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23章 反咬一口

老大一听这话,虽然表面上还跟没听见似得,但是搁在了轮椅扶手上的手,顿时就攥紧了——上面全是青筋!

说着,姓韩的看向了江辰:“天师府说,那个内应起了大作用,所以不计一切代价,都要保全那个内应的安全,所以,这本来是天师府的大秘密,也是我离开天师府,投奔江先生,纳的投名状。”

程星河还想骂他放屁,但是他说的条理清晰,滴水不漏,骂都没地方下嘴。

想了半天,程星河才说道:“那你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叛变给江辰了?你这种反复无常的人,人品就有问题——这种人的话,当然不能相信!”

谁知道,姓韩的冷笑了一声,倒是看向了我:“我们韩家,本来对天师府忠心耿耿,可就是因为他……”

说着,一根指头指在了我鼻子尖儿上:“他屡次欺凌我们韩家,可他这个身份,我们韩家只要在天师府,就根本就没法子把他们怎么样!我们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说是反叛,不如说,就是向他报仇!”

这下倒是把我给说懵逼了——不是,我曾经是把韩栋梁的赶山鞭给砍断了,可那是韩栋梁先以大欺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关我屁事!

早知道韩家小肚鸡肠,可也没想到,能小肚鸡肠到了这个程度,这点屁事,也至于为了我坏前途?

不对……可看着老韩这个表情,也不像是说谎。

那就是——有人为了逼韩家恨我,对韩家办了点什么更严重的事儿,直接把脏水泼在了我身上?

江辰……他这么费心,是生怕我死不了。

老三听了这一切,捂着心口,脚底下都不稳当了:“所以说……那个内应,还真是他?可是……老四那头儿也是他发现的,还有一口气……对了,他的女鬼医不也跟着倒霉了吗?他不能是自己害自己人啊!”

秀女也一下就愣住了,难以置信的看着我,连忙说道:“对对对,这里面,说不定还有其他误会,三宗家三思啊!”

听了这话,早有人忍不住了,大声说道:“三宗家,真要是这样,那就好解释了!”

“这根本就是贼喊捉贼,表面是问心无愧,救四宗家,其实,对自己的鬼医痛下杀手,就是苦肉计!这样,四宗家照样醒不过来,没法把他指正出来,他还能以鬼医遇袭为理由,撇清自己的关系!”

“自己的人都下得去这个手,好狠的心!”

“前天还跟那个鬼医——这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嚯,我冷眼看着这些人,头头是道,给我安排的明明白白的啊!

秀女还想给我解释,可她实在找不到什么能解释的地方,双膝一软,一下就没站住,还是江辰扶了她一把:“别怕,虽然他是你找来的,可你也是被他给骗了,不知者无罪——该害怕的,是心里有鬼的人。”

哑巴兰再也忍不住了,脑门上青筋暴露,就要出来揍人:“你们胡说八道,我哥跟我藿香姐的关系……”

程星河拉住了哑巴兰,说:“这帮比挺能颠倒是非黑白啊!七星,你不是说放大招吗?现在不放,你等雷劈呢?”

江辰微微一笑:“这是你们的家务事,我不好多说,该做的事情我都做了,剩下的,我就不便多掺和了。”

说着,退在了一边,静观其变。

是啊,你该做的都做完了,剩下的,你就能享受胜利果实了。

老三一下站了起来,大声说道:“李北斗,亏我把你当成自己的侄子,想不到,你竟然包藏祸心,我差点让你给骗了!快来人,把这个内应给我抓起来!”

剩下那些厌胜门的人早就忍不住了,团团冲着我们扑了过来:“早就觉得不对——望月亭和前两天破开藏的事儿,一直没找到元凶,兜了这么大的圈子,还是他!”

“咱们厌胜门从来就没吃过这种亏,真要是这样,绝对饶不了他!”

“还有门主——把我们门主还回来!”

苏寻一下挡在了我前面,一手利落的把元神弓抽出来,虽然二话没说,可那个气势,分明像是在说:“谁敢!”

哑巴兰早忍不住了,一下就要扑出去:“哥,跟他们拼了!”

我扫了一眼笑眯眯的江辰,一下就笑了。

我这么一笑,周围的人一下全蒙了。

老大和师父,也看向了我,老三也皱起了眉头:“你……你笑什么?你还敢笑!”

江辰饶有兴致的望着我,像是想看我,还要玩儿什么新花招,好像在看个跳梁小丑一样。

程星河他们则跟看傻子一样看着我:“七星,你还笑得出来,你吓傻了?”

我看向了老三他们,笑着说道:“我先问你们一件事儿——抓住了我,然后怎么办?”

老三咬了咬牙:“这是我们的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接着说道:“能做预知梦的,才能当门主,现在我是唯一一个能做预知梦的人,把我抓住了,谁来做门主?”

老三一只手拍在了供桌上:“你这个内奸,死到临头,倒是惦记起这件事情来了,简直厚颜无耻!”

剩下的人,则面面相觑。

我接着说道:“现在四宗家不中用了,整个宗家,就剩下您和大宗家两位了,让我猜猜,既然我身上有预知梦,那你们就可以用移花接木,把我身上的预知梦能力,移植到剩下两个宗家之一身上,这样,那位宗家,就能主持大局了。”

老三脸色一抽,老大没表情,但是视线也转到了我身上。

老三立刻说道:“那又怎么样?预知梦本来就是我们宗家的,从你身上移植回来,也只不过取回自己应有的东西,合情合理!”

我接着说道:“可宗家有两位——移植给谁呢?”

厌胜门的人虽然不说话,但是视线,全落在了老三的身上。

显而易见——老大一个残疾,走路都成问题,而且,已经到了这把岁数,也没有后代,以后更够呛了,哪怕活,也没多少年活头了。

而老三身体健全,头脑聪明,还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外头又有那么多女人和孩子,就冲着这个,傻子都知道,预知梦和门主的身份,应该落在谁身上。

老三抿了抿嘴:“这些跟你没关系,给我抓!”

我接着说道:“我还有最后一句话——人做事情,都会看看有没有好处,一件事情,找不到谁做的,那就可以看看,这件事情给谁带来的好处最大。”

厌胜门里没有傻子,唐义忍不住说道:“你是说——这些事情,是三宗家操纵的?”

江辰的表情,微微一变。

老三脑门上流了汗,但立刻说道:“你死到临头,还要反咬一口!我今天就……”

说着,我就听见了身后黑暗的地方,响起了一阵蠢蠢欲动的破风声,对着我就扑过来了!

影魅。

哑巴兰他们也觉出来,顿时就急了,想帮我挡住影魅——但是影魅实在太快了。

我连回头都没回头,就在影魅缠在我脖子上,要冲我咽喉咬下来的时候,不动了。

师父懒洋洋的声音响了起来:“哎呀,这个影魅吓人——可话说到一半,未免扫兴,姑且,让他说完了行不行?”

老三一下咬紧了牙:“师父,您怎么也帮这个内奸说话?他分明是垂死挣扎,反咬一口——说是我,有证据没有?”

我答道:“有啊,你往门口看看。”

大家一回头,看向了门口,顿时全傻了。

白藿香推着老四,出现在门口晨曦的逆光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