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29章 伪装高手

但马上,唐义努力又让嘴角翘了起来:“门主这话问的,我当然是门主的跟班儿啊!忠肝义胆!张龙赵虎什么样,我什么样!”

我一笑,说道:“行了,你也别装了,那个字条,是你扔进来的吧?上面说的,小心身边的人——是说老三?”

进了厌胜门之后,老三是害我的人,而那个帮我的人,应该就是唐义。

唐义整个人都僵住了。

但他还是垂死挣扎:“门主到底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啊?开玩笑?我是不是得笑一下啊?啊哈哈哈……”

我盯着前面的黑房子:“行了,我不是跟你兴师问罪的,相反,我是想谢谢你。上次在黑房子里,我可差点就让老四给报销了,多亏你了。”

唐义的瞳孔猛地缩了一下。

但他连忙说道:“谢我?门主八成,是找错人了吧?我是真听不明白,我也担当不起一个谢字,说来惭愧,咱们第一次见面,分明是我在四宗家身后出主意,让四宗家把你从楼上推下来……”

我答道:“我知道……你不是撺掇老四害我,而是想救我的命。”

老四那个人,做事情冲动,从来不想后果——那天他已经说了,看看三天之内,我和他谁先死,八成是怀疑我是内奸,要弄死我。

而那个时候,老四要是背后一出手,我算是必死无疑,唐义要是劝,肯定自己也会跟着倒霉。

除非——唐义在后面出主意,说听说吃了蛟珠的人摔不死,建议老四不如试试取乐。

老四刚愎自用,又不拿我当回事,有好玩儿的事儿,当然愿意试试。

而我确实也吃了蛟珠,摔不死——而这一下惊动了我,我就有防备了。

这样,我才躲过了老四的偷袭,反而吸走了老四的气。

唐义整个人颤了一下,看着我的眼神,简直慌了——就好像哑巴兰说的一样,在我面前,好像没穿衣服似得,全让人给看光了。

我接着说道:“你说,老三的事情我看得出来,你的事情,难道看不出来?”

唐义停下了脚步,左右看了看——他终于慌了。

他想跑。

而我一只手摁在了他肩膀上:“你也看见江采萍的能力了,你跑也跑不了,也不用怕。”

唐义攥紧了拳头,对我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我就是随口一说而已……”

是啊,试蛟珠的事,还可以说是碰巧撞上,可有件事儿,算是实锤。

我答道:“这件事儿,你不认也没什么——不过,那天从黑屋子里逃回来,我记得你穿了睡衣睡帽?”

唐义点了点头:“我,我不是刚从床上起来吗?”

我一只手拉了拉他的衣领:“刚从床上起来,可为什么,你睡衣里面,有外衣?”

唐义跟让雷劈了一样,瞬间就不动了。

没人会把睡衣穿在外衣外面——除非,是这个人时间仓促,才会急匆匆把睡衣套在外面,装成刚从床上下来的样子。

那天,我刚从黑房子回到了住的地方,唐义后脚就来了。

他来的这么匆忙,一方面,是想着看看我是不是完完整整的回来了,一方面,是想来帮我作证,还有一方面,是给自己,也找到一个不在场证明。

我接着说道:“我跟秀女打听了——你在黑房子那当过差,所以才对黑房子里面的结构,那么熟悉吧?”

知道黑房子有后门的,不多。

更不可能是外人,只可能是厌胜门里自己的人。

唐义应该是一早就知道,老三要害我,所以才跑到了我住的地方,给我放了纸条,说有人要害我,让我赶紧走。

当时我跟唐义还没见过面,当然不知道他要帮我,哪怕他跑来跟我说,素不相识,不也是惹人怀疑吗?

这是唯一的法子。

后来,他又在老四身后出主意,救了我一命。

再后来,在黑房子里,老四摁住我的时候,在老四身后转移老四注意力的,也是他。

而那天老三偷袭老四和白藿香,他应该也察觉到了。

所以,跑到我那去,表面问我老四有事儿没事儿,其实是想着提醒我注意。

而老三偷袭失败逃走的时候,他也不是碰巧出现在仓库。

我瞅着他:“你是怕我跟老三撞上,吃了老三的亏,才在仓库那拦着我的吧?”

唐义不由自主舔了一下干了的嘴唇,还勉强想笑:“那,那这些事儿要真是我做的,我可以说是对门主忠肝义胆了——这是大好的前途啊,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不认呢,门主想多了,那个帮助门主的人,真的不是我……”

我答道:“你不认,是因为你不敢认。”

唐义再一次愣住了:“门主的意思是……”

我拍了拍他胸口,道:“你就是天师府的内应。”

提前报告给天师府,让厌胜门在偷袭望月亭的时候,被天师府围攻,是因为他提前通风报信。

乌鸡被抓,天师府只能改变计划,提前一天偷袭,也是他在内里开的门。

所以,他不敢认。

唐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看着唐义:“你是个聪明人。”

有这种头脑,简直称得上前途无限。

唐义缓缓抬头,盯着我,认真的说道:“不……在门主面前,这只是雕虫小技,贻笑大方,哪儿敢称得上聪明?”

他知道,抵赖已经没用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也知道,你是在厌胜门长大的,又是师父的徒弟,按理说,根正苗红,怀疑谁,都怀疑不到你头上,可这是唯一的解释了。”

我在厌胜门算是举目无亲,连个认识的人都没有,他为什么要帮我?

只有一个原因。

他是天师府的人,而既然是天师府的人,没有不知道我身份的——有传言,说我是李茂昌的儿子。

所以,他才会当我是自己人,尽心尽力的保护我。

唐义彻底说不出话来:“真不愧是门主——明察秋毫,简直神了!”

我的饭碗,不就是看人看地吗?

看得出来,唐义这一句,已经不再是吹彩虹屁,而是发自真心的。

“是啊,门主是个什么脑子——栽在门主这里,我认了。”唐义盯着我:“我自认为藏的还算可以,想不到,在门主这里,只是一个笑柄。”

笑柄可谈不上。

我接着就问他:“说起来,既然你是厌胜门长大的,到底为什么投奔天师府了?”

一般来说,唐义这种人,背弃了生养自己的地方,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女人,而是父母。

果然,唐义抬起头,眼神终于坦荡了下来:“因为我爹。”

原来,唐义跟我一样,也是个没爹的孩子。

他妈是厌胜门的人,当年机缘巧合,在买卖上认识了天师府的青年才俊。

当时他们两个,都不知道彼此的身份,不打不相识,相识就相倾。

就这样,有了唐义。

但是好景不长,双方的身份还是被揭破了。

天师府和厌胜门,那是正邪不两立。

唐义父母当时的选择,要么背弃自己的家,要么背弃自己的另一半。

手心手背都是肉,这个抉择,谁都不好下。

后来,唐义他妈一咬牙,带着唐义,回到了厌胜门。

唐义长大之后,也羡慕有爹的人——基本上,我和程星河什么样,他就什么样。

而现在,四相局破了,厌胜门重新出山,机缘巧合,唐义抓住了他爹。

但是他不认识他爹,只觉得这个人说不出为什么,竟然很眼熟。

他爹也是个高阶天师,为什么被唐义抓住,也是因为不知为何,对这个孩子就是下不去手。

唐义脑子很活,疑心这是自己家亲戚,跟他妈一问,他妈见到了照片,当时就哭出来了。

这才真相大白。

他爹流着眼泪,说找了他们母子二十几年。

说无论如何,也不想妻离子散。

谁不想要个完整的家呢?

唐义他亲爹,就跟唐义保证——只要这次唐义能帮着天师府,把厌胜门给攻克了,那一家人,就能从此团聚,再也不用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