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651章 刀劈大门

那个妒妇受不了妒火的煎熬,本来就难受,可那天,又来了一个年轻漂亮的新妾。

她嘴上说为了庆贺老爷得了新人,就请大家上游船上来游春。

大家正在船上尽兴,她却偷偷的到了船底,点了一把火。

火把船内部烧坏,这一船的人,连着老爷,带美妾,怕火的被水淹死,怕水的被火烧的面目全非,死的全惨不忍睹。

有岸上的人看见,那个妒妇坐在船头,看着这一船人,哈哈大笑。

她得不到的,毁了也不会给别人。

她在哈哈大笑之中沉入了水里。

按理说,哪一片水域没淹死过人?

可自从那个妒妇死了之后,这里接连不断,一直死人——只要船上有漂亮姑娘,那一准就会翻船。

搞得这里的船夫不敢渡女人。

时间再一长,甚至穿的光鲜,派头大的从这里,也不能幸免。

自此以后就传开了——这地方穿的破,保平安,穿的光鲜,死得惨。

这标准是个妒妇——嫉妒一切比她幸福的人,所以这地方就得了名,被人称为妒妇津。

本地人都不敢下水。

而时间更长一点,还有人声称,在十五的时候,看见了数不清的漂亮姑娘,在月亮地下跳舞。

哪儿来那么多漂亮姑娘啊?

靠近一看,这才发现,那些姑娘身上都湿淋淋的——是从妒妇津里爬出来的。

那些被妒妇害死的水鬼。

而谁要是不长眼,闯进了漂亮姑娘里面,那他就回不来了——被拉到了妒妇津里,给她们作伴去了。

所以,本地人晚上没有敢从妒妇津附近走的,哪怕是范健康年轻的时候在附近钓鱼,也不敢下水。

老林媳妇一听这个,吓的什么似得,赶紧就去找自己儿子,问他身上到底怎么湿的。

可林涛一听这个,顿时就露出很反感的表情,说什么年代了,还有信这个的,让他妈少拍抖音,哪怕看看报纸也比这个强。

说着,林涛不管不顾就要去上班,怎么拉也不回来。

老林媳妇担心的要命,一会儿一个电话,林涛没有平时那么好的脾气,直接关机了。

老林媳妇立马就找单位去了,结果单位说他今天根本就没来。

老林媳妇一听这个,无异于五雷轰顶——孩子别是真出事儿了吧?

她就跑到妒妇津来了,这一来不要紧,真看见林涛在水边,像是跟人搂搂抱抱。

她大吼一声就跑过来,奔着林涛撒了一把盐——据说水女怕盐。

林涛一回头,跟他妈就急眼了,问他妈抽什么疯?

老林媳妇一看——林涛身边其实并没有人,可他浑身上下,又都是给湿了。

林涛甩开她就回家了。

老林媳妇是越想越担心——林涛这孩子,从小就孝顺,从来没违逆过自己一句话,现在性情大变,显然是中邪了啊!

于是老林媳妇就把附近一个走无常的给请来了。

结果走无常的刚进门,林涛知道了来意之后,大发脾气,说他妈愚昧,摔门走了。

老林媳妇拦不住,坐在门口呜呜的哭,那走无常的看这个意思,也告诉老林媳妇,你做好心理准备吧,这伢子怕是危险了。

老林媳妇不信这个邪,还要去把林涛给追回来,可从那天开始,林涛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失踪了。

不管是单位还是哪儿,全没了踪影。

老林知道了,赶紧报警,可查遍了监控,除了拍到林涛负气出走,出现在妒妇津口之外,就再也没出现在监控镜头里面了。

老林媳妇就此跟得了失心疯一样,天天就是哭,就是号,说是那些妒妇津的水鬼不要脸,看着她儿子长得帅,就把她儿子给拖下去了,现在儿子被扣在水女手里,不定多害怕呢。

还要上妒妇津去寻死,被老林给拦回来了——你活着,没准儿子哪天就回来了,可你要是死了,生生世世就见不到儿子了。

老林媳妇一听这话倒是也在理,只好回到家里等儿子。

不过,触景生情,一看见林涛的奖状证书什么的,就继续嚎哭,老林本来把林涛的东西都给藏起来了,可今天又被老林媳妇翻出来了个证书,这不是就嚎哭起来了吗?

说着,老林媳妇一把抓住我,问我,你说孩子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我一瞅老林媳妇和老林的子女宫,别说,虽然黑气很重,可没有死气。

林涛还活着。

一听我这个说法,老林媳妇先是一愣,接着就喜极而泣,问我说话有谱没有,还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定要我赶紧把林涛给带回来。

老林还怕媳妇态度不好,赶紧把她拽开,就对我赔笑,可一双眼睛,也充满了希望。

偏偏我来了,偏偏被我听到,也许又是老天的安排,是那个林涛命不该绝。

我就答应了一声,说你放心吧。

妒妇津,水女……

我一边寻思着,一边把这个屋子里里外外的看了一遍。

还是一直都没有找到任何的宝气。

老林两口子就一直在后面跟着我,老林诚惶诚恐的问道:“大师,这房子,难不成风水出什么问题了?”

老林媳妇登时就呸了一声:“别胡说八道,这是大老板以前住的地方,搁在古代,这叫潜龙宅,能住在这种地方,一定能让孩子有大出息的!我求爷爷告奶奶,才找到了这么好的个地方,就为了涛子的前途,涛子能有现在的前途,还不是因为我?你可倒好,婆婆妈妈的,不怪自己没用,倒是怪到房子头上来了。”

别说,既然范健康跟门主有交情,这房子应该也是被门主指点过的。

这个房子两侧是翅地,后院微微拱起,如同鸟类的尾巴。

这叫鸿鹄宅——住在这个地方,有利后代,孩子肯定胸有鸿鹄之志,既然子孙有大志,按理说能代繁荣,是好布局。

可坏就坏在一个地方。

我就指着大门:“这大门是新换的吧?什么时候换的?”

那扇大门,直接开到了别人家的屋角。

老林媳妇抢着说道:“大师,你也觉得门好?那就对了——是我弄的。”

原来,老林媳妇左边的地皮卖出去了,住进来的也是上层社会的人——一对老教授夫妇。

那对老教授夫妇过的日子简直是神仙生活,两口子积蓄丰厚,生活闲适,整天就是看戏遛鸟,可把老林媳妇给羡慕死了。

正这个时候,宅子的大门坏了,需要更换,老林媳妇就动了这个心思——她以前就听说过,大门要是搭上人家的墙角,就能粘带人家的运势。

要是以后林涛出息了,自己也能过上那种日子多好!

再不济,把那两口子的书卷气,粘带给林涛,没准也对他前途有好处。

于是她就偷偷嘱咐工人,把门靠在人家墙角上开。

老夫妇一开始有些不乐意——妨害了他们家墙上的蔷薇了。

可老夫妇涵养很好,也没太在乎,老林媳妇跟占了便宜一样,可高兴了。

老林一脸不以为然,可敢怒不敢言。

我则问老林两口子,但是是不是事与愿违——弄完了那个大门之后,非但没沾上光,林涛还遇上了很多不顺心的事儿?

老林媳妇脸色一变,老林猛拍大腿:“大师,真是什么事儿都瞒不过您的眼睛,真的!不光我儿子工作不顺,还不小心弄坏了实验室设备,赔了一大笔钱,骑自行车,也给撞到沟里去了,甚至……”

老林媳妇像是听不下去了,暗暗给了老林一脚,老林这才讪讪停嘴。

我就告诉她,要想这一阵运势转好,先把这个大门给换了。

这叫刀劈门,在门的右边出现,会导致妇女死亡,六畜不旺;在门的左边出现,会出现男子事业不顺,伤成材之子,也为外事牵连。

这房子的原主人是范家,所以范有钱这一阵投资不利,而现居着是老林家,所以老林儿子,也挨上了当头大祸。

老林媳妇一听这个,顿时就给傻了,老林倒是高兴了起来,连声“哎哎”的答应。

我接着就问老林媳妇:“你动这个大门的时候,有没有碰到地基?”

老林媳妇连忙摇头,说大门跟地基差着十万八千里呢,当然没动过了——再说了,他们之所以住在这,就是为了保护这个老宅子,真要是动了这里的土,那不是监守自盗吗,不敢不敢。

真要是这样,那地基底下的东西,到底上哪儿去了?

正这个时候,我看见左邻居——也就是被老林媳妇“借光”的那一家,探出了个人脑袋,正在往我们这里张望,可察觉到了我看她,跟心虚似得,立马就把脑袋给缩回去了。

奇怪,不是老教授夫妻吗?按理说应该是落落大方,知书识礼的,怎么动作鬼鬼祟祟的。

老林媳妇注意到了,连忙说道,那是老教授夫妇的独生女,可惜智商都被爹妈用完,她没吸收多少脑子,脑壳有点问题,平时就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也不知道会不会说话,不用理她。

我点了点头,就望着面前的妒妇津。

果然,妒妇津附近,浮现着一种很奇怪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