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628章 你的身份

这大概,还是我这辈子第一次当领导——之前唯一当领导的经验,就是在棺材店打工的时候去哭丧,有几个外地中年妇女拜师学艺,认我为哭丧小分队的队长。

这个时候,我还想起来了,立刻走到了老三身边,一把攥住他:“你说,门主出事儿,到底是不是跟你有关系?”

门主到底是死是活?

如果,找到了门主,那我的身世,也就清楚了。

老三盯着我,忽然就笑了。

那个笑容——倏然就让我想起了那天,他拍着我肩膀。

这是老头儿之外,我得到的唯一一份儿亲情。

可那竟然还是假的……

老三开了口,答案不出人意料:“我不说。”

他在害怕——怕说出来之后,会有更糟糕的下场。

心里有鬼。

老大大怒:“老三,咱们整个厌胜门,都差点毁在了你手上,你不想着将功赎罪,还对新门主不敬……”

“我不认!”

没想到,老三声嘶力竭的就喊道:“他凭什么当新门主——我为了今天,费了多大的心血,可他,就因为玄素尺——他凭什么能拿到玄素尺?”

是啊,就靠着玄素尺,局面整个翻转。

师父一笑:“三宗家,这是命数——你是咱们这个行当的人,难道不明白,人不能和命争?”

老三喃喃的说道:“我就是不信,我就是不信……当初是老二,现在是这小子……”

谁主沉浮二十年,今朝一夕被人碾。

叫谁,谁也不甘心吧。

而老三一错眼看见了江辰,忽然大声说道:“江先生,江先生你再帮我一把——靠着你身后的人,你可以……”

身后的人?

我一直以为,江辰和老三,是彼此的靠山。

之前听兰老爷子说过,江辰离开马元秋之后,身后换了人,还以为说的就是老三,可怎么也没想到,江辰身后,还有其他人?

听着这个意思,只怕连老三都忌惮,会是谁呢?

可江辰眉头一挑,却大声打断了老三的话:“三宗家糊涂了。”

老三盯着江辰,像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江辰接着就云淡风轻的说道:“这件事情,闹了这么大的乱子,我也十分遗憾——原来,是被三宗家给骗了。”

又来了——我心里门儿清。

到了甩锅时间了。

果然,江辰诚挚的说道:“三宗家,枉我这么信得过你,特地赶过来帮你,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鼠目寸光,不顾大局的人。”

我和程星河对看了一眼——这江辰果然是个狠人。

完全是拿人当香蕉皮——没用就扔!

接着,江辰说道:“实不相瞒——也是三宗家前来找我,说怀疑厌胜门内有内应,危害了厌胜门,咱们是合作关系,我当然不会置之不理,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韩先生给争取过来,可没想到,还有这种内情。”

说着,他那一双幽深的丹凤眼,摄人的盯着老三:“三宗家,我错看你了。”

要是不知道的,准定以为他被人利用,有多无辜呢!

老三岁数不小,脑子也不傻,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盟友竟然在这个时候背叛了他。

错看——是他错看了江辰才对。

江辰确实有王者之气,天生就有让人臣服的能力。

可他也有王者特有的心狠——眼下这件事情,老三已经败露了。

如果他还要坚持跟老三站在一条船上,那他就是厌胜门的敌人。

他还想跟厌胜门合作,找真龙穴呢!当然不肯跟厌胜门撕破脸了。

看也看得出来,他跟老三结盟的时候有多真诚,才获取了老三的信任,可现在,他无情也比谁无情的都快。

师父喃喃的说道:“最是无情帝王心,一点错也没有。”

程星河听不下去了,低声说道:“妈的,这师父不是挺厉害吗?怎么也以为他是真龙转世?帝王心,我看他连帝王蟹也不如。”

我拉了他一把,意思是你懂个屁。这事儿别瞎说,会招灾。

老三脸色越来越难看了,可江辰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他没得选:“不,江先生,你不是这么说的,你之前说,扶持我做厌胜门的门主,还说,那个李北斗就是天师府的奸细,还说哪怕出了差错,只管找你,现在怎么——江先生,你自己说的话,不能不认啊!”

厌胜门是个什么纪律,他这次要是没人搭救,哪怕身为宗家也够呛。

可江辰冷了脸:“三宗家,这个时候了,你自顾不暇,就不要再拖我下水了——咱们不过是合作关系,我不好掺和你们兄弟间的事。”

你不掺和?你他妈的就差坐在灵位最上面了,现在还好意思说得出来这种屁话。

他真要是真龙转世,倒霉的人,可就太多了。

但不得不承认,他手硬心狠,绝对是个不容小觑的枭雄。

师父和大宗家也是人精之中的人精——哪怕这个时候,也不乐意跟江辰撕破脸。

毕竟还要靠着他找到真龙穴呢!

互相利用的同盟,是最稳固的同盟。

而江辰一双黑沉沉的丹凤眼,不经意的又扫到了我脸上。

表面上波澜不惊,可我看到了潜藏着的不甘心。

他还是怕我。

老三还想去求江辰,可我已经低头看向了老三:“三宗家,之前有件事情,我还请你做过见证,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

老三虽然没看我,但是他的脸色瞬间就灰了。

我跟他说过——那个真凶,敢对白藿香出手,我就让他作见证,我一定要让真凶十倍奉还。

现在,真凶找到了。

老三死死的盯着我,眼里终于有了恐惧:“你想……”

我对他笑。

老三立刻说道:“我没有伤到她——她还好端端的!”

我答道:“这得感谢江采萍,不是你。”

说着,我看向了白藿香:“你想怎么出气,随你。”

动我没关系,可我不能让我身边的人受委屈。

白藿香在一边盯着我,杏仁眼烨烨像是星辰,映出的全是我。

程星河摇头叹气,指着我就对哑巴兰说道:“你不是想脱单吗?跟你哥学,没几个妹子跑的了。”

哑巴兰连连点头,掏本记下。

而白藿香盯着老三,犹豫了一下:“可我怕,坏了你的功德,万一你降阶……”

我答道:“你只管说,值。”

白藿香猛地震了一下,眼神慢慢就直了。

但她接着回过神来,微微一笑:“已经够了——我得到的补偿,已经够了。”

啥玩意儿?可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老三却回过神来,生怕白藿香后悔一样,大声说道:“小姑娘,谢谢你,你这个人情,我记住了……”

白藿香却根本没看他,像是什么都没听见,还在强行压着嘴角的笑。

程星河接着咂嘴:“不娶何撩啊……”

我撩你大爷了,她是我朋友。

何况是因为我才受了委屈,给她讨回公道,是天经地义。

而师父看了看老三,忍不住问道:“门主,那现在怎么处置老三?”

给白藿香出完气,我自己倒是没什么想法,而且,如果他真的是我的长辈,那我对长辈出手,恐怕真有降阶的危险。

我现在,冒不起这个险——再升两次,就能上天阶了。

我就能见到潇湘了。

再说了,老三明明知道前任门主的事情,怎么也得让他把秘密说出来。

我接着说道:“那把老三关到黑房子里——什么时候想通了,把前任门主的事情说出来,什么时候再让他见太阳光。”

师父和老大他们全没有意见:“门主仁厚!”

还有……提起黑房子,我还想起来了,黑房子里关着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归宗大典终于是结束了,厌胜门开了很大的宴席,招待那些合作方,还有江辰。

这货好端端的坐在上座上。

我也想把他碾了,可现在,厌胜门元气大伤,还不是跟他计较的时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伤害潇湘的代价,也要让他十倍奉还。

而且,老三口中,他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没查清楚,没法贸然下手。

这时,我忽然想起来,黑房子里面那个认识我的人了,眼看着老三被带走,我也找了个借口离席,叫上了唐义,跟着上黑房子那去了。

一出了大殿,整个厌胜门几乎满目疮痍。

不过,每个人见了我,都很高兴,脸上也全洋溢着希望,分明是个百废待兴的样子。

我忽然觉得——也许厌胜门的人,也只不过勤勤恳恳学自己的艺,过自己的日子——他们真的跟传说之中一样阴狠无情吗?

现在暂时还没看出来。

真相,还得靠自己的眼睛来发现。

前往黑房子的路上,唐义一边领路一边说:“门主真是英明神武,有您主事儿,这真是天佑厌胜门……”

其他人离着我们不近,听不到我们说话。

我就悠然看着唐义:“行了,事到如今,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跟我说?”

唐义舌绽莲花戛然而止,回头看向了我,笑容有些不自然:“门主,什么意思?”

我笑了笑:“比如……你的身份?”

唐义的笑容,一下就凝固在了嘴角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