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38章 西川三邪

那是个小袋子,小袋子上面画着一些花纹——看得出来,小护士还挺有艺术上的天赋,小袋子上的花纹都描绘的很清楚。

哑巴兰从来都不爱听故事,这会儿已经睡醒一觉了,见我们看东西,他也围了过来,一瞅那个袋子上的图样,立马说道:“我认识这个,这不是烟草袋子吗?我祖爷爷最喜欢收集这种中国风的刺绣女红了,这是百花穿蝶吧?老样子了!”

愣一看,是很像百花穿蝶。

但这不是百花穿蝶——这是五鬼缠身。

我就问小护士,花样是不是黑底红丝线?

小护士一想,立刻点头,看我的眼神更崇拜了:“大师涉猎这么广泛,还懂绣品?”

程星河,白藿香都看向了我——他们俩也认出来了,异口同声:“魇婆?”

没错。

苏寻是个山顶洞人,这方面一概不知道,也有点好奇,哑巴兰更别提了,扑闪着俩大眼睛就问我们,什么叫魇婆?

说白了,就是跳大神的神婆。

神婆全国人都知道,小孩儿受惊,老人多病,讲究的就会请神婆过来看看,有的能走无常——跟底下的人对话,有的能驱邪,还有的专门治邪病。

俗话说南茅北马,北方的神婆一般是出马仙,南方的精通祝由术茅山术,西川的则有两种,一种是大家熟知的蛊女,也叫草鬼婆,还有一种,就是魇婆。

草鬼婆养蛊,魇婆养鬼,精通魇术。

据说,在西川,跟降洞女,厌胜门,三足鼎立,并称西川三邪,行事诡异,能耐可怕,都是不被主流认可的“歪门邪道”。

哑巴兰听的一愣一愣的,问我怎么看出来的?

我一只手挡在了花纹上面,让他看局部,他这才看出来,原来仔细一看,那个花纹图样,其实是五个鬼脸,围着一个人手。

不过,魇婆一般是不出西川门的,据说她们的五鬼术取了西川的灵气才最管用,怎么突然跑这里来了?少见啊。

这个魇婆跟范健康,又有什么过节?

我接着就问那个小护士,有没有听说,范健康去过西川?

小护士皱眉头:“没有啊,我们大范总早年经常钓鱼,身上有风湿,可是西川水气很大,大范总到了那种地方是要犯老寒腿的,所以从来不去。”

没去过?那还能被人这么报复?

魇婆的性格,一般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得把事情给查清楚了。

不过现在黑天半夜的,也没地方查去,我们几个又都累了,眼瞅着这范健康虽然形势不好,几天功夫应该是能撑下去的,俗话说磨刀不如砍柴工,不如我们先休息好了,再来细查,所以就回到了那个大房间里。

临走的时候,我看了看小护士的面相,就让她不用担心——一个月之内,家里的事情,一定会有转机的。

小护士已经彻底相信我了,高兴的直点头。

大房间里好几个套间,我们几个住进去也是绰绰有余,哑巴兰没什么,程星河和我是第一次入住这么奢侈的地方,也都摁不住有些好奇,俩人就跑到了落地窗往下看。

柳桥本来就繁华,在夜幕之中,灯火宛如一地流金碎银,居高临下,美不胜收。

程星河忍不住说道:“有钱人的快乐,你说,真是想象不到啊!”

说谁不是呢。

不过,隔壁那范健康的痛苦,我们同样也是想象不到。

程星河一边找自己最熟悉的柳桥,一边问道:“不过,这魇婆可也不是好惹的,你打算上哪儿找线索?”

是啊,范健康既然招惹了魇婆,那他的残魂,保不齐就被弄魇婆那去了。

我一寻思,说好办,你是本地人,知不知道,本地哪里有调料市场?

程星河回头瞅着我,一脸不可思议:“怎么,你看这一阵天冷,要吃涮火锅啊?”

我说废话,你告诉我就行了。

程星河点了点头说没啥问题——那个市场是个老牌市场,现在还开着呢,他熟得很,小时候时不时还去那偷大酱吃,没准卖大酱的老太太还记得他呢。

正说着呢,苏寻忽然插嘴:“白天那两个人,是什么路数?”

哑巴兰百无聊赖的回答道:“能是什么路数,我看光一张嘴能叨叨,真本事没有,在我哥面前跟鸡崽子似得,不学无术之徒呗。”

我和程星河倒是异口同声:“不可能是不学无术之徒。”

程星河瞅着我:“不愧是七星,你也注意到了?”

没错,那个轻浮男确实没什么本事,可之前看见了邸家两口子的杰作,那轻浮男一眼就认出来了。

愣一看觉得那轻浮男见识挺广,可实际上,邸家老两口子也是半退休的状态,轻浮男的岁数,按理说不会对他们的方术那么熟悉。

这就说明,他跟邸家关系不浅。

而够资格跟邸家关系不浅,更何况年纪轻轻,就是地阶的,八成那个轻浮男也是某个十二天阶家族的成员。

柳桥一个小地方,邸家两口子来,十二天阶的后起之秀也来,他们又是为了什么来的?

那一对情侣,和范有钱,恐怕还会倒霉。

程星河打了我脑袋一下,让我别想了,回去睡一觉,做个预知梦,没准什么都明白了。

现在提起了预知梦,程星河已经有点波澜不惊了——可我知道,那个仇恨,不是那么轻易能放下的。

这一晚上,果然很安宁,卫生间再也没传来怪异的声音——倒是听见门口时不时传来了一些脚步声,像是服务员来刺探,看看这里有没有动静。

第二天一早,天色大亮,我寻思这一阵白藿香他们都累了,不如让他们多休息会,就把他们留在了套间里,跟程星河一起下楼,奔着调料市场去。

早起的柳桥空气十分清新,走在青石板路上心旷神怡的,程星河在路边摊买了两杯豆花,热腾腾边走边吃。

不长时间,就到了调料市场。

这个调料市场确实挺大,一进去,扑鼻的香气。

我一路都在找卖辣椒的摊子。

终于,见到了一个摊子上,摆着上好的二荆条辣椒,我就知道对了,抬头看向了摊主。

摊主是个满头卷发的中年妇女,叼着个牙签:“帅哥买辣椒噎?有眼光,我这里的二荆条是西川出的,好货色!包你买回家挨不了骂!”

我让程星河包一点辣椒——打听事儿不买东西不合适,就跟她打听:“这一阵子,有没有几个穿着挺破的西川人,还带着个包头巾的老太太,上你这里买过辣椒?”

程星河这才明白我为什么要找调料市场——西川人吃饭,必定要以二荆条佐餐。

以前我们家铺子门口来了个要饭的,在门口躺了半宿,醒了乞讨饭食——菜不打紧,先问有没有辣椒。

老头儿就告诉我,这肯定是西川来的。

而西川人也好吃,也会吃,辣椒不吃一般的,必定要二荆条。

只要找到了卖二荆条的地方,准能找到西川人。

那满头卷发的女人一听这个,表情顿时就警惕起来了:“你找他们做么子咯?”

太好了——这个女的,认识那些人!

不过,这女的什么表情,就好像,生怕我把魇婆给怎么着了一样。

我刚要说话,忽然调料摊位的仓库里,就出来了几个壮汉,扛着铲调料的大锄,对着我们虎虎生风的就要拍下来,表情也都很看见仇人一样:“还要问个么子?这两个歪脑壳,一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肯定是来跟马兰姨婆为难的,把他们的牙打下来,给马兰姨婆报仇噎!”

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