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45章 转移星斗

在西川的业界内,杜家是一把手。

那位代表“西”的天阶,叫杜海棠。

她是整个西派的大先生,祖上是钦天监出身,搁现在话来说妥妥是学院派。

关于那个杜海棠的传闻,可以说是层出不穷,最出名的有两个。

一,据说她精通天文,甚至能转换天空星斗的排行,搁在当年简直是个神话。

二,据说她还是是个倾城美人,而且,长生不老。

哪怕七老八十的时候,容貌还跟二八少女一样,所以好多人传说她吃小孩儿,还曾经闹的西川有孩子的人家人人自危。

刚才魇婆嘴里的“老怪物”长辈,就是她?

不过谁也没见过活人能转移星斗,长生不老,我对此还是持怀疑态度——这还叫人吗?这不是星君吗?

而西川杜家是个大家族,我们认识的杜蘅芷,好像是她的什么侄孙女之类的。

钦天监出身——难怪手里有这么好的东西。

破魔指,我忍不住也往那人手里多看了几眼。

那个东西是套在手上的一个环儿,有点像是奥迪车的标志——是联排的四个戒指。

我第一次见到这种法器,也不知道什么做的,又是干什么用的。

魇婆也是西川人,应该就是从轻浮男手上那东西,认出了他的来历。

轻浮男哪儿吃过这么大的亏,顿时就傻了,他女朋友就更别提了——自古以来,叫唤雀儿没肉,她完全仗着轻浮男,自己一点本事都没有,这会儿直接吓的话都不利索了:“小哥哥,咱们,咱们……”

轻浮男喘了口气,眼珠子咕噜噜一转,立马对魇婆说道:“婆婆,你,你认识我们杜家是不是?你知道,我们杜家在十二天阶,排名第二!就看在我们杜家的面子上,你别伤害我们,咱们有话好好说——对了,咱们都是西川来的,老乡,咱们是老乡!”

其实冷眼旁观,这些名门弟子貌似都没什么大本事——除了玄家黑白无常确实是硬手,这些二世祖几乎全是顶着祖宗的名声招摇撞骗。

不过这些二世祖也都不太一样——乌鸡也好面子,但是乌鸡把面子看的比命重,江景江辰则是优越感爆棚,看别人都是贱民,而邸红眼纯属小家子气。

眼前这个——显然最怕吃亏,拿自己的命看的比什么都要紧,比川剧变脸还快。

之前仗着出身,趾高气昂,可一发现技不如人,竟然立马求饶,搁在旧时代妥妥是个汉奸。

魇婆根本不用他说,冷笑了一声:“看在你家老怪物的份儿上,婆婆不跟你们两个歪脑壳计较,以后行走江湖注意些,不晓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轻浮男一听,立马说道:“婆婆教训的是,金玉良言啊!我反思,我肯定反思!”

范有钱之前看着来了救兵,本来还耀武扬威的,哪儿知道这救兵闹半天是一对软脚虾,脸色登时就变了,大声说道:“杜大师,之前不是说好了,只要钱款到位,你什么都能帮我做吗?牛皮吹得山响,说但凡是吃阴阳饭的,不用你们动手,看见你们的招牌就得吓趴下,现在这么怕个老妖婆?你快给我起来,你起来把老太婆收拾了!不然,我……”

可范有钱话还没说完,轻浮男回头就暴喝了一声:“闭嘴!”

范有钱一下僵住了。

轻浮男接着就说道:“那是我不知道,你要对付的,是我们西川的魇婆!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你说我跟谁一家亲?再说了,魇婆她老人家明辨是非,既然老人家要对付你,肯定就是你做了恶事在先,我之前帮你也是走了眼,到现在,凭什么胳膊肘往外拐,跟你同流合污?”

说着,就看向了魇婆,察言观色,像是希望这番话能把魇婆给感动了:“婆婆,您说是吧?”

魇婆岁数大了——虽然她这一行是以脾气古怪著称,但毕竟在峒子里面住惯了,淳朴,一听这话,表情稍微松了一些:“你这个歪脑壳倒是还算有点见识。”

哑巴兰本来就看那家伙不顺眼,看着高兴,低声说道:“这小子挺识相嘛。”

程星河摇头:“十二天阶后人要是都这样,那以后青囊大会的交椅,恐怕真的是要换人来坐了——一点骨气也没有。”

不对,老头儿从小就教给我,反复无常的,那都是小人。

这种人,绝不能信。

而范有钱一看好不容易来的外援也怂了,整个人都气怔了,话都说不出来,范健康虚弱,这会儿站都站不起来了,还勉强着要拉着儿子:“咱们家缺理在先,你快闭嘴吧……”

轻浮男哪儿还有心情去管范有钱父子,一看魇婆态度缓和,就开始溜须拍马:“既然咱们是一家人,那婆婆你就把我放了吧——我之前黑白不分,误帮了恶人,是我不对,可现在我这样,要是让我们家长辈知道了,咱们双方面子上也不好看不是……”

魇婆摇摇头——那眼神,还真跟看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小惩大诫给了教训,孩子认错,事儿当然就过去了。

于是魇婆上去,就要把那小子给放开。

我立马拉住了魇婆:“婆婆,你听我一句,这小子不像是什么好玩意儿,您还是让他在那老实呆着吧!”

轻浮男一听这个,脸色顿时就变了,眼神别提多阴狠了,像是恨不得活撕了我一样。

但他眼珠子一转,立马赔笑说道:“这个先生,咱们之前是有点小误会,你对我有意见,我也没什么可说的,我跟你道个歉……”

接着话锋一转:“不过,就算我和婆婆有世交,你也不用怕婆婆偏心我们,要挑拨离间啊!”

去你阿妈的挑拨离间,这货分明是蚕豆开花——黑了心了。

我还要拦着魇婆,可魇婆摇摇头,慢悠悠的说道:“不妨事,这两个歪脑壳这两下子我也看清楚了,我能压的住一次,就压得住第二次,放了也掀不起么子水花咯,怕么子。”

“再说了,毕竟是有交情的,压得久了,不好跟他们家那个老怪物交代。”

提到了那个“老怪物”,魇婆甚至还像是挺怀念的:“跟老怪物,当年也是不打不相识,那家伙嘴也歪的咧,心是好的,手底下的小辈,坏也坏不到么子程度。”

接着,摆了摆手,也不听我的,压在了轻浮男两口子身上的魇一瞬间就消失了,这俩人得到了自由,立马转身就起来了。

那姑娘还求轻浮男来个爱的抱抱,可被轻浮男一下推开。

而魇婆转过了头,就看向了范有钱:“这下子,婆婆要跟那个歪脑壳,好好算一算这个账……”

范有钱的脸几乎都要抽搐了。

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魇婆脸色一变,接着身子一个踉跄,猛地就栽到了地上。

她的破衣烂衫里,隐隐的渗出了血迹。

我顿时就愣住了,一转脸,果然看见了轻浮男缓缓的站了起来,手上一道亮光隐隐就灭了下去。

显然,他是趁着魇婆对他没防备,趁机用手上那个什么破魔指下了杀手!

这么一起来,他对着魇婆就啐了一口,冷冷的说道:“做魇术的贼婆子,还敢跟我们杜家攀交情,真是吊死鬼擦粉——死不要脸。你个邪门歪道也配。”

他身边那个小姑娘顿时也兴奋了起来:“小哥哥,还是你有办法!”

而轻浮男接着看向了呆若木鸡的范有钱,悠然说道:“行了,我们杜家,说到就会做到——不管用什么手段,你之前说的条件……”

他这话没说完,我拳头一紧,对着他就要砸过去。

魇婆都走到这一步了——被他妈的一个晚辈给坑了!

暗箭伤人,不管什么时候都下作!

而范有钱倒是眼尖,立马说道:“那个小子也别放过!他妈的,我还以为是个大师,闹半天到了最后,跟那个贼老太婆是一丘之貉,要不是我机灵,一直拖到你来,已经被那小子害死了!”

而轻浮男已经注意到了我,冷冷的就说道:“别着急,贼老婆子收拾完了……”

他手上的亮光再度炸起,声音也冷了下来:“现在就轮到你!”

说着,那道亮光,对着我就划下来了!

程星河顿时倒抽一口冷气:“妈的这王八蛋……”

可我没躲。

程星河吓了一跳,不明所以还要拽我:“七星,你特么头铁?躲啊!”

可我摇摇头——因为我已经看出来了,轻浮男的手不对劲儿。

他那双手上,在亮光的映衬下,浮现出了一层浅浅的琉璃色。

轻浮男见我不躲,也觉得意外,以为我吓傻了,嘴角浮现出了一抹得意的微笑,可就在这一瞬,他的微笑跟被冻了一样,凝固住了。

他的手上,出现了一大团黑气,跟发了霉一样,迅速的往上腐蚀。

他的手,不听使唤了——不光如此,应该还很痛苦。

冷汗已经从他额头上滚下来了。

果然,他英俊的脸抽搐了起来,爆发出了一声天绝地灭的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