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634章 小文曲星

难怪他不说,老二果然是他害死的。

老三其实自诩是个聪明人,可惜啊,聪明反被聪明误——他们不知道,自己也会有上当受骗的一天。

妒妇津——无论如何,得上那附近看看去。

那个门主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万一能找到他的线索呢?

对我的身世,和程星河的命,都算是有个交代。

师父他们一听我要出去,都担心了起来,生怕天师府的人知道了我的事情,对我不利。

我摆了摆手说放心吧——别人可能坑我,但是天师府的人不会。

就因为那个我是李茂昌私生子的谣言。

他们只怕跟唐义一样,哪怕知道我再厌胜门,也以为我是天师府的内应呢!

老大也有点犹豫:“那门里的事情……”

我答道:“我不在的时候,大宗家,四宗家,师父,都处理的井井有条的,这一趟出去,交给你们,我因为放心,何况……”

我看向了江采萍:“为了防止天师府乘胜追击,我让江采萍留在家里。”

她的战斗力,可不是一般的强,有她坐镇,那我在外面也放心了。

江采萍一听皱起了眉头:“可是,妾若是不在相公身边,那相公……”

我摆了摆手,男子汉大丈夫,怎么也得亲自历练,不能在她身后躲一辈子吧?

更何况,要是我整天仰仗别人,自己不做功德,那我这辈子都上不去天阶,也就这辈子见不到潇湘了。

师父他们一听我去意已决,而且也是为了正事儿——寻找前任门主,也只得答应了。

老四本来想跟去,可他那个身体,站都站不稳,只好拧巴的说道:“那……你别也死在外面。”

老大气的当时就瞪了老四一眼:“不会说话,你就少说点。”

也算是个祝福吧。我也不想死。

而临走的时候,师父神神秘秘的给了我一个小册子——原来那是一些厌胜密术的要诀。

修炼厌胜密术,需要的时间那么长,也只能是尽早开始了。

刚一转身,就听见有人在身后喊道:“祖师爷木盒,祖师爷木盒……”

我冷不丁就想起来了,这不是我在一个预知梦里听到的吗?

“差点就来不及了……”

原来是师父忘了木盒里面的几样东西,又赶紧给我送来了。

一尺一图,一草一木。

已经到手三个了,就还差最后一个“木”。

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告别了他们,哑巴兰就问我:“哥,妒妇津在什么地方?”

程星河咳嗽了一声:“别说,别的地方我不认识,可这地方我知道——我们老家,就有这么个地方。”

柳桥?

刚才没留心,对了,程星河他爹,就是在这里被一个宗家害的。

难道,真是那个门主干的?

别说,柳桥那地方算是个商业中心,倒是有挺多有钱人的。地方也繁华,我们都没去过。

不过,到了地方一看,妒妇津也不小,三面的水流在这里交汇,在这里找二十多年前一个人,那还不跟大海捞针一样。

程星河就告诉我们,别看现在柳桥挺大,那也是近些年发展起来的,二十多年,这附近就是一个小村庄,来个外人都扎眼那种,找到个老人打听一下,就能打听出来。

当然了,他们柳桥程家因为二郎眼,所以人丁凋敝,找他们老人是找不到,他就领着我们,到了一个石桥附近。

那个石桥,就是柳桥,据说有几百年历史了,地方很清幽,一派江南古镇的风光。

一脉绿水从西向东淌过去,两侧的人家白墙黑瓦,岸边夹杂着各色繁茂的花木,尤其几棵柳树矗立在石桥附近,垂下千万条柔顺枝条,一如晨妆淑女,到了春夏,一定赏心悦目。

这地方也是因此得名,才叫柳桥。

现在这地方算是一个比较小众的景点,时不时也有游人过来打卡拍照。

程星河带着我们到了桥头一个小卖部——那个小卖部是真的小。

就在围墙上开了一个窗户,天气冷,里面飘散出了一团一团雾沼沼的白气,而白气扩散,还带着甜香。

门口挂着一个手写的牌匾:“豆花赵”。

程星河过去,用本地话喊了一嗓子:“老汉,伸头伸头,饮豆花咯!”

里面真的伸出了一个光头,见了程星河先是一愣,接着大喜:“你个歪脑壳莫得死咯?”(你这小崽子还没死呢)

原来程星河祖祖辈辈都在这里吃豆花,他爹活着的时候也是从小吃到大,这个豆花赵,算是程星河没有血缘关系的爷爷。

豆花赵见了我们,也高兴:“歪脑壳还寻得朋友,出息了噎。”

原来,豆花赵家也是祖祖辈辈在柳桥卖豆花的,据说早年遇上过邪事儿,一家人差点死了,还是程家某个年轻祖宗用二郎眼看出来,他们家墙里被前任房主镶嵌了一个女尸。

自此之后,豆花赵家就跟程家有了交情——但凡是这一房程家人,世世代代上这里吃豆花,不要钱。

豆花赵就催着程星河,什么时候要小娃娃,不然他的豆花都没人来喝了。

程星河笑的有点尴尬,说不着急。

豆花赵不觉得,还絮絮叨叨的说,当年程星河他爹模样多么好,也说不着急哩,怕耽误人家姑娘。

可程星河他妈非要嫁给他爹,他爹一开始不愿意,他妈整天就在柳桥桥头等着,下雨刮风不间断。

有天程星河他爹见她又来淋雨,没法子,来送伞,俩人不知道为啥就抱在了一起,后来才有了程星河。

豆花刘讲起了这些陈年往事,跟说书似得,还是言情方向的,白藿香很爱听,一脸向往。

脱发比脱单容易的哑巴兰也一样,说你爹桃花运比你强多了。

程星河说你懂个屁,我比我爹意志坚定。

接着程星河就转移了话题,问豆花刘,二十多年前,有没有在附近见过什么陌生人——尤其是妒妇津这一块?

说着还指着我:“有可能模样跟他差不多。”

豆花刘端详了端详我,皱起眉头摇摇头:“不记得噎,这种事儿,莫不如问小文曲星咯!”

小文曲星?

原来,被称为小文曲星的那个人,是妒妇津附近的渔民,每天都稳稳坐在妒妇津,这个人脑子聪明,过目不忘,据说当年见过一个劫匪路过,在茶汤摊子要面条,他钓着鱼,扫了一眼就认出来了,跟城门口贴着的一模一样,立马报官。

那劫匪被抓住,他那面条还没上来呢。

自此以后,他就得到了这么个外号,是夸他脑子好。

他也得意,只认这一个名字,你喊他本名范健康,他不搭理你。

程星河一听还有这么个人肉监控,顿时就高兴了起来,非要去拜访拜访,跟他打听一下。

可豆花赵摆了摆手:“不行了,他现在已经不在了。”

哑巴兰也急了:“死了?”

豆花赵呸了一声:“啷个会死噎?是因为人家不在这里打鱼了——人家成了大老板咯!”

原来小文曲星赶上了好时候,抓住时代机遇,也不知道怎么倒腾的,竟然成了一个挺出名的豪富,人们都说这种机灵人发财也是该着。

而他现在成了豪富,开始做慈善事业,经常给穷人病人学生什么的做捐助,老从地方电视台上看见,有哭哭啼啼的孩子说幸亏他才能念上书,治好病,哪怕豆花赵的邻居,当时得了肠癌没钱看,也是小文曲星帮得上筹款。

现在人家都跟他叫小文曲星大善人,恨不得上他们家烧香,把他供起来。

程星河说那就更简单了,明天咱们就去拜访拜访这个善人。

豆花赵摇摇头:“说来也可惜,你说他帮了多少穷人啊!可惜这好人没好报,出事儿了——听说,还是个邪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