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48章 水中捞人

范健康抿了抿嘴,显然像是有点发慌:“这个嘛——我说不好。”

不是,什么叫“说不好”?

范健康连忙说道:“是啊,当时那个样子,我吓的也不轻!”

原来,当年范健康确实跟豆花刘说的一样,整天都在妒妇津那钓鱼。

不过自从举报了那个犯人,弄到了一笔赏金之后,他就不敢大张旗鼓再上那里去钓鱼了——那个凶犯是被抓住了,可据说那个凶犯还有其他的同伙。

而他小文曲星过目不忘的本事,已经传遍了整个柳桥,难保那些同伙不会来找他报仇。

他对此愁的够呛,赏金过不了一辈子啊。

所以,他一寻思,这鱼还得钓,但是人不能出现在柳桥边了。

小文曲星的名字也不是浪得虚名,他从别处看到了用“鱼闸”钓鱼的法子,依样画葫芦,自己也做了一个“鱼闸”。

那是用渔网和高粱杆子,以巧妙的法子拦成一个水中迷宫,鱼可以进来,但是出不去,这样人不用靠近,到时候把鱼一收就行了。

可惜这个法子有个缺点——人是不用在跟前,可那个时候柳桥人人都穷,可说不好有哪几个手欠的看着现成的鱼下去捞,这一捞,一天收成就没有了。

所以范健康索性在妒妇津找了个背人的地方,弄了身迷彩服,跟埋伏在丛林里的兵一样,猫里面盯着鱼闸,既不露面,又能防盗。

而那几天,妒妇津附近就来了一个年轻男人,模样一看就不是平常人,颀长的身材上套着个白衬衫,在河边一走,附近种田插秧的妇女,眼睛都往那人身上转。

范健康当时很不服气,好几个妹儿他献过殷勤,可妹儿嫌弃他没钱,都不肯正眼看他,怎么就那么稀罕那个人。

所以,他不由自主,就格外留意那个男人。

同时他也觉得奇怪,那个小白脸子看着脚不沾泥,手上没茧,也不像是个干活的架子。

也没有文化人特有的书卷气,他看不出来,这个人是靠什么讨生活的,只觉得这个人八成是个懒汉。

而那个小白脸子举止也奇怪,他在妒妇津附近走来走去,步伐也不对——像是在丈量什么东西。

他更纳闷了。

有一天,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就想问问小白脸子到底想干啥?

结果他还没出去,就发现对面又来了不少人,一个个气势汹汹的,像是要对小白脸子动手。

小白脸子别看模样弱不禁风的,可他这才看出来——那小白脸子好像不是人!

他会邪法!

说出去,谁也不信,一抬手,能撂倒一片人。

当时范健康好险没吓尿了,就看着那些人也不是善茬,都是有备而来,那一场仗打的,跟封神演义一样。

那那个年轻人一个挑好几个,也没露怯,相反是把其他的人打的节节败退,那些人就跑了。

而年轻人等那些人一跑,这才倒下来——原来之前,也是年轻人强撑。

这个时候,范健康已经挺钦佩这小子了——不说别的,范健康就佩服能打架的,他就忍不住想看看这小子死了没有。

结果这个时候,又从一边来了一个人——那个人是个瘦猴,跟晾衣杆子上包了一层豆皮一样。

不用说了——老三。

范健康半只脚刚迈出去,就又缩回来了——妈耶,感情这里还有埋伏呢?

那个人跟小白脸子似乎十分亲近,小白脸子跟他说了会话,刚要走,忽然又来了一帮人。

那帮人,簇拥着一个半老头儿。

那个半老头儿脸色阴沉沉的,一看就是狠角色。

那帮人一瞅就比之前的厉害,小白脸子已经是个筋疲力尽的样子,再刚起来,那肯定是要吃亏啊!

而那个晾衣杆子二话没说,抬起小白脸子就走——看着像是救人,可没走多久,那个丧尽天良的晾衣杆子,竟然直接把小白脸子给推进妒妇津里了。

当时范健康就吓住了——传说之中,妒妇津里有水鬼,但凡是人下去,决计是上不来的。

而晾衣杆子推完了人,自己躲在了一边。

那些人气势汹汹的过来,找不到人,就分头行动,晾衣杆子被发现了,仓皇就跑了,那些人就追他。

追着追着,那个领头的半老头子跟发现了什么似得,一下就扎进了水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范健康脑袋上的冷汗都掉了一脖子了,只听哗啦一声水声,那俩人就上来了。

半老头子把小白脸子给架了上来。

接着,就给小白脸子急救,可急救了半天,也没看见小白脸子有什么起色,那个半老头子露出了一副很焦急的表情,接着,就把小白脸子给背在了身上,一路往外跑。

再后来,他就不知道了。

半老头子?

我立马就问范健康:“你跟我仔细说说,那个半老头子长什么样子?”

范健康连忙就把那个半老头子描述了一番:“瑞凤眼,瘦脸,其他倒是没别的特征——对了,我记得,他耳垂子缺了一块。”

一开始还没听出什么来,但是听到耳垂,我一下就傻了。

不光是我,白藿香,程星河,都看向了我。

他们也听出来,那个半老头子是谁了。

我三舅姥爷,马连生的耳垂上,就缺了一块。

以前他还跟我说过,吃阴阳饭的,讲究五弊三缺——他缺的,就是那一块耳垂,比眼瞎脚瘸的,那是好的太多了。

这事儿,为什么会跟我三舅姥爷有关系?

他不是来追杀门主的吗?为什么又要救门主?

四相局——他果然跟四相局,有脱不开的关系!

而且——他是不是,早就知道我破局人的身份?

所以,他一早就让我,千万不要靠近杨水坪!

程星河怕我受不了刺激挺过去,一把扶住我:“七星,你也别太着急——咱三舅姥爷说不定……”

我知道,他想说,老头儿说不定有什么苦衷。

可就算有什么苦衷,也不能拿着我当个傻子骗的团团转吧?

还是说……我心里越来越凉了,他收养我,本来就是有目的的?

我恨不得现在就回到门脸,问问他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可回答我都想到了——他还是一样,会跟我说什么“一天一个蛋,医生靠边站”,要么就会跟我说,他要上天救嫦娥。

朝夕相处的,你在世界上最亲的人,可能一开始就有很大的秘密瞒着你,这种感觉,让人跟冷不丁进了冰窖一样,冷的要命。

我忽然有了一种感觉。

世上真的有人在意我吗?

出现在我身边的人,对我好,对我坏,不过是因为我有用。

“李北斗!”

白藿香一只手拉住了我,声音有点发颤:“你别那个表情——我害怕……”

我回过神来,勉强笑了笑,不着痕迹的把手抽出来:“没事。”

白藿香却更担心,咬了咬牙,低声说道:“你有什么事儿——总是不说!一个人扛着,你不累吗?”

是啊,要是有人能跟我分担这一切就好了——可她在千里之外的地方,因为我,元神都差点全灭了。

我很想念潇湘。

但我还是让自己冷静下来,转而看着范健康:“你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瞒着没说?”

范健康一听这话,整个人就愣住了:“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答道:“你说过,你藏在妒妇津附近的草木里,还说那个小白脸子手上连茧子都没有,不像是个干活的人,可你为什么能看得清楚,那个小白脸手上有没有茧子?”

不到脸贴脸的程度,你视力再好,也看不清。

范健康瞪大了眼睛,顿时跟被雷打了一样,张了张嘴,可跟被冲上岸的鱼一样,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刚才我就看出来了,范健康的眼神闪烁不定,摆明像是瞒着什么事儿。

难不成,范健康也跟门主失踪的事情有关系?

我接着说道:“你认识他,还跟他说过话,是不是?可你不肯说——肯定有原因。告诉我。”

范健康再也忍不住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喃喃的说道:“好像,什么事儿都瞒不过你的眼睛,你的眼睛……”

我的眼睛,吓人?

哑巴兰还很得意:“我就说嘛,站在我哥面前,就跟没穿底裤一样,什么也藏不住,我劝你,别在我哥面前耍花活……”

程星河给哑巴兰脑袋上来了一下:“别插嘴了。”

范健康抿了半天嘴,眼神还是转来转去的,显然还是不打算说实话,而是想着找个什么借口。

我接着就说道:“你实话告诉我,那个门主,是不是给你留下了什么东西?”

范健康再一次僵住了。

其实很明显,范健康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面相。

他的财帛宫上,有一个节突,那个位置靠上,意思是说,他的命运,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很大的转折。

而他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就说明,这事儿肯定跟他的切身利益有关。

他是怕——说出来,他就会失去某种东西。

而他这些年,一直做慈善——天生乐意帮助他人的肯定也有,但范健康的耳垂是薄的,并不是仁厚之人。

这种人做慈善,跟做生意一样,其实是有目的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