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3:12:24

最新章节: 眼前发黑又发红,眼前重重全是幻影,相柳的头真假掺杂,疯狂的冲着我张大了嘴。已经到了这里了,绝不可能就这么倒下。可惜就可惜在,还不知道江仲离在哪里,没法露出自己的气息,否则江仲离可能就保不住了。可不靠气息,怎么赢?耳朵里嗡嗡作响,附近的声音也越来越嘈杂。除了那些僵在了原地的守卫之外,应该是又来了许多

第632章 圣女济世

我看向了师父,师父立刻拉住我,让我去门主专用的厅堂里,去看一副画。

那个内堂香火缭绕,香案上摆着瓜果清香,供养着一幅画像。

那个画像不知道多少年了,显然是个陈年旧物。

不过,画工精致,栩栩如生。叫古玩店老板来说,妥妥是个传世妙丹青。

画面上是一个仙风道骨的男人,手里拿着的,正是麻衣玄素尺。

这就是那个祖师爷?

而祖师爷身后,跟着一个侍女。

那个侍女低眉顺目,容貌绝美,细细一看,那个神态容貌,跟江采萍一模一样!

我顿时就愣住了——江采萍,是那个祖师爷身边的人?

不,从那个画像之中也看出来了,江采萍身边有异样的光环,这就代表,画画的时候,江采萍就已经不是人了。

她是鬼仙,精通魇术,绝对不是偶然——她是那个祖师爷亲自养出来的!

那就对了。

我一直觉得奇怪——哪怕古代人讲究男女有别,她的骨灰坛被我给抱了,算是跟我有“肌肤之亲”。可她主动提出给我做妾,还是有些奇怪——这就是跟“自荐枕席”一个意思,在古代人里面,恐怕也不多见。

哪怕有,说出去也不好听。

而江采萍一口一个“妇德”,逻辑上也说不通。

现在看来——当初她是怎么跟上我的?

是因为,我用出了麻衣玄素尺,她才突然出现的。

她毛遂自荐要留在我身边,完全是因为,我是麻衣玄素尺的主人——也就是厌胜门的门主!

江采萍知道了我的想法,头一低,这才说道:“实不相瞒,妾确实是因为您有玄素尺,才来认主的,妾跟玄素尺一样,皆为门主之物,可是后来,妾是真的……”

她一脸娇羞,不肯说下去了。

师父早看出来了,立刻说道:“自古美人爱英雄,全然是因为江圣女眼光好。”

我一愣:“她是圣女?”

师父立马指着那副画:“门主没看清?”

刚才光看画面内容了,这一瞅旁边,还有清隽的蝇头小楷:“祖师爷携圣女济世图。”

而画的下方,是一些跪拜的善男信女。

那些善男信女,全是衣着褴褛,短打装扮——说明都是一些底层的劳动人民。

而画所展示的意思,是这位祖师爷带着那位“圣女”,一手拿玄素尺,一手带着图纸,帮助这些穷人,传授生存技巧。

分明是劳动人民的美好祝愿啊。

我一下就对祖师爷产生了改观——不是说他害人利己吗?

这怎么看上去,反倒是救世济贫?

帮助穷人的,总不像是坏人。

我看向了江采萍:“既然你一直跟着祖师爷,那四相局破局之后的事情,你现在能说了吧?”

江采萍叹了口气,这才说道:“当初,妾只知道,祖师爷在修建完四相局之后,忽然有一天皱了眉头,说四相局有变动,恐怕对厌胜门不利。”

“接着,就告诉妾,这个劫难来的凶险,只怕厌胜门的人难逃一劫,妾愿意跟祖师爷共进退,可祖师爷说,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等着妾去做。接着,祖师爷就把妾放在了白虎局的夹骨层里,让妾在那里等人。”

“等人?”师父也来了兴趣:“等什么人?”

我隐隐约约,就猜出来了。

果然,江采萍目光灼灼的看向了我:“等一个,破局人。至于怎么辨认那位破局人——他的身上,带着祖师爷传下来的,麻衣玄素尺。”

我头皮一下就炸了——难不成,这些事情,都在那位祖师爷的预测之中?

几百年前的人,怎么预知到了今天的?

江采萍接着说道:“祖师爷说,那人一旦出现,就是妾的主人,叫妾只管委身于其人,那是祖师爷给妾留的……”

她一低头,表情更娇羞了:“祖师爷一向怜妾不曾许人,说来着,便是妾可托付终身之人。”

难怪呢,这对她来说,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以她直接就认我做相公了。

不过,那个祖师爷不光会预测未来,还会做媒人?

我接着就说到:“不光这个,还有其他的话的吧?”

江采萍一愣,这才说道:“果然,什么都瞒不过相公……”

江采萍是被那个祖师爷养出来的,当然不肯在厌胜门危难之际,离开祖师爷,去等什么几百年之后的良人,坚决不肯走。

而祖师爷就告诉江采萍——我不是不要你,而是要你做一件要紧事儿。

那个时候,厌胜门会出现一个浩劫,只有你等到的那个破局人,能帮未来的厌胜门,躲过一劫。

等到他,帮他,就是你的使命。

原来在这里等着我呢!

玄素尺落在我手上,江采萍跟着我,全是因为——今天厌胜门会面临灭门之灾,而我,能把厌胜门,从这个灭门之灾之中,挽救过来。

这就不仅仅是叹服于祖师爷的神机妙算了——这简直让人瘆得慌。

宿命?

不,好像四相局是一个巨大的棋盘,而我,是冥冥之中,设在几百年之后的一个棋子。

而我这个棋子,还真的稳稳当当的,落在了该落的地方。

师父听了,立刻对着那幅祖师爷的图就跪下来了:“祖师爷神机妙算——几百年之后的事情,都计算出来了,这样护佑子孙,天佑厌胜门!”

四相局,到底是出了什么纰漏了?

这么大的工程,这么多高手的心血,按理说,不该有纰漏的,而四相局之后,景朝覆灭,四大家族倒霉,厌胜门跟天师府彼此争斗,所有跟四相局有关的,全没有好果子吃——这里面,肯定涉及一个天大的阴谋。

四相局的破局,还有我作为破局人的身份,肯定也跟这个阴谋有关。

而四大家族……

这个时候,身后一阵动静,老大和老四也来了——俩兄弟,俩轮椅。

他们见了我,也要行礼。

我冷不丁想起来了,本来就是为了我的身世,和程星河的仇家来厌胜门的,我立马就问他们,有没有听说,哪一个宗家,跟柳桥程家有关系?

那个仇人,不就是来自预知梦家族吗?

他们虽然不会做预知梦,可就是预知梦家族的最后几个成员了。

可老四一听这个,顿时就皱起了眉头:“柳桥程家?没听说过,那是干什么的?”

老大没表情,答道:“咱们厌胜门跟那个什么柳桥程家,根本就没接触过,何来关系?”

老四脾气急躁,这种人最不爱说谎。

而老大行动不便,这些年都没出过厌胜门,也不会说谎。

我心里一沉——害了程星河老爹的,不是这俩人,难不成,还真跟那个消失的门主有关?

不对,还有老三呢。

可老三那个模样,显然也问不出什么来。

这个时候,师父就试探着问道:“既然门主已经继任,那自然就要担负起门主的职责了,而要担负门主的职责,那有件事情,就要赶早不赶晚了。”

“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