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656章 一身腥气

也不知道老林媳妇找的那个风水先生,是哪个派系的。

这个法子,简直是心狠手辣。

粗盐辟邪,而鞭炮也是辟邪的,外面再给封上——那就等于,把那个东西堵在里面,关上门打。

打完了,又憋了一段时间,活生生把它憋死在里面。

说句冷血的话——你要憋死它,但凡弄干净了,就跟那个风水先生说的一样,那个东西就再也没法把你怎么样了。

可偏偏老林媳妇又把那些东西,整个倒进了妒妇津。

这一进去了,那个东西很有可能还留下了一口气,虽然元气大伤,不,应该说九死一生,但还是休养生息很多年,缓过来了。

一缓过来,当然要报仇了——报仇,就要报在痛点上。

那东西肯定知道,林涛他妈心里最要紧的,就是林涛,所以,就把她最珍爱的儿子弄到了手。

这个法子,比杀了老林媳妇,只怕还能更管用,痛快。

林涛他妈一听我这话,顿时就傻了,接着就是一声哀嚎,对着妒妇津就大喊了起来:“哪个不要脸的妖精,要弄我儿子——你要弄弄我,我儿子没错……”

老林是个老实人,老实人胆子都小,生怕媳妇把水里那位给吓着了,赶紧就把媳妇给拉回来了:“你倒是消停点——你干了这种丧良心的事儿,还嚎呢!”

林涛他妈拼了命还挣扎:“那东西不是人,有什么良心不良心呢?妖魔鬼怪,又不是人,跟它们谈不上什么良心不良心,弄死了还有功德呢!”

说着就指着我:“你说,你不就是干这个的?”

这话不对。

是啊,那个穿黄衣服的女人虽然是个异类,但确实也是好说好道,前来求她的,而她分明也已经答应了。

不信守承诺,是会有报应的,不管中间会过多长时间,也许,会久到你忘了这件事儿,但是报应不会不来。

林涛他妈知道了我的意思,愣了半天,就骂我是个妖道,竟然给那些东西说话,祖师爷就应该劈了我。

老林连忙就给媳妇求情,说她更年期,又受了刺激,让我千万不要跟她计较。

如果我妈知道我出什么事儿,会为我这么歇斯底里吗?

不,她那种贵妇,不可能。

我想起了刚才伸脖姑娘说的话,寻思了起来,这林涛不回来——难道是要为了他妈干的事儿,还债?

而老林媳妇这会儿回过味儿来,除了我,她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立马拉住了我:“你想法子,我要我儿子,我现在就要儿子——不然我现在就一头撞死,你们这一行,见死不救,不是有损功德吗?你不能看着我们家破人亡!”

程星河实在忍不住了:“不是,这叫什么人啊!自己做的孽,要别人收拾烂摊子也就算了,还这么个劲头儿的——七星,我看咱们别管了。”

话还没说完,只听“咣”的一声,老林媳妇忽然猛地就跪在了我们面前,脑袋重重的往地上磕:“我没念过书,我也不会说话,可我只知道,我没了儿子,就活不了,你们要什么,只管说——让我去替儿子受罪,也行!”

我赶紧把她拉起来了。

哪怕林涛的事情不管,门主宝物也不能不管。

我回头就看向了妒妇津,林涛跟那个宝物,就在水底下。

要是能进到了水里去就好了。

可白藿香似乎看出了我是怎么想的,立刻说道:“你没忘吧——每次下水,你可都没什么好果子吃。”

这倒是也没错,可是眼下,不下水,东西就弄不回来。

这会儿哑巴兰和苏寻终于醒过来了,苏寻一睁眼,就皱起了眉头,哑巴兰也跟窒息了一样,就把鼻子捂住了:“哥你们背着我吃羊血豆腐了?这什么味儿啊?”

羊血豆腐……

程星河也也反应过来了,嘀咕着说道:“七星,你身上这个味儿不但没减轻,怎么好像还越来越重了?”

很重吗?

对了——我在水下,经了那个东西的血!

要是这样的话——我还真有主意了。

趁着天还没亮,我还得再下一次水。

白藿香一听我的意思,顿时不高兴了,可她也知道我的脾气,拉也拉不住,想跟下去,我连忙说道:“你可千万不要跟下去——你也知道那个地方是妒妇津。”

白藿香一皱眉头:“你看不起我的水性?”

我摆了摆手:“那地方嫉妒漂亮姑娘,你去了不是添乱吗?”

白藿香一愣,脸微微就红了,视线一偏:“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油嘴滑舌的。”

我油嘴滑舌吗?

程星河露出地铁爷爷看手机.JPG的表情:“妈的又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算了,我陪你去吧,不过保暖裤你得赔我。”

我说不用——你下去了,也一样麻烦,我只能自己下去。

你也看见,那底下的东西有多厉害了。

哑巴兰和苏寻也表示要跟,可我告诉他们,全不用。

眼瞅着天快亮了,时间得抓紧,白藿香不放心,还要给我准备氧气,我说算了吧,我速战速决。

白藿香越来越生气,看我跟看傻子一样,一赌气不肯搭理我了。

老林媳妇一听,这才来了希望,催着我快点,千万要把她儿子活着救上来。

当然,她是不关心我死活的。

倒是老林让我一定要小心点。

我答应下来,准备好了,程星河他们都上妒妇津附近来送我,程星河抿了抿嘴,担心的问我行不行啊?

我摆了摆手让他们放心,我有独门秘方,就从妒妇津给一头扎下去了。

眼角余光还看见了——白藿香说是我那么想死就去呗,可她的身影,还是出现在了后面,也紧张的看着这一方水。

眼前景色翻转,水泡往眼前一逼,真特么冷……

那些冬泳的,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意志。

我尽量把活动幅度加大,好让身体尽快活泛暖和起来。

下到了水里,我还记得之前看见的方位,奔着那边就泅下去了。

果然,一些黑乎乎的东西出现在了我眼前——跟之前一样。

好像海带一样,在水里招摇。

不过那些东西没有再缠我。

因为只有我身上,经了那东西的血,有那个东西的味道。

一些非人的东西,其实会靠身上的味道来辨别是不是同伴。

我靠着这个腥气,就可以蒙混过关下去。

果然,一路往下游,都还挺顺利的,我也很快就看见了宝气和生人气。

靠近了一看,就看见淤泥之中,似乎有一个洞口。

我摸了进去,离着宝气和生人气更近了。

好不容易游到了眼前,我就看到了三盏命灯。

林涛!

我立马抓住了林涛的手,而林涛身后,就是那个亮闪闪的宝气。

太好了。

于是我另一只手抄过去,就想把带着宝气的东西给捞过来。

一石二鸟。

但就在这一瞬,一个冰冷的东西,忽然攀到了我肩膀上。

卧槽——这特么的是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