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49章 元宝山地

范健康是彻底没辙了,只好说道:“那,那个东西……”

我答道:“你是想问,那个东西是不是会被我们拿走?这得看看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范健康盯着我,眼神终于露出了恐惧,他怕我。

果然,范健康确实漏下了一部分没说——他不光跟那个男人说过话,那个男人,也真的给他留下过一个东西。

原来,在那个年轻男人出现之后不久,他就发现,那个男人似乎对他的鱼闸很感兴趣,经常在那里驻足观看,范健康心说懒汉就是懒汉,一定是在打自己鱼闸的心思。

他那个样子看着也不像是什么大凶大恶之徒,所以范健康直接就出来,想呵斥他。

可到了那男人身边,那男人一回头,他一句话梗在了嗓子里,也就说不出来了。

那个男人虽然看着跟他岁数相仿,可带着一种很奇怪的压迫感——那绝不是普通人,而像是,人上之人!

那个男人就问他:“这鱼闸是你弄的?”

范健康不由自主就点了点头。

那男人一副很欣赏的样子:“这东西很精巧。”

叫谁让人这么夸,能不高兴?

范健康对他的反感也就消失了一大半,心说这人至少挺懂行。

这么着,这俩人就成了朋友。

范健康就问他,整天走来走去到底干什么,为什么不去做工赚钱?

那人说,他要找的地方,比钱重要。

范健康听不懂,他觉得,世上根本没有比钱重要的东西。

那个人就笑,说有。

范健康到了现在,也不知道他要的到底是什么。

不过那个男人说,你要是想赚钱,倒是也并不难。

范健康这才来了精神,问他怎么讲?

那男人偏偏却卖关子,说等我找到那个东西,离开这里的时候,就告诉你。

范健康开始不相信,但是后来一寻思,这人既然不是普通人,那万一他说的是真的呢?

而那男的一边找什么东西,一边却跟他学鱼闸。

他以为这人也想捕鱼,就教给他,可这男的用鱼闸把鱼给围住了之后,只静静的看着鱼——有时候,还帮着鱼从鱼闸里面逃出去。

范健康越来越看不懂了——这个人不像是正常人,干的也不是正常事儿。

终于有天,那个男人从外面回来之后,难得露出了非常高兴的样子,范健康就看出来了,他怕是找到那个想找的东西了。

果然,那男人点头,两个人就一起坐在妒妇津看远方的山,范健康知道,他找到了想要的东西,可能就要走了,这一瞬间,竟然还有点不舍。

而那个男人浑然不觉,这才说道:“你不是总想发财吗?我现在就告诉你,怎么发财——把一个东西压在了房子地基下面就行。”

范健康就问他什么东西那么牛逼,聚宝盆吗?

可那个男的摇头,说不用问,但是这件事儿,有两个要求你得做到。第一,你不能告诉任何一个人,不然,财气就破了。

第二,你这个人福薄,所以福报一定得自己积累,一旦你发了财,那就要帮助其他的穷人,帮助的越多,那你得到的,也就越多。

范健康心说这是什么讲究,跟地摊五毛钱一本的鬼故事差不多。

不过,他还是照着那个男人说的做了。

那个男人把东西埋下,都没让他看见,只说以后他还会来取这个东西。

范健康着急了,说你怎么还要取走呢?那我财气不就没了?

那男人一笑,指着妒妇津附近的一块地就说,将来你有了钱,记得把那个位置买下来,那是个元宝山地。

范健康也不懂元宝山地是什么意思,只觉得这男的异想天开,那地方一片大荒,有钱了买它干啥,种瓜?那土质也不好,种瓜怕也不甜。

那男人也只是说你记住就行了。

元宝山地——我倒是知道这种地。

这地东边高,西边低,生不出什么好的植物,最多长荒草,可这种地方,最适宜做买卖——一旦汇聚了人气,寸土寸金。

范健康对那人越来越好奇了,想问清楚他的来历,可那人摇摇头,说我不告诉你,是为了你好——我马上要遇上麻烦了,你要是卷进来,也会跟着倒霉的。

接着,那人忽然跟听见了什么似得,脸色一变,就让范健康躲在平时看鱼闸的地方,不管看见什么,也千万不要出声。

范健康看他那样子,也觉出事情真有点不太对劲儿,也就照做了。

他刚躲进去,就看见,真的有人来找那人的麻烦——剩下的,他就没有再说谎了。

他看见男人遭难,也想搭把手,但是——一个是事先说好了,一个,是不敢。

说到了这里,他盯着我,战战兢兢的说道:“我看的出来,你跟他是一类人,所以我不敢瞒着你——你,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

我正是想知道,才来的。

那个男人是知道自己要遇上麻烦,知道那个东西带在身边,可能有风险,所以,才藏在了范健康这里。

而他太了解范健康的性格了——范健康爱财,只要说东西跟财运有关,你打死他,他也不会说出去,其他人也想不到,东西会被藏在这样一个人家里,上哪儿找去?

程星河跟我一对眼,我们就都明白那男人藏的是什么了。

当时那男人被人追杀,就是因为玄武局。

那东西,肯定跟玄武局的线索有关系。

我立马看向了范健康:“你那个房子在什么地方?”

范健康那个表情别提多难受了——就好像被判了凌迟的犯人,眼瞅着第一刀要落在自己身上一样,哪怕早有心理准备,也受不了。

不过,他不敢不说:“就在妒妇津旁边,这些年,我没动过。”

那是关乎门主失踪和玄武局的线索,怎么也得看看那是个什么。

刚把地址问清楚,而这个时候,外面又是一阵吵嚷——是范有钱回来了,还带了一帮人。

那帮人看见了魇婆的尸体,也吓的不轻,奔着我就扑——照着范有钱的说法,我肯定是个暴徒。

可范健康立刻吼道:“都当我死了?”

范健康到底还是在年富力强的时候,那些人一听这个声音,都跟被爱莎冻上一样,全不动弹了。

范有钱急的了不得:“爸爸,你也看见了,这帮人都是怪胎,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儿,您怎么还……”

范健康一双眼睛终于阴鹜了下来,死死的盯着范有钱:“你也当我死了?”

范有钱吸了口气,想起了自己之前干的那些事情,也不吭声了。

范健康接着看向了我们:“我也知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今天这一切,看来也是我的命数,不认不行。几位大师去吧,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房子那边,我也跟工作人员打好招呼。”

说着,看着我的眼神,倒是有点羡慕:“我二十多年前,就没法跟他比,想不到过了这么久,还是一样。”

他的意思很明显——当我是那个年轻人的儿子,而拿着自己的儿子跟我一比,他心里有落差。

我看着范有钱和范健康的面相,也看出来了,这一对父子,好日子很快就要到头了。

因为他们俩都是福薄之人,眼下这些好处,都是因为积累了做慈善的福报,才能持续下去。

而范有钱这一番骚操作,已经把来之不易的福报挥霍光——只怕还得倒欠不少。

眼瞅着,他们就要经历大变故了。

范健康应该隐隐也觉出来了,又看了在一边的范有钱一眼,叹了口气:“可能,是我贪心的报应。”

范有钱完全听不明白,看着我们的眼神,还是在看“下层阶级”,好像我们是为了卖保健品,把老年人彻底洗脑的诈骗犯。

我们看了魇婆一眼,也知道范健康肯定是会说到做到,也就从文曲星大厦出来,奔着他给的地址去了。

临走的时候,我们看了魇婆一眼。

希望她能一路走好吧。

而程星河早就把之前轻浮男丢在地上,没来得及拿走的破魔指碎片给收集起来了,说保不齐这玩意儿有用——自称是拾荒界吴彦祖。

这下,还真把杜家给得罪了,我寻思着,真要是有事儿,就找杜蘅芷说一说——人情社会嘛,再说了,本来也是轻浮男做人做事儿太垃圾。

等找到了前任门主留下的东西,我们找到了玄武局线索,就回县城。

很多事儿,我必须得跟老头儿聊一聊。

范健康的老宅子,离着文曲星大厦不远,就在妒妇津旁边。

当年那件事情过去,范健康住进了新屋子之后,果然立马就发了家,他想起了那个男人说的话,立马就把元宝山地给买下来了。

买下来没多久,那片地就被规划,成了寸土寸金的商业区,柳桥的金融中心,也就是我们所在了文曲星大厦附近。

只靠着那片地皮,范健康就一跃成了数得着的富豪。

到了老宅子一看,那个房子还是二十多年的款式,模样十分寒酸。

这些年,范健康还真没敢动过这个房子,附近也确实有工作人员在看守。

范健康果然跟他们打好招呼了,见我们这一来,立马就来迎我们,说是接到命令,不管我们在老房子附近做什么,都会跟着配合。

我点了点头,刚要进去,忽然就听到了一阵十分凄厉的哭声。

那个声音——让人瘆的头皮发麻。

我忍不住就看向了这里的工作人员:“是谁在哭?”

工作人员顿时露出了一副很尴尬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