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62章 鳝心头肉

说到了这里,邸老头子显然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对着那个灵鳝就抓过去了:“废话说的够多了,想活,就让开。”

邸老头子是天阶,在场的一起上,也未必能拦得住他。

这一瞬间,我看见那个灵鳝的眼睛里,微微一动,淌下了泪。

那个眼神,不是恐惧,也不是悲伤,盯着林涛,却像是不舍。

它不想死。

它有了留恋。

林涛一点都没犹豫,直接挡在了灵鳝前面。

老林媳妇一看邸老头子气势汹汹的,生怕邸老头子伤了林涛,忽然扑过去,一张嘴就咬在了邸老头子的肩膀上。

邸老头子一皱眉头,手一抬,我们都没看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出的手,老林媳妇就整个飞了出去。

老林正着急呢,一瞅媳妇吃亏,甚至连儿子都没顾得上,对着媳妇就追了过去,一下垫在了老林媳妇身下。

而我忍不住也挡在了前面:“邸先生,这东西是有灵之物——虽然也有过罪孽,可天劫都没打死,它肯定有特别之处,你家不怕……”

邸老头子当然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冷笑了一声:“为了我闺女,什么报应,我姓邸的也不怕!”

话音未落,我眼前的景色,一下就全部翻转——这才反应过来,我也被邸老头子掀翻了。

这个力道——不愧是十二天阶!

因为吃过蛟珠,身体很自然的找到了合适的姿势,轻捷的落在地上,一抬头,就发现来不及了。

邸老头子一只手,对着灵鳝的脊梁就划下去了。

他要的是——灵鳝的心头肉?

林涛已经过不去了,发出了一声哀嚎。

可没想到,这一下,又一个人挡在了灵鳝前面。

看清楚了那个人是谁,我顿时就愣了一下。

那个……傻闺女!

邸老头子脸色一变,也想停手,可这个力气,应该已经运到了十成十,他收不回来了。

他毕竟岁数大了。

傻闺女猛地摔在了灵鳝前面,一口钟的衣服上,冒出了一大片洇湿了的痕迹。

邸老头子一下就愣住了,立马抱住了自己闺女,张了半天嘴,却颤抖着没说出什么来,立刻把傻闺女的衣服解开,看傻闺女的伤。

我们看清楚了那一口钟的衣服底下的身体,顿时都傻了。

只见傻姑娘不光脑壳有问题,身体也很怪——她肚子上有半个脑袋,肩膀上多了一条胳膊。

整个身体,奇形怪状的,说畸形,都不能形容那种诡异。

就跟个草船借箭的草人一样,被横七竖八插了一身——不过,那些“箭”,都是人的肢体。

程星河眼睛都直了:“之前还说那个大鳝鱼是个弗兰肯斯坦,合着真正的弗兰肯斯坦,是这一位……”

白藿香也吸了口气:“那些痕迹,不像是天生的——这个姑娘,肯定经历过什么可怕的事情。”

没错……那些痕迹上,都带着很深重的怨气。

而邸老太太见状,哪儿还受得了,她本来身体就不好,受了这个刺激,忍不住又剧烈的呼吸了起来。

白藿香毕竟医者父母心,总不忍心看着邸老太太病死在自己面前,还是上去给邸老太太扎了几针。

邸老头子看着傻闺女身上被自己抓出来的伤,这才嘶声吼道:“你为什么呀?”

傻闺女对着邸老头子就笑了:“涛子哥,护着我,我,我护着涛子哥喜欢的……”

林涛也愣住了。

原来,傻闺女之所以喜欢林涛,也只是因为一件小事儿。

傻闺女是个怪胎,可傻闺女也喜欢热闹,那天傻闺女趁着爹妈忙碌,自己跑出来玩儿,结果碰上了几个不良少年。

不良少年属于没事儿找事儿,逮着蛤蟆也要攥出尿的,看见一个“天然呆”的姑娘,哪儿能放过,拉拉扯扯就上来调戏。

这一下,就发现了傻闺女一口钟下,关于身体的秘密。

那几个不良少年吓的不轻,接着反应过来,恼羞成怒,就骂她是个怪胎。

傻闺女抱着脑袋,哀哀的哭:“我不是怪胎,我不是怪胎……”

不良少年气的不行,想揍她给自己压惊,可又不敢触碰她的身体,就用石头砸她:“癞蛤蟆爬脚面,不咬人,恶心人……”

傻闺女其实不是第一次被人这么骂。

可就在这个时候,有个人挡在她面前,把那些不良少年打跑了。

是下班回家的林涛。

林涛也看见了她怪异的身体。

可林涛仔细的把她的“一口钟”拉下来,还把她拉起来,问她有事儿没事儿。

她就问林涛:“你,你不嫌我恶心?”

林涛拍了拍她脑袋:“别听那些二百五的——你也是人,不是怪胎,也不恶心。”

这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说这种话。

哪怕是邸家两口子,看着她,也不自觉对她歉疚,对她格外照顾。

有人,拿她当个人了。

这个感觉真好。

她喜欢林涛。

所以,也喜欢林涛喜欢的东西。

林涛这么重视这个大鳝鱼,这个大鳝鱼,对他来说肯定是很重要的东西。

她保护了这个东西,就等于保护了林涛。

林涛怔怔的盯着她。

邸老头子咬了咬牙,一只手就把灵鳝身上戳了个窟窿,把灵鳝的心头肉挖出来,塞进了傻闺女的嘴里。

林涛回过神来,一切都来不及了,就是一声惨叫。

灵鳝的眼睛,终于失了神。

而傻闺女也闭上了眼睛。

而邸老头子呼吸迅速急促了起来,可不长时间,我们就看见,傻闺女的身上开始出现变化。

那些乱七八糟的增生肢体上的怨气,竟然开始慢慢的消散。

邸老头子低声说道:“好闺女,你马上就好了……”

果然,不长时间,傻闺女的脸上,出现了一股子很奇怪的红光。

再后来,傻闺女睁开了眼睛——十分明显,不再是松散凄惶,而是带着精光,发亮。

这不是傻子能有的眼睛。

邸老头子夫妇见状,别提多高兴了,围着傻闺女问东问西。

傻闺女,不,她已经不傻了。

她那个状态,像是从一场很长的梦里醒了过来,但是说话,反应,都成了正常人。

林涛没工夫为她高兴,死死抱住了鳝鱼的尸体,泣不成声。

林老爹妈也围了上来,看着林涛腮边的怪鱼鳞渐渐消退,倒是终于欣慰了下来。

一条灵鳝和两个家庭,谁家欢喜谁家愁?

傻闺女在邸老头子夫妻的搀扶下,慢慢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开始往回走。

我一看她的姿势,却愣了一下。

程星河注意到了我的眼神,就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七星。你看出什么来了?”

是啊,是看出来了。

我追上去,就对傻闺女说道:“邸小姐,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我有个事儿,想跟你亲口打听一下。”

邸老头子夫妇回头看着我,就皱起了眉头,十分警惕:“我闺女才刚醒,没什么能跟你说的。”

而傻闺女听见了我的声音,也没回头。

我则说道:“哦?那就算了——那我就直说了,邸小姐虽然醒过来了,可实际上……”

不等我说完,傻闺女停下了脚步,就转过了身来盯着我:“说吧。”

邸老头子有些意外,可也没敢拦着,到了背人的地方,傻闺女的眼神果然判若两人,冷冷的望着我:“你怎么知道的?”

是啊,我是知道。

因为她走路的姿势——虽然她身体已经正常,但是那个姿势,分明是关节和膝盖反过来的姿势。

也就是——灵鳝的姿势。

现如今,傻闺女是苏醒了,但,这是因为,灵鳝进入到了傻闺女的身体里面。

傻闺女让出了身体,大概也是自愿的吧。

只要灵鳝活下来,林涛就开心,她也就开心了。

我盯着她就问道:“曾经有两个人,沉入到了妒妇津里面,却逃出生天了,你肯定认识那个年轻的人,他当时情况怎么样?被捞出水面之后,有没有活下去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