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21章 归宗典礼

破开门一看,我的心像是被人给揪了一下,生疼生疼的。

只见这个房间,门上,窗户上,墙上,密密麻麻,全是白藿香平时用的那种金针。

想也知道,那个人来了之后,白藿香为了护住老四,是怎么拼死抵抗的。

她一直是这样——不管自己是不是对手,却从来没怕过。

她只是一个医生而已,为什么要跟我受这种罪?

江采萍一直守在白藿香身边,见我来了,也是一脸愧疚:“相公,妾碰巧不在,谁知道,就发生这种事儿……”

白藿香一双眼睛闭着,厚重的睫毛垂下来。我抱住她的头,从浓密的黑头发下面,摸到了一手血。

我几乎喘不过气来——那个人,真对一个弱女子下的了这个手。

这事儿动静不小,哗啦啦一阵脚步声,把门口全围住了。

“哎呀,小宗家的女人都出事儿了!”

“那可是鬼医——她这么一出事儿,那咱们四宗家是不是也不行了?”

“要是这样,用气蛊害四宗家的人,是不是也找不到了?”

“那个人好大的本事,竟然能把咱们厌胜门闹的鸡飞狗跳……”

“是啊,那个内奸,到底是谁啊?”

“吵什么!”一个声音带着点威胁响了起来:“少说一句,就怕被当成哑巴卖了?”

唐义来了。

接着,唐义拨开人群,老三也来了,十分关切的问道:“孩子,你那鬼医姑娘……”

唐义一来,声音本来只是小了,而这个时候,外面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想也知道,老大也来了。

“师父”的声音也悠然的响了起来:“咳,老头儿我姑且这么一说,那小姑娘伤了脑袋,哪怕侥幸不死,恐怕也救不了人了。可惜啊,可惜,鬼医白家的血脉本来就单薄,到了这里,只怕是……”

“师父”的意思是说——白藿香哪怕逃过一劫,也会有后遗症?

众人一听,议论纷纷:“是啊,毕竟是鬼医,万一手脚不协调,成了残疾,那……”

“对,缝伤口,找病灶,都是精细活,脑袋坏了,人命关天,谁还敢让她瞧病啊。”

“可惜了那一手金针了。”

老三回头瞪了那些人一眼,顿时没人敢吭声了。

老三就过来,挺心疼的摸了摸我的脑袋:“这个时候,说什么都不管用了,不过,有用的着三叔的,你只管说话。”

我扯了扯嘴角:“那就请三宗家帮我做个见证。”

我抬起头,盯着那些厌胜门的人,声音凛冽下来:“不管那个伤她的人是谁,她的委屈不能白受,我一定会给她讨回这个公道——找到那个人,十倍奉还。”

老三连连叹气:“好,三叔就给你做这个见证!”

说着,抬头望着那些门人:“真是奇耻大辱,咱们厌胜门,什么时候出过这种事儿!你们都去给我查——但凡谁找到了那个人的踪迹,我亲自送他穿红鞋,已经有红鞋的,我送他紫鞋。”

也就是说——那些刚入门的,他会提拔成精英,已经是精英的,他就亲自提拔到跟宗家平起平坐!

这种升阶,比多少钱恐怕都吸引人!

毕竟有了这种本事,钱,甚至寿命,对人来说,就只是一个数字了,只要想要,就有本事应有尽有。

众人一片哗然:“真的?”

“那咱们赶紧去找!”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那些人生怕错失机会,一溜烟就跑了,只剩下老大和老大的轮椅还停在了庭院里。

老大没吭声,看了我几眼,转身默默的走了。

那个被称为师父的老头儿,也缩了缩脖子,摇头离开了。

程星河他们折回来,看着白藿香的样子,脸色都不好看。

我们几个受伤,都是白藿香给上药看病,可白藿香出事儿,我们什么也没法帮她做。

我暗暗攥紧了拳头,不给白藿香出这口气,我不姓李。

老三拍了拍我的后背:“节哀顺变——三叔一定尽心尽力,帮你报仇。不过,事情已经出了,路还要往前走,明天的归宗大典,可同样不能出任何岔子。”

我答应下来,老三又看了依然沉睡的老四一眼,也叹气离开了。

唐义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宗家您注意贵体——我也去查那个人的下落,给宗家出气!”

哑巴兰瞅着白藿香,气的一身力气没地方使,咣的一下,把梁柱给砸了:“哥,那人到底是谁?你肯定早看出来了,敢欺负藿香姐,我现在就把他给锤了!”

苏寻没吭声,但一下直起腰来了,意思是哑巴兰一去他必定跟着。

程星河也有点担心:“哪怕七星知道,现在也没证据,这下,老四也醒不过来了,谁来指认那个真凶啊?”

我答道,放心吧,明天的归宗大典,我有法子。

程星河他们一听,都来精神了:“真的?什么法子?”

我摆了摆手,说隔墙有耳,明天你们就知道了。

接着我看向了白藿香——对白藿香出手,算是那个人最大一个败笔,本来揭穿了也就算了,敢动我的人,我得让那个人知道知道,什么叫后悔莫及。

程星河他们都信得过我,摩拳擦掌,等着明天出气,江采萍看着我,却还是有些担心,像是生怕会出什么岔子,让我一定要小心。

明天就是归宗大典了。

到了归宗大典,我们个个打扮的人模狗样的,上了宗庙。

这个宗庙位于建筑群最中间,虽然气势磅礴,可平时是锁着的——只有新的宗家“入职”,举行归宗仪式,才能打开做庆典用。

上一次打开,还是为着老四成年入宗家,已经好几十年了。

一进去,里面是巨大的黄虎木横梁,苦松树柱子,巍峨壮丽,让人叹为观止,特别是房梁上的榫卯结构,精巧的让人眼花缭乱,据说这种建筑,里面用不上一根钉子,你找都很难找到这么精美,保存这么完好的。

程星河本来是如临大敌,挺警惕的,但是一见了这个建筑,忍不住低声说道:“七星,你最好是能继承这个地方——不愧是手艺人的地方,黄虎不过五,苦松不过六,可这里的木料,大的让人害怕,光这点东西,都够吃几辈子了。”

到底是大地方,大日子,里面庄严肃穆,门内人全都整整齐齐的到场,场面很大。

不过,看的出来,每个人都提着一口气——因为那个内奸,一直都没有消息。

而今天是个大事儿,谁都盼着,千万不要出什么大事儿。

不过嘛,有句话说得好,事与愿违。

进了那个宽大的宗庙,老大虽然还是坐在了轮椅上,可已经打扮一新,更别说平时就整齐的老三了,整个人跟3d复印件打出来的一样,特别对称。

甚至披着羽绒马甲的师父,也换了双新棉鞋,一副不大自在的样子,在团手里的核桃。

堂上是密密麻麻的排位——最上面一层的,是历代的门主,我看得出来,左边缺一个。

应该就是那个前任门主了,见不到尸首,没人敢先立上灵位。

对着那些祖宗跪拜过了,老三,师父都跟着跪,甚至老大也从轮椅上下来了——我眼角余光看见,他一双腿也有,但跟摆设一样,身体的重心,全靠双手支撑着。

唐义已经把紫鞋准备好,送到了老三手里——老三亲自来给我做这个更鞋的仪式。

老三盯着日晷,看着影子上了正确的刻度,点了香,让我亲手插在了大香炉里面。

跪拜完了,几双眼睛,就一直盯着那三炷香。

那香烧完了,良辰吉日的时间也就到了,老三小声嘀咕着:“孩子,穿上了紫鞋,你就正式是宗家的一员了,这可不光是一份荣誉,还是祖宗对你的期许,以后,你就……”

但老三话还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中间的香,竟然给断了。

这一下,众人全屏住了呼吸——给祖宗上香,这是最大的不吉利,预兆是,祖宗动气,必伤子孙!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有人低声说道:“可能——四宗家还是挺不过去今天了。”

老三顿时也愣了愣,可没办法,眼看着香烧完了,跟生怕出什么变故一样,赶紧起来,顺带把我也拉起来,就要把紫鞋亲自交到了我手上。

穿上了鞋,事情就尘埃落定了——我就是新的门主。

程星河他们也在一边捏把汗,尤其程星河,低声说道:“七星,你手脚可得麻利点,能不能顺利继承千亿家产,可就在这最后一哆嗦了。”

用你废话。

在数不清的视线的注视之下,我就要把那双紫色的鞋给换上,可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一个声音:“这位就是过世门主的儿子,新任的宗家了?”

一听这个声音,我和程星河同时皱起了眉头。

这个声音,我们是再熟悉不过了。

江辰!

唐义连忙说道:“宗家,我前次跟你说过,跟咱们厌胜门合作,最重要的,就是这位江先生了——不光是因为他有权有势,在行当内,和管事儿阶层之内,都说的上话,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他的身份,据说,他是……”

我知道,据说,他是真龙转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