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24章 唱出双簧

老三一只手本来在香案上,一看到了老四,只听“咔”的一声,坚硬的小曲叶柳香案,直接裂出了一个大深纹。

而老四虽然脸色煞白,可半截眉毛下面的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分明是醒过来了!

白藿香一双杏仁眼看到了老三那个表情,顿时跟恶作剧成功的小孩儿一样,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容,像是在说,活该。

程星河一下给傻了,一只手抓在了我肩膀上:“正气水——正气水不是……”

老三喘了口气,也看向了师父。

当时,是师父亲口说了,白藿香不中用了。

以师父的身份和本事,没有一个人疑心!

师父打了个哈欠,一边把手里的核桃团的咯噔咯噔响,一边露出了个跟白藿香同样狡黠的笑容:“作孽啊,你说我岁数大了,老眼昏花,也是有看不清的时候——前几天秀女带我去吃披萨,我直管那个叫烙饼!怎么,这次在这小姑娘身上,我也看错了?”

那怎么可能——真要是老眼昏花,能一眼看出气蛊?

老三的胸口剧烈的起伏了起来,显而易见,这本来,就是师父跟我们一起唱的双簧。

江采萍的声音也忍俊不禁的响了起来:“相公,这次妾可立了功了,你可要想想,拿什么来赏妾?”

我摆了摆手:“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其实,老四被白藿香发现有一缓,我就想到了。

真凶绝不希望老四能醒过来。

而以老四为诱饵,抓住真凶,就是个机会。

不过,我要是跟石狮子一样守着大门口,那对方就不敢来。

所以,我就跑到外面调息。

接着,就叮嘱江采萍,无论如何,一定要保护好了老四。

江采萍毕竟是鬼仙,又精通魇术,本事不在天阶之下,但是到了这里,一直保持低调,不显山不露水,没人知道她的真正实力。

果然,那个凶手真的来了。

可谁知道,当时师父碰巧也去了。

我和师父两个人碰在一起,被调虎离山,那真凶才潜入到了里面,白藿香自然去拦着,那些金针,也确实是白藿香射出来的。

但就在真凶要杀白藿香的时候,江采萍用了替身的魇术,拿自己替代了白藿香。

她早就死了,真凶没法拿她怎么样,而真凶还以为自己已经一击致命,也放了心——哪怕打不死老四,鬼医死了,老四照样没人能救回来。

而师父是个老人精——一瞬间,就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况了。

所以,师父故意当着那么多人,亲口下了判断,说白藿香不行了。

跟我的目的一致——就是想让真凶麻痹大意,以为自己把人证搞定了,万无一失。

这样,他放松警惕,今天就能在归宗大典上,露出狐狸尾巴了。

程星河听到了这里,气的抓我:“七星,感情你和白藿香,甚至那个核桃老头儿唱双簧,却瞒着我们几个!你胳膊肘往外拐呀?还……你不会还怀疑我们吧?”

哑巴兰一听,立刻就委屈了。

我说屁话,我怀疑你们干什么?

这也是将计就计的一环——你想,你倒是有点心眼儿,可演技浮夸,哑巴兰就更别提了,就是个直肠子。

你们要是知道白藿香没事儿,多多少少也会有所表露,但你们以为自己身边的人出事儿,那种愤慨,是压不住的。

我们既然要演戏给真凶看,那还不如把最真实的一面拿出来,不然,他奸猾似鬼,露出一点不对劲儿,那就满盘皆输了。

程星河一听,很不服气:“你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但是不能怀疑我的演技,我告诉你,我也就是不进那一行,不然影帝还轮的上梁家辉……”

哑巴兰咂摸了半天,终于认为我考虑的有理,不委屈了。

说到了这里,程星河低声说道:“不过,你跟那个核桃老头儿,到底什么时候搭上线的?”

聪明人和聪明人,一个眼神就交换意见了,还用的上搭线?

师父知道我不可能比他快,所以伤人的一定另有其人,也就给我打辅助了——目的一致,何妨合作?

这个老头儿不是白白混到了这个位置上的。

老三跟江辰,已经不由自主的对了对眼——两个人自以为滴水不漏,肯定也想不到,竟然会栽了这样的跟头。

他们两个的表情都有点微妙。

我接着就说道:“四宗家也醒了,那就请四宗家跟大家说说,那天,到底是谁给您吃了酸的东西。”

老四盯着我,眼神已经十分复杂了——他不想相信我,可事实摆在他面前,他分明就是让人当枪使了,虽然不甘心,但还是勉强说道:“是三哥——那天找我说话的时候,给我吃了酸橙。”

师父点头:“没记错的话——四宗家最讨厌的东西,就是酸橙。”

老四抿了抿嘴:“那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四给我,我就想吃。”

厌胜门的人顿时都炸了:“气蛊就藏在酸橙里面?”

“亲兄弟,竟然下这个狠手?”

老四是个阻碍,除掉了老四,厌胜门自然就是老三的了——三岁小孩儿都想得到。

可老三吸了口气,一巴掌又猛拍在了桌子上,一块桌角应声而落,他大声说道:“胡闹!我是给老四吃了酸橙,可那只是一个酸橙而已,谁看见,酸橙里面有气蛊了?”

说着他就看向了我:“我们兄弟,血浓于水,你不光反咬一口,还要挑拨离间,栽赃嫁祸!好,谁看见我在酸橙里放气蛊了,我洗干净脖子让他砍!”

是啊,照着他这个强词夺理的意思,酸橙也不代表什么,众人顿时就没话说了——老三毕竟是宗家,谁敢说。

江辰跟老三是一丘之貉,也装出了一副中立的样子,说道:“按理说,我们这些外人不能掺和,不过,这件事情,还有疑点,不能把脏水全破在三宗家身上,有失公允。如果有证据,拿出来给大家看看。”

公允?我最烦的,就是站在中立者的角度,拉偏架的。

可被坑成月球表面的老四,都不相信老三真的对自己做出这种事儿,竟然也盯着我,等着我拿证据。

真是个好弟弟。

我一笑,接着说道:“行吧,既然四宗家是受了蛊祸,那咱们就从蛊这里说。”

“我知道,厌胜门的人都不能养蛊,不过,养蛊的人,有一个特点,大家应该都知道——那就是,特别干净。”

这事儿算是个常识,西南地区的人没有不知道的——厌胜门蛰伏在西川,自然明白这个。

在西川,哪怕是旅客,都会被导游警告——看见干净的过分的人家,千万不要进去,哪怕进去,也不要吃喝碰他们家的东西。

这种人家,是蛊民。

当然了,寻常的干净大家都见过,哪怕主人整洁,可总有积灰的地方,比如墙角够不到的地方,门梁附近比较高的地方。

但是养蛊的人家,是真正的纤尘不染——因为蛊最讨厌灰尘,有蛊的地方,脏不了,所以在西川,蛊还有一个别名,叫“扫扫虫”。

而厌胜门里众所周知——老三有强迫症,这强迫症的人,往往就伴随着洁癖,所以他爱干净,别人都不以为怪。

但如果,他这个强迫症,是为了干净异常,伪装出来的呢?

众人顿时恍然大悟。

程星河低声骂道:“所以,那个丹头蛊也是他的手笔了!”

丹头蛊得来不易,老三大概还是蛊类的票友。

老三胸口剧烈的起伏了起来,一根手指头指向了我:“你,你血口喷人!”

我答道:“是不是血口喷人,大家自己看——完整的桌子,是不是被三宗家打出一个角?”

这完美主义的人,恨不得所有东西都是整整齐齐的,怎么可能把好端端的东西,打掉一个角?

那不别扭死他!

老三的脸色,悚然就变了。

我接着说道:“当然了,你可能又要说,是我一派胡言,而你是一时激动,那现在,就给你看看证据。”

说着,我看向了白藿香。

白藿香点了点头,忽然对着老三,就撒出了一把东西。

那东西带着一股子焦糊味儿。

老三还以为是什么生化武器,抬手就想躲过去,可一抬手,他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我们眼睁睁的,就看见他身上,出现了很多细小的东西。

尤其是老四,脸色一下就变了,立刻大声让白藿香把他推到比较远的地方去。

那些细小的东西,都是活物。

蛊虫。

大家全看清楚了,白藿香撒了一地的,是炒米。

蛊虫最喜欢吃的,就是炒米。

这下子,老三的手垂下来,脸色彻底的灰了。

而江辰眉头一皱,看着我的眼神,也瞬间沉了下去。

我冲他一笑,不好意思,又坏了你的好事儿——也许,咱们就是天生犯相。

老大死死的盯着老三,一只手就拍在了轮椅上:“老三,好……你干的好事儿……自相残杀,你自认聪明,怎么干得出来这种事儿!”

老四就更别提了——简直呆若木鸡,跟被雷劈了一样。

老四又不是弱智,早也该想出来了,但是他不愿意相信。

老三盯着一地的炒米,脸色凝滞住了。

他不想认,也得认。

而老三叹了口气,接着看向了我:“看你准备的这么充足,怀疑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是什么时候开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