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9 13:12:24

最新章节: 眼前发黑又发红,眼前重重全是幻影,相柳的头真假掺杂,疯狂的冲着我张大了嘴。已经到了这里了,绝不可能就这么倒下。可惜就可惜在,还不知道江仲离在哪里,没法露出自己的气息,否则江仲离可能就保不住了。可不靠气息,怎么赢?耳朵里嗡嗡作响,附近的声音也越来越嘈杂。除了那些僵在了原地的守卫之外,应该是又来了许多

第640章 倒扣茶碗

程星河挺高兴,给我肩膀上来了一下:“七星你这手脚越来越利索了,偷大酱的时候要是认识你就好了。”

这事儿看上去并没有什么难度系数,我就让白藿香和苏寻先去找住所,我和程星河带上了哑巴兰,把那个范健康的魂招来问一问情况就行了。

白藿香也觉得今天这个活儿,比起之前那种动不动丢命的简单许多,也就放心的让我们三个去了。

当时还不知道,我们后来为这点小事儿,招惹了那么大的麻烦。

之前从调味市场那也看出来了,那帮西川人住的肯定离着市场不近。

而这事儿既然是魇婆干的,那残魂势必就在魇婆附近。

我们在调料市场一个不惹人注意的地方,看着卖辣椒的那几个人正在收拾摊子,接着那个卖辣椒的女人,拿了一个保温餐盒,就转身去了一个地方,显然是要去送饭。

我们在后面跟着就过去了。

这附近有个城中村,一瞅就看的出来房租肯定便宜,四处都是豆腐乳和方便面味儿,窗户外面晾的衣服也挺破——跟昨天在总统套房看到的繁华样儿截然相反。

就连时不时听到的音乐,也都是过气歌曲,就跟穿越到了二十年前似的。

那女的进了一个小院,我们就听见里面响起了说话的声音,果然是个老太太的声音,说的是地道的西川方言,也听不大明白。

爱说啥说啥吧,人家不给你放款,你就做法勾人家魂,这也实在不厚道,这会儿我也看出来了,这个屋子里面,确实笼罩着几分邪气,内里显然有东西。

我就跟程星河使了个眼色,想法子把残魂给捞回来。

程星河会意,找了个隐蔽的地方,先把贡香给点上了。

贡香的烟火一起,周围的气顿时有了一些变动——像是许多魂魄,都被吸引过来了。

程星河眼珠子滴溜溜往周围一转,低声说道:“这里的死人还真挺不少啊,看来住在这附近的,都是一些不肖子孙。”

我已经查出来了范健康的生辰八字——名人的信息基本都是透明的,随便一查就能查出来,接着,用朱砂在范健康贴身的背心上写了生辰八字,就开始“兜魂”。

果然,不长时间,一些非常细微的气就汇聚到了附近。

一二三四——等背心渐渐的鼓起来,我眉头却皱了起来,不对啊,三魂七魄,怎么还少一个魂?

没法聚齐的话,范健康恐怕就得是个痴呆,那还怎么问前任门主的事儿?

可那一炷香眼瞅就要烧尽了,这个时间段还不来,难道,是来不了了?

只要香散尽,还不把魂安置好,那这些魂随着火苗一灭,又会重新散开。

程星河也看出来了,说道:“十鸟在树不如一鸟在手,先把这些现成的给搂手里再说。”

我点了点头,直接把装魂魄的背心兜在哑巴兰身上了。

哑巴兰这次跟着我们出来,还觉得自己挺重要,精神抖擞想着帮我们打人,没想到是被用来当骆驼运魂魄的,一个激灵,眼神就散了。

接着,抬头就瞅着我们,张了张嘴,“哎”了一声,接着,盯着我们苦思冥想:“你们是谁啊?”

我就问他:“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啊?”

“哑巴兰”看着我们的眼神更迷茫了,摇了摇头。

得咧,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偏偏少的就是就是主宰人智慧的五行魂。

程星河气的把大腿拍的啪啪响。

我一寻思,就看向了那个小屋子。

那一个五行魂应该不是散了,而是——被压住了。

被那个魇婆给压住了。

要想把那一魂给搞回来,没的说,还得进去找。

这个时候,那个大卷毛已经提着保温饭盒出来了,临走还小心翼翼的劝,听着大概意思,说的是那帮歪脑壳可能还回来,谁来敲门,也别开。

里面老太太的声音答应了。

我和程星河一对眼:“你把哑巴兰给看好了,我进去瞅瞅那一魂压在哪儿了。”

能找到那一魂,事儿就解决了。

程星河有点担心,不过哑巴兰这个样儿,身边还真需要人。

我没等他答话,敏捷的一翻身,直接从院墙里面翻进去了。

我伸手还算可以,结果一翻墙,谁知道墙根底下放着一摞碎碗,被我一脚给哗啦了。

卧槽,没听说过在墙根底下放碗的,喂鬼呢?

果然,里面立马响起了一个机警的声音:“哪个?”

我立马把腰猫了下来,躲在了一个大水缸后面,眼瞅着房顶子上蹲着个瘦了吧唧的黄猫,我连忙“喵”了一声,利落甩锅。

老太太岁数大了,耳朵可能不好,一听是猫,骂道:“又是个偷嘴吃的,晓得今日有点肉香,就要往里赶,哪天就要馋死你咯。”

别说,现在院子里面还真有些香气,好像是西南地区特有的烧腊味。

这位魇婆日子过的很滋润嘛。

我就从水缸后面往里看,外面光线强烈,里面黑漆漆的看不太清楚,不过能看出里面的邪气煞气很浓重,这老太太还真是养了凶物了。

而随着说话的声音,先是一根竹拐杖探出来,接着,一只穿着黑鞋的小脚从门槛里面卖了出来,我看到了一个老太太。

这个老太太也就一米四上下,背驼的像是大虾米一样,脑袋上包着一个破头巾——烂哄哄的,搁别处擦脚都没人用。

而老太太出来,直接坐在了门槛上,眯着眼睛看天:“馋猫儿,来噎。”

那个瘦黄猫还真跳下来了,对着老太太依偎取暖。

这会儿我就注意到了——老太太的眼珠子,是白色的。

白内障?

卧槽,看不见东西吧?

果然,猫虽然是从左边来的,可老太太直接把碗里的腊肠,往右边伸了过去。

那可太好了,我从水缸后面悄无声息的出来,老太太果然也没瞧见我。

那我就进去,瞅瞅范健康的五行魂,到底是给放在什么地方了。

这么想着我就靠近了门槛,就看见里面密密麻麻的摆了很多东西,黑影幢幢的。

大缸和坛子?

听说西川人擅长腌制泡菜,真是名不虚传,不过这个数目也太多了吧,赶上六必居了。

不对……哪怕密封的再好,这里也应该有泡菜味道,可一丝异味都觉不出来啊?

再仔细一看缸里的气,我头壳就炸了——卧槽,里面压着的,是怨气!

也就是——这些大缸和罐子里面,装的都是死人!

这就是——魇婆的魇术?

我刚想细看,可这个时候,老太太一只胳膊伸起来,差点没碰到我,我为了躲过这一下,悄无声息的就从门槛里面进去了。

外面还稍微有点太阳光,可一进来,冷气刺骨——阴测测的。

刚才已经把碗给踩碎了,可别再毁他们家东西了,我就一门心思的去找,看看范健康的五行魂到底被困在了什么地方了。

不过靠着眼睛找,那不跟大海捞针一样,我就凝气上了采听官,果然,听到了一阵非常细微,窸窸窣窣的声音。

很像是一个苍蝇,被纱罩子给扣住了。

我顿时就来了精神——生魂如苍蝇,振翅响不停,活人魂要是被扣在了什么地方,就会发出这种动静!

我顺着那个微不可闻的声音一找,还真找到了——褪色的旧桌子上,倒扣着一个小茶碗。

而小茶碗的碗底子上,赫然有一些朱砂画出来的五鬼符!

仔细一瞅五鬼符——没错,我能辨认出来一个“范”字!

就是这里了!

我连忙就把范健康的背心拿了出来,要直接把那个倒扣茶碗给兜住。

可没想到,刚要这么干,脑瓜皮就炸了一下——这个时候,像是我脚上有什么东西,顺着我后脊梁就往我身上爬了过来!

卧槽,我身上上来东西了?

我好歹也是个地阶三品,什么东西上了我身上,我都没察觉出来?

这东西,又他妈的是什么时候上来的?

凉飕飕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来者不善啊!

这些也是脑子里面一瞬间的想法,我一边想着,也没放松,运了气往身上一炸,就想把那个不明物体给甩下去,可那个东西跟四大天王的花狐貂一样,别提多灵敏了,竟然生生给躲过去了,非但没被我给甩下去,反倒是对着我的脖子就缠过来了!

卧槽,我立刻转身想看看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可那个东西竟然总是比我快一步,我怎么回头,都看不到!

只觉得出来,一阵冷风对着我的脸就吹过来了。

说也巧,我对面正好有个铜镜子——那个铜镜子也不知道多少年没用过了,上面又是积年的油烟污渍,又是满当当的灰,可这也足够了,我对着那个镜子一看,顿时就傻了眼。

只见我肩膀上,竟然出现了一张小小的脸——正鼓着嘴,在吹我的命灯!

这他妈的是个啥?

不管是啥,妈的,要是被吹了就真的阴沟翻船了,我反手引了神气,就要抓那个东西,可那个东西轻捷的一转,又开始吹我头顶的命灯!

我算是明白了——这个东西看着不怎么显眼,可我还没见过这么棘手的东西,这下子,还真他妈的崴了泥了。

不愧是魇婆啊——这个老太太其貌不扬,这种魇术,哪怕在西川,估计也是顶尖的水平。

不用杀手锏看来是不行了,我猛地探出了诛邪手,运了神气,对着那个东西就抓过去了。

那东西虽然灵敏,但是遇上了水天王的神气,跟碰上了炭火的小动物一样,瞬间就躲出去了老远。

我刚要松一口气,忽然就听到了一个口音浓重,但是阴测测的声音:“歪脑壳,你哪里来的神气?”

我一颗心还没沉到肚子里,猛地又给提起来了。

被发现了?

不,不是“被发现了”……

我一回头,看着那个坐在门槛上的佝偻背影:“阿婆,你看得见?”

哪怕她听力过人,也不可能光凭着声音,听出我是个“歪脑壳”(小孩儿)。

老太太没回头,“咯吱”一声就笑了,那个声音别提多瘆人了,好像俩生锈的齿轮冷不丁磨合到了一起似得,简直刺耳朵:“你是为了那个姓范的来的咯?”

我被人抓了现行,也不好不认:“阿婆说的是,我确实是为了那个姓范的来的,因为……”

而老太太根本没有听我把话说完的意思,悠然的就说道:“那我不管你是个么子来历,今日里,你走不了咯。”

嗯?

老太太话音未落,我就听到了一阵震颤的声音——就好像,这里的瓶瓶罐罐,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