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33章 兵不厌诈

师父嘿嘿一笑,透过宽大的窗户,指向了外面最高的建筑:“那就是,学会宗家的所有秘术,这样,才好带着咱们厌胜门,跟天师府报仇!”

秘术……我顿时就精神了起来,对了,学会了秘术,就可以用移花接木的法子,把程星河的二郎眼治好了。

只要能治好程星河的二郎眼,那玄武局不破,他也死不了。

更何况,我以后还要保护潇湘,艺多不压身,能学的东西,当然是越多越好了。

这事儿我当然也愿意。

师父连忙就吩咐下去,说他今天开始,会来教我秘术,门里的事情,就交给大宗家,江采萍他们来管理,让我这几年,只管安心学习,到时候,把天师府打一个落花流水。

我一听就听出不对劲儿来了:“这几年?学习秘术需要这么长时间?”

师父还没说话,老四先说道:“这是当然了——秘术哪儿有那么好学?老三学了十年,老大学了七年,哪怕是我二哥这种天才,都学了整整四年,你以为学咱们厌胜门的秘术,跟学蒸馒头一样,说会就会了?”

卧槽,我连忙就问:“那如果,我先学移花接木呢?”

师父一愣,摆手答道:“万事皆需打基础,秘术更是要循序渐进,移花接木是比较艰深的秘术,哪怕门主您天资聪颖,也没有先盖二楼的道理啊!”

我倒是不着急,可程星河等不了啊!

离着他的生日,可是越来越近了。

我立马就说道:“既然如此,我有件事儿,想请大宗家帮个忙!”

老四现在是虚了,老大还没啥问题,能用移花接木把程星河的二郎眼给移走保命。

可谁知道,等程星河来了,老大一摸他的手,脸色却变了:“这个孩子的二郎眼,不是一般的东西,需要九层的移花接木,我不够。”

老四只有五层,就更别提了。

更别说我了,等我学会移花接木,他坟头草都两丈高了,还不如去破玄武局呢!

宗家就这么几个人了,我连忙就问:“那老三几层?”

师父摇头:“老三——也只有六层。”

宗家就剩下这几个人了,他们的移花接木全不够,那要救程星河,还是没戏!

一股巨大的失望笼罩在了我心上,程星河倒是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行了,七星,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万般皆是命,万点不由人——都说从小妈死早,长大命不好,我认了。”

可我看得出来,他笑的很勉强。

谁不想活着?更何况——从小生命就在倒计时上的他了。

老大叹了口气:“九层的移花接木,除非……哎。”

我听出来了:“还有人,会九层的移花接木?”

老大跟老四对望了一眼,俩人表情都很微妙,异口同声:“只有老二了。”

我心里一提,对了,那个消失的门主!

有可能……是我王八蛋爹的人!

程星河的眼神,顿时也变了。

那个人,也可能,就是他的杀父仇人。

可那个消失的门主,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上哪儿找去?

江采萍也低声说道:“是啊,相公,厌胜门找了二十多年都没找到,搞得鸡飞狗跳,咱们几个月的时间,就能找到?”

程星河一双清澈的眼睛,也盯着我。

我答道:“四相局不也是几百年没人破的了,可却被我们给破了吗?”

程星河的眼神一下就变了,有希望,有惊喜,可也有愧疚,一只手按在我肩膀上:“可是,七星,你为了我……”

我说谁说是为了你了——也为了我自己。

要是能找到那个消失的门主,也就能找到我的身世了。

再说了,我一向胆子大——不撞南墙,谁知道是南墙硬,还是我硬?

哑巴兰也跟着热血澎湃:“哥你一句话,别说南墙,金刚石的墙我也敢顶!”

又不是去斗牛,顶个毛。

白藿香有些担心,忍不住问道:“从哪儿去找?”

我答道,我心里有数了——有个人,肯定有那个前任门主的线索。

老三。

程星河皱起眉头:“不过,照着老三的意思,那个门主已经不是死了吗?”

不对。

老二要是真的死在了老三面前,那老三应该会在老二临死前,把老二的预知梦转到自己身上来。

可他没这么做,里面肯定有内情。

老四听了,也跟着皱眉头:“可就老三那个脾气——铁板一块,他要是咬死了不松口,你们未必能问出来。”

没事儿,山人自有妙计。

我就问他们,前任门主有没有特别爱惜,一直带在身边的东西?

老大和老四对望了一眼,告诉我,原来有一个长长的烟杆子,是他们的父亲留下的遗物,老三一直带在身边。

那就行了。

我就带着程星河他们进了黑房子,临进门的时候,问清楚了老三住的位置,在附近远远近近,放了不少鞭炮。

哑巴兰有点没闹明白:“哥,放炮干什么?”

我答道,你一会儿就知道了。

接着,进了黑房子,就让在里面看守的人传下去两句话,要高高兴兴的说:“天佑厌胜门,还真回来了。”

“是啊,好事接二连三,上天眷顾。”

值班的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但还是照实在走廊里传了下去。

哑巴兰他们更莫名其妙了。

进去一看,老三到底是个宗家,虽然差点把厌胜门给灭了,可这里的人也不敢对他太过分,屋子的条件比其他的好很多。

透过窗户,看得见,老三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跟个植物人一样。

我对着门口喊了几声,老三一声不言语。

于是我接着就说道:“哎,咱厌胜门发生了天大的好事儿,本来想跟三叔您说一说的,没想到,三叔您一点兴趣也没有,那就算了。”

我放鞭炮,找人传话,就是为了这个——让老三好奇。

果然,老三这才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我:“说。”

我抱着胳膊就答道:“称得上好事儿的,还能是什么——前任门主,您的二哥,我爹,终于回来了,现在,就在堂上坐着呢!”

果然,老三整个激灵了一下:“你放屁!”

我答道:“你要是不信就算了,现在前任门主回来,大家欢天喜地,也就我惦记着你,过来报信儿,没想到三叔还不相信,那就算了——过一会儿,门主亲自过来看望三叔,还说,要问问三叔,当时为什么要见死不救呢!”

老三浑身颤的更厉害了。

我转身要走,可老三一下扑到了门口:“那是假的,你们这群傻子——前任门主已经死了,现在回来的,肯定是假的!”

我摆了摆手:“假不了——他手里的烟杆子就是铁证,不说了,我也要把麻衣玄素尺物归原主,还给门主了。”

老三再也忍不住了,立刻大吼道:“你回来!”

我回过头:“还有什么事儿?”

老三试探着问道:“那个烟杆子上,有没有锈迹?”

我眼珠子一转:“没有,干干净净的,怎么了?看你这话问的,我爹是个什么人物,能用生锈的烟杆子吗?”

老三抓在门框上的手,顿时青筋毕露:“要是没有锈,那肯定是假的——那个烟杆子,是松花琅铁打出来的,绝对见不了水,一落进了水里,肯定有绿色的锈迹,才被称为松花琅,当初老二掉进了水里,哪怕他上来了,烟杆子也必定带着松花绿,若是干净,必然是假的……”

说着,老三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大声说道:“一定是老大——一定是老大见了你的玄素尺,想夺权,才找了这样的傀儡,冒充老二,你千万不要把玄素尺交给外人!”

哑巴兰还没听出什么来,程星河脑子快,已经用钦佩的眼神看着我了——第一个线索,老三已经说出来了,当初,老二掉进了水里。

老三不知道自己说漏嘴,还继续说道:“更何况,老二不可能从那个水域里爬出来!”

我接着说道:“你看不起谁呢?门主通天的本事,难道是旱鸭子?”

“老二会水,也没法从那个水里出来!”老三大声说道:“那片水是我亲自找到地方,下面是数不清的邪祟,附近的人都跟那个地方叫妒妇津,那些东西,跟妒妇拉丈夫一样,绝对不会松手,老二水性一般,绝对上不来!”

这么说,当初那个门主,是在一个叫“妒妇津”的地方遇害的。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有可能是因为尸体沉底,浮不上来?

我答道:“你也没亲眼看见我爹咽气呀,没准我爹英明神武呢?”

老三接着就说道:“那也不可能,当时有行里的人要杀老二,那几天,他们一直在附近找老二,那些人数目不少,个个都是硬手,哪怕老二上来,也难逃一劫!”

我明白什么意思了——当时前任门主出门,遇上了危险。

老三正好找到了门主。

而老三明知道那个“妒妇津”有危险,却假意劝说,让门主躲在水里逃难。

门主下水,他就溜了,所以,他没能把门主身上的预知梦,用移花接木给拿回来。

当时我就猜出来了,他没拿预知梦,只可能是因为门主死的时候他不在跟前——要么是落水,要么是火灾,要么是落断崖,还真让我猜出来了。

不过,门主是何等人物,谁要杀他,谁能杀他?

我接着就问老三:“胡说八道,什么阿猫阿狗,也能害门主,你就大姑娘打辫子——慢慢编吧!”

老三大声说道:“我没有编——那些人都是天阶,八成就是天师府的高层,他再厉害,双拳难敌四手,打不过!”

天阶——摸龙奶奶,老黄他们那十二天阶?

“哪怕是十二天阶。”我接着说道:“为什么要杀门主?门主总不会傻到,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四处乱说吧?”

程星河着急,立刻前来辅助:“别听他胡说八道了,他就是没坐上门主的位置,心里难受,也看不得别人好,什么假冒,亏他说得出来。”

老三立刻大声说道:“那是因为——老二找到了玄武局的位置,想破局,才被发现的!”

卧槽,我一颗心顿时就提起来了——门主找到了密卷上都找不到的玄武局?

那找到了门主遇害的地方,那应该就在玄武局附近!

这样的话,哪怕找不到门主,也能找到玄武局的踪迹,程星河就有救了。

程星河顿时也激动了起来。

可这个时候,老三忽然就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不对,难道,没有人冒充老二回来,是你们骗我,要从我嘴里套到关于老二的消息……”

你现在知道,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