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653章 水边小屋

老林夫妻这会儿把修门的事儿给落实了,听见这边有动静,就过来了,问我们这看出什么来了没有。

一听要晚上才能找到线索,老林媳妇有些失望,但我们已经是唯一的希望了,生怕我们不尽力,赶紧又强颜欢笑的说让我们进屋休息,她给我们做炸酱面吃。

老林就把我们往屋里让:“我媳妇做的炸酱面可好吃了——我儿子吃了二十多年,都没吃腻,快,里面休息休息,磨刀不误砍柴工。”

我们跟着进去,老林殷勤的拿了很多水果,吃着吃着就熟络起来了,老林就问我们,之前接到的电话,大老板说让他们配合我们的一切要求,我们到底是为啥事儿来的?他把儿子的事情托付给我们,不能耽误了我们的正事儿吧?

我往妒妇津那片水面上望了望,说没事儿——保不齐,这两件事儿,是一码事儿。

老林想起了儿子,还叹了口气,嘀咕着:“其实,我儿子哪怕不想回来,也正常,我要是他,恐怕也……”

不想回来也正常?

可老林刚说到了这里,只听“乓”的一声,一个装满了面条的铝制大盆就被重重的墩在了桌子上,面汤溅了老林一身。

一抬头,只见老林媳妇横眉冷对的盯着老林:“你不会说话,就别一个劲儿瞎说!”

老林一下被镇住了,连身上的汤子都没来得及往下擦,赶紧就拿了碗给我们装炸酱面,一面装一面赔笑:“大师你们多吃点……”

老林媳妇脸色也很难看,嘴都抿成了一条直线,显然问是问不出来的。

我跟程星河一对眼,也是面面相觑,奇怪,母子之间关系不是挺好的吗?这啥情况?

不过,炸酱面浓淡合适,咸里带着鲜,倒真是挺好吃,劲道的面条配着爽脆的黄瓜条——有一种家的味道。

程星河吃了五碗。

又要熬夜,我们就早点睡下,先把觉给补上。

这一睡,我就朦朦胧胧的做了个梦。

梦见一个身影模糊的女人,背对着我嘻嘻的笑,那个笑声——别提多瘆得慌了,而她自言自语的说道:“你们对我赶尽杀绝,这就是你们的报应……”

赶尽杀绝?

而她手底下摁着个人,看样子,正是个年轻男人——看不清面貌,但是约略看得出来,头发是乱蓬蓬的自然卷,还戴着个黑框眼镜,应该就是在照片上看见过的林涛!

她要杀人?

我猛地睁开眼睛,这一瞬间,闹钟就响了起来——快三点了。

程星河也睁开了眼睛,揉了半天。

哑巴兰他们说是跟我们一起去抓怪物,可拉了两把没有反应,正这个时候,程星河忽然拉了我一把,示意我往窗户外面看看。

我顺着他的视线一瞅,顿时也皱起了眉头。

大月亮地下面,有两个身影。

那动作,还真跟跳舞差不多。

我赶紧跟程星河一起,从窗户口悄无声息的翻了进去。

可就这么短的时间,再过去了,那两个人的身影就消失了。

我跟程星河对看了一眼,妈的,难道发现我们了?

于是我们俩一对眼,就分头行动去找。

四处看了看,都没找到,我心里有点纳闷——这玩意儿难道已经发现了我们了?够机警的啊!

我就顺着妒妇津东边找,这一找就看见了,有一块地方,有不少的水渍。

脚印子?

那脚印子,蔓延到了一丛冬青树后面。

没错,应该就在这里。

我刚想拨开冬青树,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就搭在了我肩膀上。

回过头去,就看见了一个姑娘。

那个姑娘长得很漂亮,但是脸色非常苍白。

水女?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个姑娘倒是好奇似得问道:“小哥,这大半夜的,你在找什么?”

我一皱眉头——这个姑娘有红色的生人气啊!

难道只是路过的路人甲?

可哪个姑娘凌晨三点,在闹鬼的妒妇津路过?

而她像是看出了我是怎么想的,接着就是嫣然一笑:“我今天回家晚了——你不会,以为我是水女吧?”

说着,对我转了一圈,歪着头一笑:“我像吗?”

不像,真不像,就像是一个邻家女孩。

而且,她走路的方式很特别——袅袅婷婷的,非常有风致。

我接着就问:“那你是……”

她笑了笑:“小哥,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这姑娘哪里哪里,都不像是邪祟。

我一寻思,就答道:“我来找个人,叫林涛,你认识吗?”

那姑娘皱着眉头想了想:“林涛……好像还真有点耳熟,要不这样,我对这一片都很熟悉,我带着你去找吧?”

那敢情好了。

不过,放眼一瞅,妒妇津周围空荡荡的,一点人声都没有,程星河那货这么一会儿,上哪儿去了?

那姑娘俏皮一笑,带着我就往西走,那边有一排小房子。

她边走边问:“小哥,你跟那个林涛,什么关系?”

我答道:“没见过,受人之托。”

这会儿已经走到了小房子门口了。

那姑娘若有所思的“哦”了一声:“那你也怪可怜的。”

我盯着那排小房子:“什么意思?”

那姑娘脸色倏然就沉下来了:“因为你掺和了这件事儿。”

她话音未落,忽然对着我就扑过来了。

这姑娘挺直接啊!

可我反手就摁住了她的胳膊,毫不留情的就反扭了过去,那姑娘顿时就爆发出了一阵尖锐的惨叫。

看着是像人,可那个声音,真不像是活人能发出来的。

我平时从来不打女人,可这种东西,应该不能算是女人吧。

她声音咬牙切齿:“不可能,你怎么……”

她想问的是,我是怎么看出来,她不是人的。

其实很简单——她虽然看着是个人,可手臂和膝盖的角度不对。

跟正常人的方向,是相反的——所以,才能走出那么妖娆的姿态。

我把她看似柔弱的身体整个折了过去,两手抓住了她的胳膊,把她反正摁在地上,毫不留情的一脚踩在她后腰上:“把林涛交出来——还有,我有事儿问你,你是不是从林涛住的那个房子里,偷走了什么东西?”

那姑娘应该从来没被人这么对待过,顿时是又惊又气,回头死死的盯着我,两只秀美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

再一听我要“东西”,她就怔了一下。

没错,看来那个东西,就是她偷走的。

我接着说道:“我急着要东西要人,你要么就好好说,快点说,我让你少受点罪,要么你就……”

可我话还没说完,忽然就觉出来,她的眼神变了。

阴沉沉的,带着杀气!

就在这一瞬间,我忽然觉得,身上特别冷。

接着,我忽然就感觉,眼前的景象发生了很奇怪的变化。

那些小房子变成了幢幢的石头黑影,大树变成了水草影子。

好像——我忽然从岸边,落入了水里。

我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卧槽,还真是小看这玩意儿了,这玩意儿跟吊死鬼一样,能迷人心!刚才看到的一切,也都是幻觉。

只怕从她的手搭在我肩膀上的时候,就开始了。

以前就听说过,邪祟能给人鬼遮眼——让人看到她想让人看到的东西。

我身上之所以这么冷,是因为我已经泡进妒妇津里面了。

要是身边有人看着我——估计就看见我自己一步一步走进了水里,还浑然不觉呢!

一霎时,眼前就从田园景致,变成了一片漆黑,接着,好像有一股子很大的力气抓在我身上,死死的把我往水里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