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57章 不生不死

水底下黑漆漆的,除了气的颜色,看不清楚其他别的。

但这东西阴气逼人,反正不是人。

应该是那些看不清楚的黑影子之中的一员。

我的心顿时就紧了,被这东西发现了?

我只觉得,一股子滑溜溜的东西,围绕在了我脖子上。

坏了……

这个东西应该类似于哨兵,是在这附近看守的。

但很快,我就反应过来了,这东西不像是要对我动手——不然刚才那一下子,就会直接套在我脖子上勒死我。

因为我身上的腥气,这东西根本摸不清我的来历,甚至有可能,以为我是同类。

我脑子飞快的转了起来,要么我悄无声息的弄死它,弄不死,它发现了我的来历,把其他的怪东西全弄来,那我就走不了了。

这是水下,哪怕我能打得过,气也不够用,弄不到林涛和宝物,自己也得搭进去。

可这也是有风险的——这货要是死了,可能也会惊动其他东西,最省事省力的法子,就是混过去。

于是我装出了若无其事的样子,也没反抗。

这东西缠在我脖子上的湿滑之物,也就是慢慢松开了,看意思是想问清楚,我是干啥来的。

我又不会水下说话,也不知道怎么跟这玩意儿沟通,一寻思,以不变应万变吧。

果然,这个东西跟个海草似得,在我身边飘摇了半天,可能觉得我也没啥意思,又是“自己人”,也就慢腾腾的要走。

要不是在水里,八成要逼出一身的冷汗。

我生怕那玩意儿回头,立马把林涛抓过来,觉出他腰上有腰带,就跟自己的腰带扣在了一起,把带着宝气的东西搂在了怀里,悄无声息的踩着水,就要往上游。

可这么一游,忽然就觉得身后有点不对,什么东西动了。

是林涛醒了!

我之前就纳闷,他为什么能泡在水里这么久都没事,莫不是成了海王?

我立马摁住他,不管他现在什么情况,都不能挣扎,万一把其他的怪东西给惊动了,那我们都得倒霉。

把小手电给拿出来了,把自己照了照——意思是告诉他,不要害怕,我也是人,是专门来救他的。

光线亮起,我看清楚,他果然睁开了眼睛,但是一看见了我,非但没有逃出升天的喜悦,反而皱起眉头,露出了一脸的厌恶。

不是,你啥眼神啊,我又没揍过你爹。

被困在这里,难道不想走吗?

我还想跟他比划比划,让他明白我的意思,可谁知道,他忽然跟疯了一样,对着我就抓过来了。

那个动作,跟饿虎扑食一样,别提多凶狠了!

我被他给吓了一跳,立马折过身子躲过去,可我们两个被皮带连在了一起,跟连体婴儿一样,我就算闪躲,也闪躲不远。

不光如此,他这么一挣扎,我眼角余光就看见了,刚才那个走开的黑色东西,摇摇摆摆的,对着我们就折回来了。

在水下小手电的光芒下,我看清楚了那个东西的长相,顿时就愣住了。

那是个女人。

之所以给人感觉跟水草一样——是因为她满头长长的青丝,跟海草一样,在水底下招摇。

而她一张惨白的脸,正面无表情的盯着我。

鲛人?

不对,这东西有腿儿。

水鬼?

也不是——这东西有红色的生气,是个活物!

水猴子?

去他妈的,就更不可能了,我一个差点被水猴子拉去做姑爷的人,自然知道水猴子是什么模样了。

卧槽了,这特么的是个啥?

世上,还真有“水女”这么个物种?

而我这么一失神,林涛的表情更凶狠了,对着我就直扑了过来。

我也没手软,一拳就把林涛脑袋给打开了。

这也算是下水施救的常识,打昏过去比让他抓挠我,俩人一起溺死强。更别说我这个手劲儿,他几个钟头醒不过来。

可没想到,我这一只手下去,林涛虽然下巴几乎都被打歪,但人竟然没事儿。

我也愣住了——他是真成了海王了还是怎么着?

而他死死咬住牙,一只手抱住了我的脖子,就把我往底下摁。

你大爷!

我也来脾气了,甩手又给他一拳,他脑袋直接撞在了一块石头上。

但他还是没事儿!

我心里是越来越沉了——水底下的死人不对劲儿,这林涛也他娘的变异了?

而林涛被我这么一打,人仰过去,忽然还福至心灵了,一只手对着那个女人就招了招手,意思是让那个水女过来抓我。

而那水女完全不懂他是什么意思,像是很疑惑,为什么要自相残杀。

坏了,我记得清楚,这里的水女并不少,只要惊动起来,那就离死不远了。

我立马拽住了林涛,就往上死命的游。

林涛不想走,还一个劲儿的捣乱,我决定上去之后,无论如何也得踹他几脚。

但没想到的是,我只觉得耳边水流一动,耳朵就是一阵剧痛。

流血了!

原来是林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抓了一块石头,砸在了我耳朵上。

这把我给气的,太阳穴上一跳一跳的,可还没等我跟林涛发作,忽然就觉得不对。

好像四面八方,冷不丁的多了很多东西。

放眼一看,我一身鸡皮疙瘩就给炸起来了——周围出现了很多的水女。

几乎,要把我们给包围住了!

这下算是完了——我自己的血流出来,就混淆了之前身上沾染的腥气了。

那些水女——都认出我是个什么来历了!

林涛瞅着我的表情,瞬间就有些得意——这货是故意的!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

像是被腥气吸引过来的绿豆蝇一样——越来越多!

日了狗了……

我立马一脚踩水,拼了自己最大的力气,死命就往上面游了过去。

可水下是那些东西的地盘,游的比我快——跟数不清的鱼雷一样,对着我就扎下来了。

我一只手把七星龙泉抽出来,对着那些东西直接扫了下去。

水里顿时炸裂了数不清的气泡,好多水女直接被掀翻。

就连林涛,也被镇住了。

我趁着这个功夫,从水泡里面往上就扎。

眼瞅就要上到水面了。

可没想到,就在要上水面的时候,一个影子,忽然挡在了我面前。

这会儿身份已经暴露了,啥也不怕了,我用小手电一照,心里就沉了。

妈的,是上次那个要把我拉进水里的女人。

她穿着一身黄衣服,手肘和膝盖的关节,全是反的。

林涛看见了她,顿时跟有了主心骨一样,对着她就摆手,意思是让她想法子。

而那个女的对我露出了一个诡异又妖艳的笑容,对着我就冲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