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63章 有爹真好

婆婆神没反应过来,猪尿泡就进了她肚子。

可这一下是囫囵的,非得等猪尿泡破了才能管用。

我回头就让张曼和刘哥快跑。

张曼这才反应过来,夺门而出,像是怕婆婆神追出来,还把门给带上了,刘哥也要跑,但以此同时,刘哥的孩子和老婆也从屋里出来了:“爸爸……”

婆婆神见了那俩人,跟见了仇人一样,呼的一下就把我拍开,我赶紧抽出七星龙泉去挡,可那一下跟砍在了什么硬物上一样,倒是把七星龙泉给弹回来了,还把我自己带了一个趔趄。

这时,婆婆神一把揪住那小孩儿,就要放在自己嘴里。

我心里一提,这下坏了……

可就在这一瞬,刘哥在刘姐的尖叫声之中蹿了出来,一把拽过了孩子,婆婆神张大嘴就把刘哥吞了下去,我看见刘哥用最后的机会,把那小孩儿从婆婆神嘴里扔出来了。

他自己的手,消失在了婆婆神的嘴里。

程星河跌跌撞撞就跑出来:“完了,化形了……”

我眼瞅着,婆婆神的雕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柜橱里掉了出来,那木头上飞快的长出了头发,皮肤,指甲,越来越大……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婆婆神忽然想起了我,张开了大嘴就要咬我,我往后一缩,躲了过去,婆婆神盛怒之下,一爪子就把我攥住了。

太快了……根本躲不开!

那一下特别紧,我顿时觉得肋骨插进了肺里,嗓子眼腥甜腥甜的,嘴角也淌了血沫子,眼瞅着婆婆神要咬下来,忽然一道红线不知道从哪儿伸了出来,勒在了婆婆神的脖子上。

婆婆神不受控制的倒仰,我看到程星河正站在婆婆神身后,死命的往后拉绳子。

婆婆神一把丢开我,就对着程星河张嘴,程星河凛然盯着婆婆神,手里不放松,也没有要退的意思,我的心一下就提起来了,你个傻逼不是跑的挺快吗?跑啊!

红线“嘣”的一下断了,婆婆神一把攥住了程星河。

他眼睛里光芒闪烁,有沉静,有张狂,甚至有点邪魅,这让他整个人几乎带了妖气,那一双眼睛里,唯独没恐惧。

我顿时有点愣,这一点也不像平时的他。

这一瞬间,婆婆神忽然松了手,程星河掉在地上,眼看着婆婆神扼住了自己的脖子,露出十分痛苦的姿态。

你娘,猪尿泡终于破了!

接着,婆婆神庞大的身体越来越小,颜色也越来越淡,只听“当啷”一声,那个神像倒了,头发,皮肤,全化成了血,流了神像一身,而神像的嘴角,还在往外淌血。

我咳嗽着从地上爬起来:“打火机……”

程星河扔来了一个,我一下燎在了那神像上。

神像在火光之中飞快的卷曲,木料在哔哔啵啵的火声之中,像是发出了一声一声的嘶嚎。

刘姐这才反应过来,扑过来就抓我:“我老公呢?我老公呢?”

“在窗户口!”

程星河指着窗口,淡淡的说道:“他说,这是他的报应,就希望你以后好好带孩子,别让他跟他爹一样。”

“那不可能!”刘姐扑过去抓住程星河:“他在哪儿,我怎么没看见!”

你要是能看见就厉害了。

我浑身都疼的跟裂开一样,躺在地上也看窗户。

我看到,许多的白光凝聚在一起,从窗口往外四下飘散。

夜色如黛,像是在窗口下了一场流星雨,不知道前因后果的话,一定觉得很美。

“你们坏!你们怀!”

忽然有个小孩儿扑过来打程星河,哭的声嘶力竭:“是你们害了我爸爸!”

程星河被婆婆神攥的气儿还没喘匀,挨了好几下:“你打吧,你是最后一次打人了——以后,可没你爸爸包庇你了。”

那小孩儿停了手,忽然大声哭了起来:“我要我爸爸……”

其实,刘哥这次不死,也活不了多长时间,跟他自己说的一样——他已经把婆婆神的忌讳犯全了,是债都得还。

婆婆神的神像烧完了,地上落下一堆灰,夜风卷进来,把灰从窗户里全撒了出去,毛都没剩下,刚才的惊心动魄,像是一场噩梦,做完就没了。

我稍微缓过点精神,就看向了刘姐,说,今儿我不催你,明天上商店街给我们结工钱。

刘姐听了,嚎叫着就朝我扑了过来:“我老公被你害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还有脸要工钱?”

这是因果,你求我救你儿子,我完成了,自然要给我工钱,他爹的事儿,跟我也没关系啊——这是他的命。

我说你不结就不结,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还有,我送你句好话,钱财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趁早捐一些给自己攒攒功德。

刘姐一听我说话还这么冷血,对我又撕又咬,程星河缓过来,把我给拖出去了,刘姐还叫嚣着明天一定找人去商店街找我,跑也没用!

出了单元门,程星河也没力气了,我们俩仰脸躺在草坪上,看见漫天的星星。

天空左边是银河,右边是北斗星,正跟我们俩的名字一样。

程星河开始抱怨:“我就知道,鸡飞狗跳折腾半天,费力不讨好,差点把命搭上,钱还没给……”

“这一行本来就费力不讨好,你今儿才知道?”

程星河不吭声了。

再费力不讨好的事儿,也得有人去做,我们碰巧就是那些人。

“不过,咱们合力制服化形的邪神,吹出去是个大牛逼。”程星河心大,这么一会儿又想起了美事:“丰功伟绩,万古流芳。”

也没人看见,谁给你流芳?

我喘了口气:“将来可以讲给子孙后代听。”

程星河愣了愣:“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有后代。”

“你那方面有障碍?”

“滚。”

我想笑,可肋骨的剧痛让我蜷缩如虾米,笑不出来。

程星河歇够了,蹒跚着爬起来,跟拽死狗一样拉着我一条腿往外走。

草叶子从我脸上划过去,割的脸生疼。

“去哪儿?”

“去烧烤摊撸串镇痛。”

“我好像骨折了,还是去县医院吧?”

“啤酒镇痛。”

镇你大爷。

说起来,还真是第一次跟他一起喝酒。

酒品如人品,他酒品也不怎么好,很快喝的胡言乱语,走的时候,换我拖他。

他忽然说道:“有个爹真好。”

他是说刘哥舍命救小瑞?

这是爹的本能。

对了,他跟我一样,从小没爹,于是我就很讲义气的告诉他,我可以当他爹。

他歪头吐了一口黄汤,没回答我,我就当他默认了。

爹……说起来,我那个王八蛋爹,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抛弃妻子,总之不会是什么好人。

这天晚上,我还是没有梦到潇湘——就好像,某个跟潇湘的联系断开了一样。

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我身上是不是出现什么问题了?

第二天我下楼吃饭的时候,看见程星河正在全神贯注的看新闻。

我顺着他的视线一看,意外的看见了刘哥。

新闻内容是他无视自己身份,做了不光彩的事情,巨额资金来源不明,正在被审查,人却在逮捕前夕下落不明,已经查抄了家产。

唷,婆婆神没了,那些本来不属于刘哥的东西,也要被收回去了。

镜头一转,是哭哭啼啼的刘姐和小孩儿,据说刘姐也参与了这个要案,要被隔离审查,孩子则被相关部门收容。

程星河摇头:“好好的一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有些东西命里没有,是真的不能强求,不然早晚被收回去,还得多加利息。

这么想着我倒是想起来自己的事情了——昨天灭了邪神,功德是不是有所上升?

果然,一运气,觉得充沛了不少,应该是离着黄阶二品越来越近了,想想升阶之后又能看见未知的新东西,心里就充满了兴奋。

我坐下兴致勃勃的吃了两根油条,正打算一鼓作气再积攒点功德呢,忽然反应过来了,今天有点不对——商店街怎么这么安静,平时那些找我看事儿的有钱人呢?

程星河也看出来了,说:“你还找你那些脑残粉呢?快歇会儿吧,现在你们县城更新换代挺快,有了新的偶像了,你已经被拍在沙滩上了。”

我一愣:“什么意思?”

程星河神秘兮兮的说道:“现在正一道来了一个新的风水师,据说岁数跟咱们差不多,但人家是个地阶,前几天给八喜银行看了牛眠之地,一战成名,所以本地那些人都去求他了,你已经过时了。”

卧槽,这世界也太残酷了吧?

别说,肯定是那个姓韩的从别处搬来的救兵,就是奔着碾压我来的。

地阶……地阶貌似也不多,一个省也出不来十个,能给姓韩的帮忙,姓韩的真有面子。

可这下没人找我看事儿,我还怎么升黄阶二品?就差这最后一哆嗦了。

“当当当。”

正这个时候,有人敲门,我回头一看,顿时一愣,来的人袅袅婷婷,美艳动人,竟然是杜蘅芷。

我连忙就站起来了,同时做好了食指剧痛的心理准备,可没想到,食指一点感觉也没有——潇湘到底怎么了?

杜蘅芷已经进来了,冲着我微微一笑。

我让她笑的心里紧张,只好问道:“你怎么来了?”

杜蘅芷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一直不去找我,我只好来找你了。”

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她找我肯定有事儿,看样子也不像是因为九鬼压棺的事儿,倒像是有求于我。

于是我就问她:“你们天师府人才济济的,为啥来找我?”

杜蘅芷眼波流转:“可我们天师府没有几个会望气的,这件事情,非得会望气的人来做——我这一阵子在查一件要紧事,走不开,想来想去,只有你有这个本事。”

这高帽戴的人心里很舒服,我刚想说话,程星河就插嘴:“那杜先生,我们老板愿意去的话,你给什么好处?”

杜蘅芷盯着我,认真的说道:“你不是想上天师府找一个什么江瘸子吗?帮我做了这件事情,我可以让你在天师府挂个名,以后可以自由出入天师府,随便去找那个人。”

我一下来了精神,还有这种好事儿?

程星河嘴快,再一次抢着问道:“条件这么优厚,还是杜先生亲自出马找人,是什么要紧事儿?”

没错。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更别说天师府的人精了。

杜蘅芷沉吟了一下,亮晶晶的眼睛倒映出了我的模样:“我想让你,帮我去看一个地方的地相,找出一个旱魃。”手机阅读请访问『』无弹窗在线阅读

推荐:巫医觉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