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50章 水女跳舞

另一个工作人员赶紧说道:“不瞒您说,我们是全天二十四小时看着房子,所以我们平时也住在这里,那是老林的老婆。”

老林就是刚才那个说话的工作人员。

老林五十出头,两鬓已经有些发白,模样很沧桑,一看就是个吃过苦的人。

我一端详,就问:“你家孩子出事儿了?”

这话一出口,老林尴尬的笑容一下就被冻住了,嘴唇一张:“你,你怎么……”

他财帛宫,父母宫都很一般,基本可以断定是个劳碌命,老板们都爱雇佣这种员工,脏活累活不怕苦,一看这辈子就没享过什么福,唯一可喜的是下巴还算丰厚,说明住房不愁。

这种人一般来说一辈子没有大成就,可也没什么大灾,生活按理说,跟地平线一样毫无起伏。

有人可能觉得这种日子窒息,可老林的眼距也不宽,是个安分守己的汉子,倒是喜欢这种风平浪静。

而现在,老林的子女宫下陷,是个非常浓重的黑色,他们家孩子,只怕现在命在旦夕,他老婆才哭成了那样。

老林一听这话,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张了半天嘴没说出话来,一着急,就给我跪下了。

他岁数能当我伯伯,给我跪必定折寿,我赶紧就把老林给拉起来了:“有话好好说,我受不起。”

可老林特别执拗,怎么拉也拉不起来,大声说道:“我也不会说话,可您一张嘴,就把我儿子的事情给说出来,还能让大老板另眼相看,那肯定也不是一般人,我求求你,救救我儿子!”

那股子黑气主邪——他儿子沾染的是不好的东西。

真要是这样,那就是一桩功德啊。

最难的玄武局都快出现在眼前了,怎么也得赶紧升上天阶,这事儿不能不管。

于是我就答应了下来:“那你把事儿跟我说说,我一定尽力。”

老林别提多高兴了,赶紧就把我们带进去了,还擦了擦眼泪:“儿子,就是我们两口子的命根子……真要是出了什么事儿,那我们两口子,也活不了了。”

这个房子一切都还是二十年前的款式,因为范健康嘱咐了,这里只能维持原状,其他哪里也不能动,所以一进去,跟穿越到了二十年前一样。

他们这些管理人员,就住在里面——有人住的房子有活气,不爱坏。

我也没忘来这里的目的,一进去就开始观察宝气,可这么一细看,心里猛地就沉下去了。

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宝气!

卧槽,怎么回事,难道那个东西被人捷足先登,取走了?

可这也不可能啊,这事儿只有范健康自己知道,谁能拿走?

我立马就再问了一次,这地方有没有人动过土?

老林没听明白,连忙说没有啊,大老板发话了,他身上掉块肉,都不敢让房子少一粒土,不可能有人动过。

这就更怪了,东西呢?

我看了一圈都没有,也皱了眉头。

程星河看出来了,问我什么情况,我一说,程星河也愣了,嘀咕着:“妈的,没动过土,怎么没的,还能有东西隔空取物?”

我一寻思,老林儿子既然一直住在这里,那老林儿子身上的怪事儿,跟那个门主留下的东西,会不会有关联?

老林看着我们这个表情,也挺紧张,我就让他继续领着我们往里走。

这地方虽然设施陈旧,但是并不小,穿过了花木扶疏的天井,哭声就是从后排房子传来的。

过去一瞅,一个中年妇女蓬头垢面,一脑袋黄头发炸着,不知道多少天没洗脸了,眼头上还挂着点眼屎,嗓子已经劈了,但还在嗷嗷的哭——她手里捧着的,是个大红荣誉证书。

老林见状,一拍大腿:“我就忘了把那个给收起来了——又让她给看见了。”

而中年妇女见到我们,跟看见了什么希望似得,立马抱住证书,站了起来:“林涛找到没有?”

老林摇摇头,中年妇女眼角一下就垂了,大嘴一张又要号哭:“涛子,你到底上哪儿去了,你回来啊,妈没了你,活不了啊……”

我的心猛然一动,这就是母爱?

如果我出什么事儿,我妈也会这样为我哭吗?

这个幼稚的想法被我一下压下去了,反而还有些想嘲笑自己——我妈嫁给了有钱人,日子过得不知道多舒服,她要是能这么惦记我,也不至于,二十多年都不肯来见我一面。

不过……我妈最近来找我,也是想认回我吗?

老林一看老婆的样子,连忙就露出头痛的样子,赶紧拉住了老婆:“你先别哭,这几位大师,可是真有本事的人,大老板那派来的,肯定能帮咱们找到儿子!”

老林媳妇一听,一双通红的眼睛盯着我,半信半疑的就说道:“这么年轻,怕比涛子还小——真有这么大的本事?”

程星河连忙说道:“不瞒你们说,我们七星,最擅长的就是找人,你儿子的事儿,赶紧跟他讲,解决完了,我们还有其他要紧事儿呢!”

是啊,前任门主留下的,跟玄武局有关的东西还压在地基下,这事儿得尽快弄完。

我把胡思乱想压下去,开始听老林讲他儿子的事情。

一提起了儿子,老林媳妇顿时眉飞色舞的:“不瞒你们说,可着全国,都没有我儿子那么优秀的孩子!”

说着,脸一挤,又像是要哭:“我儿子摊上这么个倒霉事儿,也是因为太优秀了……”

原来那个林涛,从小是个学霸。

老林媳妇一辈子嫌弃老林窝囊,算是把全部的希望,都压在了独生子林涛的身上,林涛也不负厚望,考上了名牌大学,念到了博士,现在搞科研工作,那是铁饭碗。

这孩子,你往哪儿说不提气?

老林媳妇看自己孩子,那是怎么看,怎么好,可唯一一件,就是林涛一直没搞对象。

这么好个孩子,还愁女人不往跟前靠?

可这高不成低不就的,也一直没找到合适的,老林媳妇正给张罗呢,忽然发现有天林涛晚上回来,就不太对劲儿。

身上全湿了,滴答滴答往下冒水。

这把老林媳妇给心疼的啊,说孩子这怎么弄的,掉柳桥底下了?

林涛平时跟他妈感情很好,有什么事儿都会跟他妈说,可那天表情就不对,啥话也不说,就进屋关门,他妈也敲不开。

老林说孩子大了,也得有自己空间,你就别管了。

可老林媳妇不听这一套,就觉得儿子肯定有事儿。

结果第二天,一个邻居就来了,就问林涛昨天身上沾水没有?

老林媳妇纳闷,说你怎么知道的?

那邻居当时就倒抽了一口冷气,小心翼翼的让老林媳妇提防着点,涛子昨天怕是碰上不好的东西了。

老林媳妇当时就慌了,问她什么意思?

那邻居这才告诉她,说昨天她也是夜班,回家的时候,看见林涛走到妒妇津旁边,没躲开没避,那天正是个十五,怕是粘上水女跳舞了。

一听这几个字,老林媳妇脑袋瓜子嗡的就是一声响,好险没坐地上。

我也没听明白,水女跳舞?这是什么意思?

程星河低声说道:“这个我也听说过——过了这么些年了,还有呢?”

原来,水女跳舞,是妒妇津附近的一个传说。

这个传说从头说起,跟一个女人有关。

据说那个女人嫉妒心特别强,而嫁的老公,偏偏生性风流,娶了三妻四妾。

那女的很快被莺莺燕燕给比下去了,她就做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致使妒妇津以她为名,大大出了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