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26章 门主象征

不光老三亲自出手,周围也全是一片大乱,老大和老四倒是想把老三给抓住,可老三猛地爆发,老四那个身体情况不用说,老大也一下被很多老三的人给拦住了。

那个速度——我后脑勺都麻了,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快的手!

不愧是宗家,哪怕是煞,跟他一比,都跟慢镜头一样!

老大大怒,可面前都是朝夕相处的自己人,老大一时间,也下不去这个手!

师父也一样,抬手是打翻了几个“孽徒”,大骂起来。

可有人大声说道:“师父,三宗家最起码,是宗家血脉,只不过没继承预知梦,才没能做到门主的位置上,要是这些年,三宗家做门主,咱们厌胜门,怎么也比今天这样四分五裂的要强!”

“就是啊,现如今,带着预知梦的自己送上门来了——比起让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子做主,还不如让三宗家上位呢!”

“这些年,大宗家孤僻,四宗家暴躁,三宗家没少给咱们厌胜门做实事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们都服!”

对师父来说,老三固然可恶,可这些厌胜门的反叛者,也是因为让老三给洗了脑,他是想着把这些傻子给镇压住,可这下自相残杀,不正趁了天师府的意吗?

饶是老人精,也差点被这个局面气吐了血。

老三过来,我是想躲,可哑巴兰他们正想着给我挡着,我心里一沉,一手把他们给拉开了,这下子错失了抽出玄素尺的机会,只好用诛邪手引了神气挡过去。

只听当的一下,老三瞬间后退,表情更难看了:“我就说他来历不明——现在你们看见了吧?这个年龄,有九层的诛邪手!”

我有诛邪手也成了疑点了,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刚想说话,忽然就觉出来,后面一阵风声扑了过来。

我后脑勺顿时就凉了——后面的,又是谁?

可那个风声,到了身后,戛然而止,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挡住了。

一个柔和的声音响了起来:“相公,你且放心,不论什么时候,你身后,有妾守着。”

江采萍。

程星河的声音也响了起来:“真是上了贼船,贼船又失火——七星啊,你这个命格,真是走到哪儿,都得遇上点情况,你不是北斗星下生人,是扫把星下生人吧?”

哑巴兰也守在了一边,怒吼道:“你们谁敢碰我哥,试试!”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之中,我想让他们小心点,可根本也来不及——老三根本没有放过我的意思。

哪怕他有,只怕江辰也不许他有。

四下里乱成了一团,偏偏这个时候,秀女,唐义,全被人群裹挟住,师父和大宗家都没能挣脱出来——他们很善于对付外人,可大概从来没对付过自己人。

偏偏这个时候,门口还传来了一个大喊的声音:“宗家,师父,不好了——天师府的,又从外面包围过来了!”

卧槽,天师府的,果然也会找机会!

我心里一沉,难不成,这厌胜门的灭门之祸,还真到了?

师父和老大听到了这个声音,全急了眼:“老三,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犯浑!”

谁知道,老三一咬牙,忽然大声说道:“关门!”

关门?关门干什么,掩耳盗铃?

我是想问,可老三出手无情,把我压的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玄素尺都掏不出来,更别说管别的了。

但我脑子快,马上就想明白了,不由心里一沉——老三这也叫聪明,这特么的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吧?

他应该是想抓住了这个机会,要挟老大和老四他们,承认他这个新门主的身份!

果然,老三手底下的人虽然不明白现在为啥不去对付天师府,但都是服从命令的,立刻就把门给关上了。

师父和老大一看,顿时也都急了:“老三,你干的这是什么糊涂事儿!一个门主的位子,难道比咱们厌胜门的生死存亡还重要?”

老三没回话,一只手撩起破风声,已经抓在了我的肩膀上。

这一下没能躲闪过去,一阵剧痛袭来,肩膀上暖了一下,知道是流血了。

老三冷冷的说道:“没错,现在,就是咱们厌胜门生死存亡的时候,你们认我做新门主,就听我的号令,一起应敌,让你们,也看看我老三的本事,要是你们不认——那好,咱谁也别出去,就等着天师府的,把厌胜门夷为平地吧!”

江辰退在安全的地方,静观其变,似乎对这一切很满意——就好像这一切,全在他意料之内一样。

真龙不是应该平息混乱镇守江山吗?怎么这个江真龙,倒是唯恐天下不乱?

老大再也忍不住,只听一声怒吼,直接就把身边的一圈人掀翻了,那个轮椅横冲直闯,就要把门打开:“都给我住手——现在不是内乱的时候!”

可老三手下的人,根本就不听老大的话。

师父也怒道:“三宗家——你把祖宗的基业当什么了?你就算是死了,有脸去底下见你那些祖宗吗?”

老三冷笑:“基业?如果不是留给我的,那还叫什么基业?我宁愿毁了,也不落在别人的手里!”

程星河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洞仔,哑巴兰,咱们一起把七星给救出来——那个老三,已经疯了!”

苏寻和哑巴兰也是这个意思,可这里是在太乱,老三又是个硬手,根本就闯不过来。

难怪……难怪厌胜门要一个镇得住场子的,再找不到门主,天师府不灭他们,他们自己也扛不住自相残杀。

就在这个时候,老四一只手就搭在了我被穿出了五个窟窿的肩膀上,大声说道:“现在,我就把预知梦弄到手!”

说着,一只手在我身上一抓,我身上顿时又是一阵剧痛——就好像,要把我身上一块肉生生剜下来不可。

那个疼,简直让人浑身都麻了。

但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我趁着他分神,要使用移花接木,一只手从怀里,就拿出了玄素尺。

老三本来一脸得意,可实现接触到了玄素尺上,顿时就愣住了——跟老四一样,像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麻衣玄素尺……”

我冲着他一笑,一玄素尺对着他就划了过去。

也跟老四一样,哪怕老三再厉害,碰上了玄素尺,直接飞出去了老远,重重的撞在了梁柱上——甚至把梁柱,也直接砸出了一道深裂。

江辰豁然就往前了一步,深沉的丹凤眼,也瞬时就瞪大了。

周围本来乱哄哄的,可这一下,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数不清的视线,全落在了我身上。

不,是落在了玄素尺上面。

程星河顿时兴奋了起来:“七星又放大招了!妈的,不到最后一刻,他就不见兔子不撒鹰,每次都害得咱们跟着担惊受怕。”

哑巴兰也高兴了:“你知道啥,真的英雄,都是在最后才力挽狂澜,这样才有排面。”

老三手底下的人没看清楚老三是怎么飞出去的,喊打喊杀,还要冲我扑过来,我一玄素尺下去,他们就跟海浪扑在了堤坝上一样,瞬间全部被拍飞。

这下子,所有的人,全被吓住了——没人见过,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把厌胜门的人,给对付成这样!

师父是第一个反应过来了,眼神瞬间就亮了:“真的是麻衣玄素尺……”

这五个字,跟有什么魔力一样,瞬间把所有的厌胜门人全镇住了。

接着,师父把身边的厌胜门人推开,第一个对着我跪下了:“拜见门主!”

他这么一跪,剩下的门人,跟骨牌一样,全齐刷刷的对我跪下了!

程星河一下就愣住了:“这……什么情况?七星的尺子,是不是有什么说头?”

江采萍的声音从我身后响了起来:“因为这个麻衣玄素尺,是咱们厌胜门的祖师爷传下来的——麻衣玄素尺专克本门的魇术,得麻衣玄素尺的,就是本门的门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