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36章 天阶夫妇

难道……卫生间有人?

可刚才用卫生间的时候,里面啥也没有啊!

这下权贵夫妇吓的够呛,就让酒店的人来处理。

可酒店的人来了,那声音就没了。

打开卫生间的门,里面也空荡荡的。

对方是权贵,当然没那么好了事儿,换房子之余,还命令酒店的工作人员,必须把卫生间的怪声音查清楚。

酒店没辙,可怎么也查不出来,后来推说是有人修理通风管道发出来的,好歹也算是个解释。

权贵夫妻离开之后,本来以为这事儿过去了,谁知道,每一个入住这个房间的,都会听见怪声音。

而有一个贵宾胆子大,听见敲门的声音,还往卫生间看了看,一开始一看没看出什么来,结果出去的时候,看见个人,就面无表情的站在他身后,俩手要搭在他肩膀上。

那个贵宾的苦胆差点没给吓破了,连滚带爬出来,就要投诉酒店。

酒店哪儿还敢继续收客人,可这个房间不住人,损失巨大,范有钱本来正操心这件事儿呢,可找了好些人来看,都没看出什么头尾。

结果他爹那也出了事儿,搞得这个房间的事儿都没来得及管。

眼瞅着焦头烂额,一听我能办这事儿,当然要带着我进来了。

那个轻浮男一听,自告奋勇就要进来先看看情况,结果一脚踩进来,脸色顿时一变。

那姑娘没看出来:“小哥哥,加油啊!让他们看看你的本事。”

轻浮男本来想退出来,可小姑娘这一声,无疑把他架在火上炙烤,他只好一咬牙进去了。

我这个时候,已经顺着门口把里面打量了一番,小姑娘一瞅我这个眼神,生怕我抢了她家小哥哥的风头,立马把门给关上了,还瞪了我一眼。

好好好,有风头你出。

结果过了没多长时间,里面忽然发出了一声惨叫,接着,就是敲门的声音:“快开门!快开门!”

那姑娘一听这个,面如土色,连忙就要开门,可门一合,只有从里面才能开开,屋里那个声音可急坏了。

范有钱也吓了个好歹,求我们赶紧想辙。

我看了哑巴兰一眼,哑巴兰刚吃完哑巴亏,问:“门坏了不赔钱吧?”

范有钱听愣了,连忙点头:“钱哪儿有人命重要!”

这里再死个人,更没人住了,损失更大。

哑巴兰力拔山兮气盖世,一下就把门薅开了,轻浮男立刻扑出来,浑身直打颤:“谁关的门,谁关的门?要害死我啊!”

那姑娘一听不敢承认,只好看我们。

范有钱赶紧问那个轻浮男见到什么了,可轻浮男脸色铁青,自觉丢人,什么也不肯说:“你们真算是得罪人了——得罪谁不好,得罪了那一对,这房子里的东西,没人能动的了,等着积灰吧。”

我们都看出来了,他两肩膀上,都带着邪气——被鬼搭肩了。

能把地阶给对付成这样,想也知道,绝对不会是什么善茬。

我进去,程星河也跟了进来,仔细一瞅,也看出来了:“这里还真有东西。”

没错,这里一屋子邪气。

我回头就问跟着一起上来的服务员:“这里有没有住过岁数很大的客人,但是走的时候,闹的不愉快?”

范有钱立刻去看那个服务员。

服务员没办法,只好告诉我们,说是来过一对老年夫妻——看打扮也不像是有钱人,是抽奖抽中了这里。

但是住进来了之后,又有其他权贵指名要住这里,他们就劝老年夫妇离开,可老夫妇不肯走,才闹的不愉快,最后还是找人把他们送走的,其余没什么了。

我笑了笑:“送走?恐怕没这么简单吧?”

服务员支支吾吾,范有钱也不傻,立刻找了那天的监控,这一看,真相大白——原来那对老夫妇打扮很普通,妻子身体不好,要静养,可服务员看他们是抽奖进来的,看不起他们,强行找人把他们赶走,才把权贵夫妇迎进来的。

范有钱很生气,说回头就收拾服务员,接着就问我,有没有什么能解决的办法?

那对老夫妻还真不是善茬——功德光是紫色的。

天阶。

这还是那个人不可貌相的道理,可惜很多人,就是不懂。

那个轻浮男冷笑了一声:“那是邸家两口子,十二天阶里的“地”,他们精通的方术可太多了,你们俩还是别丢人现眼了。”

那姑娘这才找回了几分面子:“原来是邸家的前辈,难怪小哥哥都对付不了——就让他们去吧,趟雷也活该。”

邸家,我跟程星河对望了一眼,那不就是邸红眼的爹妈?

难怪一把岁数了,火气还这么大呢,邸红眼那脾气,看来也是遗传。

不过,这事儿也是酒店干的过分,给他们点教训也正常。

范有钱一听更慌张了,连忙就追着问我们,既然是我们行当的前辈,能不能就放了他这一马?下次再来,保管赔礼道歉!

是啊,把他们拾掇成了这样,也差不多了,我就进去,在浴缸底下掏了掏。

一掏就掏出来了一个泥人。

那个泥人姿势正是两只胳膊向前,跟港片里的僵尸一样,这就是“鬼搭肩”。

身上用朱砂写着个“乱”字。

意思是,这东西闲不下来,只要屋里没动静,它就会敲门弄响,进到了卫生间,它俩手就会搭在你后背上。

你不让我住,其他人也别想住痛快了——也幸亏是当时那两口子走的着急,也没认真跟你计较,要不然的话,再稍微弄精细点,你也别想着能这么简单的收场,可能还会出现更倒霉的事情。

而这东西也并不凶险,只是用来吓唬人的,要不然的话,轻浮男前来解咒,也得倒大霉。

轻浮男一瞅,同样是地阶,他费了这么大功夫只丢了个人,可我一只手就把事情给搞定了,眼珠子好险没瞪下来。

范有钱哪儿还有心情去看他们,立马就抓住了我的手,这叫一个激动:“想不到,真正的大师都是大隐隐于市,是我有眼无珠啊!”

那姑娘还想理论呢,轻浮男都觉得丢人,不声不响拉着那姑娘就下去了,一边走,眼神看着我,还满是忌惮,低声跟小姑娘说了一句什么,小姑娘顿时是个恍然大悟的表情,这才跟他走了。

哑巴兰看出来了,低声说道:“好事儿不背人,哥,他肯定不知道嘀咕什么坏话了。”

爱是啥是啥吧,不过,邸红眼爹妈上这里来,是凑巧,还是怎么着?

没等我细想,范有钱接着就说道:“大师,刚才那俩,也是花了大价钱请来的,可没想到,在您面前立马就现了原形,算我求求您,您务必得救救我爸爸!”

不瞒你说,这次就是为了你爸爸来的。

范有钱越说越着急,转手就请我们上走廊另一个房间去——范健康也在里面修养呢!

照着有钱人的说法,这叫私人疗养。

进去这么一瞅,一个人躺在床上,两颊都凹陷了下去,愣一看跟骷髅上面蒙了一层皮一样,仔细一瞅才看出来——这正是视频上的小文曲星范健康。

原来,跟我们在视频上看见的一样,这一阵范健康在直播之中中了邪,就再也没醒过来。

接着,范有钱就示意,护工把范健康被子掀开,把范健康的后背露出来给我们看——我们一瞅,顿时都皱起了眉头。

他后背上,竟然出现了很多诡异的指痕。

就好像——被数不清的人推过一样。

范有钱焦急的说道:“自此以后,我爸爸说梦话,也重复着直播里那一句,我也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什么叫“你倒是快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