。

果然,我身子一坠,就觉出一道十分刚猛的行气,对着我就打过来了。

我头皮一炸,这个力度,甚至比老四还要厉害——绝对不是我能对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