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25章 自相残杀

老三自诩是个聪明人——当然,他办的事情,也确实都奸猾似鬼。

所以,他不甘心,非得看看纰漏出在什么地方不可。

我就告诉他,其实一开始从丹头蛊出现在了我的饭食里面,我就觉得有些不对。

当时我被白藿香拦住了,没有吃成,好巧不巧,老三就到了。

那是个饭点,一般人不会挑那个时间去看望人,可老三偏偏去了。

而老三明明看见满桌子餐食都没怎么动,为什么却张口就问我,吃完饭了?

因为他发现,那个带着毒蛊的馒头,已经不见了。

除了下蛊的人,谁会知道?

而后来我为什么非要选中那个馒头,也是白藿香告诉了我答案——我应该是事先闻到了蛊香粉。

就跟老四一样——他分明不喜欢吃酸橙。可那天为什么老四给他,他就吃了?

蛊香粉这种东西,也是一种辅助下蛊的玩意儿。

只要你闻到了特制的蛊香粉,不由自主就会对某种味道产生渴望,借此吃下带着蛊的食物。

很多蛊,都是被直接下在食物里的,可让人随便吃东西并不容易,蛊香粉能保证人会吃掉带着蛊的食物。

而没闻到蛊香粉的人,则对带着蛊的东西,有本能的抗拒——人都是有第六感的。

所以,一般下蛊的人很少会有蛊错的情况发生。

而之前我接触的人不多,老三算是一个——在我离开那个大堂的时候,是他在我肩膀上拍过一下。

老三前来,就是想看看,我是不是顺利中蛊了,但是一见之下,大失所望。

所以,约我出去,一计不成,另生一计——他知道我没有那么好对付,挑拨了我和老四的关系,让我和老四,自相残杀。

他一开口就是,让我小心老四——索性就把丹头蛊的事儿,引着我往老四头上想。

本来我跟老四初次见面,就呛起来了,遇上麻烦,理应怀疑老四。

还特地加上一句,你四叔脾气不好,但是心不坏,直接把自己那个挑拨离间的劲儿给化解了。

再之后,老三应该一直在观察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只怕我前去救乌鸡,他也看出来了。

自然知道我是个为了朋友两肋插刀的,要对付我,不如就从我身边的人下手。

于是,进一步旁敲侧击,教给了老四用金瓦松引我的圈套——老四的脑子,只知道喊打喊杀,想不到这种事儿。

老四当时口口声声说有人帮他,那个人,就是老三。

只怕老三不光让我恨老四,也在老四那边,没少说我的坏话——比如说,认定我是要伤害厌胜门的内奸。

老四的脾气,连唐义都知道——为了保护厌胜门,什么也做得出来。

一听我对厌胜门有害,自然恨不得活撕了我,对老三当然也是言听计从。

说到了这里,我看向了老四:“我说的对不对?”

老四没有理我,只是死死的盯着老三。

傻子也看出来,是默认了——虽然不想认。

老三胸口剧烈的起伏了起来,忽然笑了:“你真是个聪明人。”

接着,他看向了江辰:“不愧是江先生,你说的一点错也没有。”

他应该早就跟江辰勾结上,得到了江辰的支持——毕竟江辰和他目标一致,都恨不得我死。

如果我猜不透这一切,那他利用我,扫除了老四这个障碍,再在江辰的帮助下,揭穿我“内奸”的身份,预知梦和门主的身份,就全是他的了。

老四也看出老三已经撕破了脸,忍不住吼道:“老三,你就那么想当门主?就为了门主,你连自己的家里人也不要了?”

老三死死的盯着老四:“从小就是这样——你懂个屁?”

这一句话,把周围的人,全镇住了。

老三喘了一口气,忽然就把身上那些整整齐齐的位置,全扯乱了,像是伪装了这么久,装累了。

接着就说道:“老四,我倒是觉得,厌胜门没有你,倒是更好。”

老四拳头一攥,再也忍不住了,简直想从轮椅上扑过去,可他身体元气大伤,站起来都够呛,更别说扑了:“你放什么狗屁?我桩桩件件,哪一件不是为了咱们厌胜门?”

老三一笑:“没错,你是一身力气,可你这一身力气,要是使错了地方呢?”

“自从老二这一走,但凡厌胜门有一点变化,你就跟疯狗护食一样,守着不让,口口声声,说老二走的时候什么样,等他回来就什么样,我要有什么改革,你拼死也拦着,一口一个老二……”

老三虽然还压着情绪,可这件事情,显然是镇在他心口多年的石头,他再也忍不住了,青筋暴起就吼道:“我哪一点,比不上老二!”

老四禁不住愣了一下。

老大的脸上,也有了一丝波澜——像是想起来了什么陈年往事。

老三喘了口气,接着笑道:“从小到大,每个人见了老二,都说他的聪明才智,天赋异禀,前几个门主祖宗里都找不到,光大门楣,就靠着老二了。老二一句废话,比个雷还响!可我呢?谁看见我了?就因为,我比他晚生一年?我咽不下这口气!”

“老大闷声不响,只听老二的,老四这个牲口一样的东西,也只听老二的,我就想证明,我老三,不比老二差一点,厌胜门在我手里,照样能发扬光大,比历任哪一个祖宗都好!可为什么,还是让一个死人,压了这么多年?这公平吗?”

说着,老三死死盯着老四:“你倒是说说,你为什么那么听老二的话?”

老四忍不住了,大声说道:“至少二哥不会跟你一样,犯自相残杀的规矩!”

老三一听这个,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自相残杀?成大事的人不拘小节,只要是为了厌胜门好,才算秉承了祖宗遗志,杀几个兄弟,又怎么样?”

听到了这里,老大忽然大声说道:“老三,老二当年失踪,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我刚才就听出来了——老三不经意的说了一句,老二是个死人。

老四一听这个,顿时傻了:“老大,你是说……”

但是说到了这里,老四一下也愣住了:“对了,当年老二走了之后,老三也消失了一段时间,难不成……”

卧槽,难不成,当年那个门主,就是老三害的?

老三又是一笑,跟怀念起了什么往事一样——不过,看得出来,他脸上,还是不甘心。

但他接着摇摇头:“可惜,这事儿你们没机会弄清楚了。”

说着,对着外面,摆了摆手。

外面是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我们回头一看,心里顿时都是一沉。

外面来了数不清的人——老三的人!

而大堂里面很多合作的宾客,也悄无声息的站起来了——显然,他们是站在老三这头的,对今天的事情,早有准备,就等着拥立老三了!

我看向了江辰——妈的,这件事情,江辰肯定帮了大忙。

扶持了新门主,新门主必定对他感恩戴德,以江辰的本事,这厌胜门真落到了老三手上,必定也会从此以后,听他号令!

老三也巴不得跟着“真龙”,做一番事业。

老大也看出了发生了什么事儿,抬头盯着老三:“你是铁了心,要搞个家破人亡?咱们厌胜门好不容易恢复过来了生气,这是祖宗的基业!”

老三缓缓说道:“我本来不想弄成这样,得人心者得天下的道理,我也不是不明白——可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

师父盯着那些人,忽然露出了很悲伤的表情——老三号召过来的这些人,都是师父带出来的徒弟。

师父是个聪明人,明白对付这些人不难并不难。

可他知道,知道厌胜门的人本来就不多,现在这个时候闹内乱,也只能两败俱伤,必定会大伤元气。

要是天师府的趁了这个机会,那厌胜门,就真的全完了。

比起被天师府围攻——自己内乱,才是真的灭门之祸。

而老三盯着我,接着说道:“现在,我就把预知梦弄到自己身上——做新门主。”

说着,对着我就扑过来了。

我这才发觉——老三以前,怕跟江采萍一样,隐藏了真正的实力。

这个速度和戾气,比老四还要强!

江辰越过人群看着我,微微一笑——像是在说,看我这次,还能怎么逃出生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