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63章 月亮山洞

傻闺女一听这话,忽然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死死的盯着我:“你跟那个人什么关系?”

你就是为了知道这事儿才来的,你问我,我哪儿知道。

傻闺女皱起了眉头,这才说道:“这么多年来,从水女手里活着逃出去的,那是唯一一次。”

我顿时就精神了:“你的意思是说——那两个人全活下来了?”

傻闺女点了点头:“至少,从水里出去的时候,那两个人没死——那个老头儿,不是平常人。”

那是当然了。

不过,老头儿跟门主,到底什么关系,水底下,又发生了什么事儿?

我就让傻闺女跟我说说。

原来,门主第一次下到了水里,就被水女给发现了,可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法子,那些水女都没法把他怎么样。

可第二次下来的时候,他十分衰弱,根本没有平时的力气。

水女怎么会错过这个机会,立马就上来要把他给围住吃掉。

可这个时候,那个老头儿也扎下来了,重新把水女驱散,同时要把门主给抓住。

可门主一瞅是这个老头,非但没有请老头儿救命,反而跟老头儿争斗了起来——看那个样子,门主宁愿被水女吃了,也不肯落在老头儿手里。

俩人缠斗了一番,门主想着跟老头儿同归于尽,占了上风,可就在门主要赢的时候,却做了一个很奇怪的动作——一只手抓着老头儿,另一只手,却打在了自己脑门上。

门主就这么软下去了。

在水里软下去,就等于溺死。

而老头儿楞了一下反应过来,就把门主抓在手里拉上去了。

水女还想趁机占便宜,谁知道老头儿比门主还凶,把她们一概掀翻。

打在自己脑门上?

我顿时也皱起了眉头——门主明明要赢了,有这个机会,逃出生天啊,为什么却来了个“自残”?

我甚至想问傻闺女你是不是看错了?

可傻闺女是水里的行家,谁看错了,她都不可能看错。

这事儿,还是得问老头儿——虽然我猜也猜得出来,老头儿可未必肯告诉我。

傻闺女面上跟我说话,眼神却直往邸家两口子那飘:“你话说完了没有?”

她是心虚,怕邸家两口子起疑心。

毕竟人家是天阶——一时间可能因为女儿变回正常人,而喜不自禁。

可但凡她露出了一点端倪,那她侵占了人家的身体,决计是落不到什么好果子吃。

她现在就想好好活着——给自己报仇,还有,跟林涛过日子。

我也看见了,林涛抱着那个大鳝鱼的尸体,跟泥塑木雕一样,一动不动,显然受到的打击实在太大,一时间清醒不了。

老林媳妇还在一边絮絮叨叨的,像是要邸家两口子赔偿——你们家孩子吃了鱼肉,好起来了,不能白吃,得给钱。

邸家两口子看老林媳妇,却带着一种怜悯——好像看脚底下苦苦求生的蝼蚁一样。

我点了点头:“就还最后一件事儿,你把那个年轻男人,在这里停留最久的地方告诉我。”

肯定跟玄武局的位置有关。

四相局密卷的风水符上说,玄武局的位置,不在天上,也不在底下,那到底在哪儿?空中花园吗?

傻闺女已经想尽快结束对话了,往妒妇津一个方向一指:“我记得那个人,他经常在月亮山附近——就是在月亮山附近看到了什么,他才找到了我们这里来的。剩下的,我就不知道了。”

说着,转身就到邸家两口子身边去了。

我注意到,这个东西的学习能力非常强——她现在的身姿,冷不丁就改变了。

手肘关节和膝盖关节的方向,已经跟普通人差不多,看起来,已经是能适应现在的这个身体了。

邸家两口子看她回来,如获至宝,她则蹲下身子,去看林涛。

程星河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有些紧张的问道:“问出什么来了没有?”

我答道:“那个门主,出水的时候,还是活着的。”

照着时间来推算——这件事情发生了之后,老头儿从此隐退,门主也消失不见,而我,也出生了。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关联。

可具体是什么关联呢?

只能顺着那个门主之前走过的地方,再走一遍,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了。

月亮山?

我就问程星河:“你不是本地人吗?知不知道月亮山在什么地方?”

程星河听我这么一问,立马就带着我到了个比较高的地方,顺着一个地方一指:“那就是,算是个小众景点,你问这个干什么?”

远远一看,是看见一个山头与众不同。

那个山头中间,有一个圆圆的洞——跟圆规画出来的一样,别提多规整了。

那个圆洞跟个隧道一样,把山体直接打穿,我们能透过那个圆洞,看到月亮山后面那一片瓦蓝的天空。

大自然的造化还真是鬼斧神工啊!

程星河就给我介绍,说这个地方最出名的,就是月亮节——等到十五的时候,月亮会刚好出现在那个洞里。

就好像天上的月亮把那个空洞给堵上了一样,简直美不胜收。

关于这个月亮洞,还有过一个传说,说住在这里的人,经常能在月亮“堵住”月亮山的时候,见到那个空洞之中,出现依稀的人影。

有时候像是在对饮,有时候像是在吹奏乐器,还有的时候,像是在翩翩起舞,站在月亮山下,历历可见。

旧时代的人们不懂科学,说那肯定是神仙在十五的时候,从天上下来宴饮,要是能找到了那些神仙,可以求到个长生不老的方术。

以前求道修仙的人不少,很多慕名而来,要上月亮山找神仙的。

但只要在十五的时候上去的,就没有一个回来的,都说他们问道成功,也留在天上了。

问道?

我盯着那个山,就看向了程星河:“走,咱们也上那个月亮山看看去。”

我想知道,门主长时间的停留在那里,到底看到了什么。

临走的时候,我出于礼节,自然要跟身为前辈的邸家老头子告别。

邸家老头儿还沉浸在得到女儿的喜悦之中,心情特别好,一回头看见我要走,摆了摆手本来没什么想说的,但是他这么一侧头,忽然跟发现了什么似得,说道:“后生,看在你帮忙把灵鳝拉上来的分份儿上,我有一句话要告诉你——你这次出去,忌高,只要爬到了高处,肯定会遇上倒霉事儿,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忌高?

可月亮山洞,就在高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