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27章

我一下愣住了,是知道,玄素尺跟厌胜门肯定有关系,可怎么也想不到,意义竟然这么重大。

原来,在厌胜门参与四相局之前,这个东西一直是厌胜门的镇山之宝。

可后来四相局之后,厌胜门被天师府追杀,过程中,厌胜门最大的几个宝物也不见了。

这对厌胜门来说,简直是雪上加霜。

所以,厌胜门一直以为是天师府抢走了这四件东西,尤其是玄素尺——把门主的象征都抢走了,无异于把皇帝的御玺盗走,不光失去宝物,更重要的是,这是奇耻大辱。

这些年,厌胜门一直想把这几件东西给找回来,但是一直是无处下手。

传袭门主的象征,也只好从玄素尺变成了预知梦。

厌胜门已经几百年没见过这个东西了——要不是我一下就把老三给克制住,拿出来他们也不见得相信。

这东西的威力,已经说明这是真货,按着门规,他们自然要认主给跪。

江采萍说道:“相公,现在厌胜门群龙无首,可全要靠您来主持大局了,不然的话……”

我知道江采萍的意思。

我的身世还没查出来,厌胜门要是被天师府给灭了,我还上哪儿查去?

程星河也反应过来了,立刻说道:“卧槽,你这是天降巨富啊,还不把自己的家产给保护好了,更别说……”

更别说,这里还有能救他命的秘术。

更重要的是——天师府攻进来,在场的人,不管老弱病残,全要倒霉。

没别的选择了,我举起了玄素尺,大声说道:“挡住天师府,把你们的基业保护好!”

“是!”

这一声,齐刷刷,穿云裂石!

眼前所有厌胜门的人,没有一个有异心的——见到了玄素尺的力量,没人敢有异心!

大门轰然打开,人群穿流出去——哪怕之前老三约来的“合作方”,也全装成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一起帮着厌胜门御敌。

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老三已经不中用了,谁还会对他尽忠?

师父站起来,用非常恭谨的姿态,面对我后退,到了门口才转过身去,领着那些人去了西门。

高昂的声音响彻云霄:“新门主下令——挡住天师府!”

越过攒攒人头,我看向了江辰。

他盯着我手上的玄素尺,似乎咬了咬牙。

他跟老三一样,不甘心!

你不甘心,又能怎么样?

你以前从我这里抢走的——一样一样,我全要夺回来。

江辰跟我对视,笑容很勉强,像是多了几分忌惮。

以前,我一个穷小子,跟他的地位天差地别,但是不知不觉,我对他,越赶越近了。

眼角余光就看见,程星河也正在一边盯着我,眼神有点发愣。

见我转脸看他,他这才回过神来,喃喃的说道:“七星,你这个气势,只能用一个词形容。”

哑巴兰凑过来,眼睛亮晶晶的,抢着说道:“君临天下。”

苏寻没吭声,但表情有几分得意,分明就是“我就知道”的模样。

君临天下——我?

这时,有一些跟厌胜门合作的,也赶紧凑了过来:“拜见新门主——我们是南江马家。”

“我们是楚河夏家。”

“我们是陆川府罗家——愿意给新门主效力,取代天师府,重设四相局!”

这个感觉,莫名有些熟悉。

就好像——很久之前,我就被人这样的簇拥过。

这个感觉,恍若隔世。

就在我努力想找回那段记忆的时候,忽然有个人喊道:“三宗家……”

果然,老三之前被玄素尺狠狠的拍到了苦松木的梁柱上,应该是暂时背过了气,这才悠悠醒转。

可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厌胜门的天下,已经颠倒翻转。

大势已去,猝不及防。

有个人想把老三扶起来——他毕竟是货真价实的宗家。

可老三一把甩开了他,死死的盯着我,接着,像是下了什么决定,忽然沉下脸。

他的手微微一动。

对了——影魅!

程星河一下就紧张起来了,狗血红绳出手,就要把那影魅给抓住。

可意料之外,影魅再也没有出现。

老三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倒是身后的江采萍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一只雪白的手对着我就伸出来了:“相公,三宗家好像是在找这个。”

我们看见一个黑塑料袋似得东西,软绵绵的垂在了她手上。

不……那不是黑塑料袋,那个东西是个活物,一身毛!

程星河一眼就认出来了,眼睛顿时瞪大了:“影魅……”

谁也没见过影魅的真身。

我一下就想起来了——对了,之前,我身后是像出现了一道风声。

但是,被江采萍给挡住了。

就是这个东西?

程星河看向了我,满脸不可思议:“这可是,天阶都未必能打死的,在你的妾手上,跟他妈的毛绒玩具一样……”

江采萍一挑眉毛,绝美的脸上,露出了个恶作剧似得笑容:“手劲儿大了点,像是死了。”

死了……

轻飘飘一句话,把周围的人,全镇住了。

哪怕不声不响的老大,都凝滞了一下。

“身边随随便便一个小姑娘,就能单手捏死影魅……”

“这个新门主,到底是什么来历?”

“这种人的来历,哪怕告诉你,你确定,不会吓着你?”

老三的表情就更别提了——想也知道,抓住影魅,驯服影魅,他只怕要花上一辈子的心血。

而这个影魅,又曾经让多少人闻风丧胆。

可这个影魅,竟然被我身边一个小姑娘,随手捏死了……

老三像是再也忍不住了,对着我就扑过来了。

可没等靠近,他像是撞到了一面看不见的墙上,直接被拍出去了老远,歪头就是一口血。

哪怕老三被玄素尺打的元气大伤——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没有天阶的本事,他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拍开。

我忍不住回头看向了江采萍。

程星河和哑巴兰两张嘴也都张大了。

江采萍连忙说道:“妾知错——男主外,女主内,妾本该躲在相公身后的,贸然出手,不是妇德。前几次,妾都忍了,可这个三宗家,实在欺人太甚,妾实在受不了,才斗胆在相公面前多此一举,愿意受相公责罚!”

这么说——我前几次命悬一线,她是怕抢了我的风头,才没敢掺和?

我干笑了一下:“没……没事。”

眼角余光也看见了,江辰满眼的惊艳。

但是等江辰的视线落在了我身上,那个眼神就变了——他的不甘心,越来越重了。

就跟面对七星龙泉和潇湘一样——他不明白,自己喜欢的,为什么偏偏全是我的。

江辰好像有点变了——初次见面,我只觉得他喜怒不形于色,贵气逼人。

可现在,他在我面前,越来越沉不住气了。

人一旦失去了冷静,离着输就不远了。

程星河拉了我一下:“七星,你身边的女人,好像,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一个个都跟漠河冬天的气温一样,让人害怕。”

而剩下的一些门人,见到老三死不悔改,为了在我面前表功,连忙就把老三给捆起来了,放在一边,听候发落。

说起来,外面像是安静了不少,也不知道师父他们怎么样了,

刚一抬头,就有报信儿的喜气洋洋的过来了:“恭喜新门主——咱们已经旗开得胜,把天师府的全打退了!”

这话一出口,剩下的合作方也都跟吃了定心丸一样,纷纷过来祝贺:“新门主运筹帷幄,决胜负于千里之外,区区天师府,自然不是对手,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儿。”

“天佑厌胜门,天佑新门主!”

师父也领着人群进来了,对着我就跪下了:“幸亏新门主力挽狂澜,天师府已经被打退,不然的话,只怕咱们整个厌胜门,都将荡然无存,祖宗基业,毁于一旦——天佑新门主!”

哗啦啦一片,全跪在了我面前。

我连忙摆了摆手:“刚才,也是形势所迫,至于门主这个位置……”

我还没查清楚,那个前任门主,到底是不是王八蛋爹呢!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直不吭声的老大转过了轮椅,面对着我。

我一愣,他要干啥?

老大两只胳膊,撑住了轮椅的扶手,有人想扶着,可他摇头,靠着自己的力量,直接从轮椅上下来,却是啪的一声,干脆利落的跪在了我面前。

我头壳一炸——被岁数大的人跪,怕是要折寿,更何况,还没弄清,他是不是我长辈,真要是这样,折寿加倍!

还没等我拦着,老大俯首,大声说道:“不管新门主是不是我厌胜门的血脉——单凭着,新门主主持大局,把厌胜门从这场人祸之中救出来,您就是我们的门主,除了您之外,没人有这个资格!”

“我们都认新门主!”

“对,现在内乱初定,群龙无首,自然要您来主持大局。”师父也大声说道:“您若是推辞,救的了厌胜门一时,救不了厌胜门一世!还不如,刚才就让厌胜门覆灭。”

程星河他们都跟我疯狂点头:“七星,这是你应得的!”

而老四,竟然也咣当一声,从轮椅上扑了下来,大声说道:“新门主是谁,我都不认……”

这一声,周围的视线全落在他身上了,而他接着就说道:“我只认你一个!”

程星河吐了口气,拍着胸口:“你四叔鲸鱼投胎,怎么大喘气呢?差点没吓死我。”

而老四接着,就大声说道:“我老四的命,也是你救回来的——我是看不惯你,不过,以后刀山火海,你一句话,我老四还你这个人情!”

最后,还耿耿于怀:“最遗憾的,就是刚才,没能亲手教训老三这个王八蛋!”

厌胜门现在,确实需要一个人,来稳定人心。

而且,还有几件事儿,我必须得查清楚。

“那我就暂时先……”

“天佑新门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