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68章 搅屎小孩

可身体已经刹不住车,直接跳上去了。

这一下,我就看见洞里有两个人,一个身姿窈窕,正是惠娟,但是另一个看不太清楚,那个“人”背对着我,一身黑。

妖气……

这就是那个作祟杀人的玩意儿。

而惠娟说着话呢,转脸看见我,立马就尖叫了起来:“先生,救救我……”

这还用说,我一下就把七星龙泉从背后抽了出来,对着那个东西就要打过去。

那个东西感觉到了七星龙泉的煞气,显然也吃了一惊,可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就听见一声大叫:“七星,小心身后!”

程星河?

这一声刚入了耳,我就感觉出来,身后像是有个东西给追过来了,对着我后背就扑。

这个玩意儿,还有同伙?

我立马翻转身体避让过去,一道破风声对着我耳朵就划了过来,我立马侧头闪避,觉出一个人对着我就压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哑巴兰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跑跑跑,你还敢跑……”

咻的一声,应该是哑巴兰的金丝玉尾出了手。

是那个挟持惠娟的东西要跑。

哑巴兰追上去了。

可哑巴兰一瞅我这边,顿时急了眼:“你谁啊,撒开我哥!”

我也想知道呢!

于是我立马说道:“哑巴兰,别管我,救惠娟,抓你手边的东西!”

一边说着,身体也不慢,对着身上这个东西就抓了过去。

但是这一抓我就愣了一下——扑在我身上的东西是暖的。

而且,虽然只是一瞬,我也借着月亮光看清楚了,这分明带着一身红色生人气,妥妥是个人啊!

谁啊?这么为虎作伥!

而那个人冷笑了一声:“你个邪祟,我他妈的现在就收了你!”

不是,你他妈的跟谁叫邪祟呢?

而趁着我这么一迟疑,那人一只手对着我脖子就抹下来了。

要杀人?

我顿时也怒了,抬手就推在了那个人的胳膊肘上。

那个人来了个偷鸡不成蚀把米,这一下反倒是奔着自己的脸打过去了。

他一下就慌了,歪头要躲,可他没躲的过去,这一下打的自己鼻子口窜血。

于是他马上就怒了:“你敢打小爷鼻子……”

我可去你阿娘的吧,分明是你自己打的好不好。

可那个人火气也上来了,奔着我脑袋就要砸下来。

我这会儿也看清楚了,这人是个地阶四品。

比我品阶高的,我都不怕,你还不如我,露什么怯?

可我刚想到了这里,就觉出那人手上有个很锐的东西,猛地对我划下来了。

煞气……

那个东西来得很快,我立刻偏头躲闪了过去,就觉得一绺头发扑的在眼前撒开,头皮就炸了。

要是反应没这么快,那东西得铲我半个脸。

虽说男人有疤,意气风发,可真要是破了个大相,潇湘看不上我了怎么办?

这人顿时就是一声冷笑:“邪祟,我现在就送你一程!”

这个人脑门丰隆,鼻子挺秀,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是个行当里的名门之后?

岁数也不大,比我可能还小点,摆明是个大龄儿童。

我心里冷笑,初出茅庐是吧?那就是时候让你感觉感觉社会毒打了。

而那个愣头青还想着用手头那东西砸下来呢,我一抬手就把他的手腕子翻过去了。

这下子,用的是老三的行气。

老三的行气又锐又邪,一般人根本挡不住。

那货果然发出了“咴”的一声,杀猪般的叫声,我翻身把他压身下:“你们家也是寻龙摸穴的,在这里捣什么乱?”

而这一起来,我眼角余光就看见,哑巴兰那真套住了一个东西!

抓到了!

我顿时就高兴了起来,可谁知道,身下那小子发现了,趁着这个机会,手头那东西对着我就怼过来了,我一让,忽然身体就失去了平衡——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挨在了月亮洞边缘。

这一下去,就摔到万丈深渊下面去了!

这一下我眼前就白了。

耳边只听那个小子一声冷笑,还有哑巴兰一声尖叫:“哥!”

风在耳边一掠,我直接到坠了下去。

但这一瞬间,咻的一声,金丝玉尾鞭直接缠在了我腰上,把我拦住了。

哑巴兰。

这货靠谱!

可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见那小子脸色一冷,一脚就把全心全意要救我的哑巴兰给踹下来了!

卧槽,这货还有没有一点人心,无冤无仇,至于要把人推绝路上?

哑巴兰没顾得上,脚底下一滑也给掉了下来!

邸老头子说的——成真了?

可我和哑巴兰的下坠再一次停住了,程星河的狗血红绳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哑巴兰的脚腕缠住了。

程星河的一双手被纤细的狗血红线勒的全是血珠子,顺着红线滴滴答答就往下淌,他一张脸也红透了:“你们俩还是人不?是秤砣吧?”

哑巴兰反应过来,一只手就把我给拽上去了,可这一瞬,他脚上的红线“嘣”的一声,就断了一半。

捣乱那小子盯着我们,一下也愣住了——像是不相信,世上怎么有人顾不上自己,要去救别人?

程星河脸也白了,就在要眼睁睁看着哑巴兰掉下去的一瞬间,我已经爬了上来,一只手就抓住了哑巴兰的手。

这一瞬,狗血红绳完全断开了,而我一用力气,就把哑巴兰给带上来了。

他们俩气喘吁吁,而那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抱着胳膊就看着我们,虽然有些不自然,但还想扑过来推我们。

你他妈的有完没完了?

我一只手反转,直接打在他脸上,他身子一倒,就是一个趔趄——刚才鼻子就蹿了不少血,现如今更是哗啦啦一片,他捂着脸声音带了哭腔:“你个邪祟,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爸爸和我哥……”

我瞅着他,声音凛冽了下来:“说啊,你把你爸爸和你哥说出来,我连他们一起揍。”

那小子瞅着我,不由自主就哆嗦了一下,但是再仔细看清楚了我,一下就愣住了:“你……是人?”

“废话!”程星河揉着自己的腰站了起来,指着那小子的鼻子就说道:“这好端端的,燕巴虎插羽毛,你又是什么鸟?”

那小子一瞅哑巴兰和程星河全是人,顿时也愣住了:“不是——你们不是抓村里姑娘的月亮邪祟吗?”

程星河一听就急眼了:“我们是月亮邪祟,你长眼睛是为了出气的?”

果然,仔细一看,这小子稚气未脱,也就十七八岁,他妈的不在学校念“hellohowareyou”,跑这里捣哪家子的乱啊?

而且——我立马回过头来问哑巴兰:“那邪祟呢?”

哑巴兰气的拍大腿:“我都用金丝玉尾把那玩意儿给套上了,这小子要把哥推山下去,我没辙,把那东西松开,就用金丝玉尾来拉你了。”

这把我给气的,到手的功德让这小子给搅了,他妈的搅屎棍转世吧?

好在惠娟虽然面无人色,三盏命灯也不稳当,可好歹是活下来了。

搅屎棍这会儿回过神来了:“不是,你们口口声声说我是搅屎棍,可你们又是什么来路?凭什么往我碗里伸勺子?”

伸勺子?我们几个面面相觑,结果闹清楚了,就都成了蛤蟆上岸——干瞪眼。

原来,七大爷在出事儿之后,学着年轻人上网发帖子,说想找个大师看事儿,搅屎棍接了单。

而搅屎棍来了之后,也没去跟七大爷他们打照面,而是看出月亮洞不对,直接上月亮洞来抓邪祟了。

结果他一来,正看见我往上翻,把我当成邪祟给压住了。

我顿时恍然大悟——难怪七大爷之前看见我们,口口声声说什么等着盼着很久了,我还寻思这帮人怎么能未卜先知呢,感情是把我们当成这个接单的了。

程星河压低了声音:“七星,凡事儿得有先来后到,这小子确实是没说错啊,你堂堂厌胜门小王子,跟个小孩儿碗里伸勺子,传出去不好听啊。”

王个毛线。

不过,也确实是两下里都有误会。

我瞅着那小孩儿,心说这事儿两边都有误会的地方,说清楚了也就算了,谁知道那个小孩儿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瞅着我,直接来了一句:“你身上的气哪儿来的?”

那个口气跟审犯人似得,配着个高高在上的表情,别提多欠扁了,让人直想给他来两脚。

程星河摇头叹气:“以前就觉得摸龙奶奶那个孙子是属陀螺的——欠抽,感情今儿还遇上敌手了。”

那小子似乎对自己的讨人厌浑然不觉,还在一边追问:“你怎么不敢说,怕我给你抢了去还是怎么着?”

我也懒得理她,看了看惠娟没事儿,算是松了口气,而惠娟回过神来,就跟我道谢,我还想起来了,就问她,之前那句话什么意思,你对不起谁?

可惠娟一听这句话,脸色顿时就变了,立刻猛摇头:“不知道,我,我没说过这样的话……”

奇怪。

哑巴兰怜香惜玉,连忙就说,惠娟怕是给吓到了,回去再说,说着,义不容辞把惠娟给扛在肩膀上了。

我一寻思也是,同时回过神来——对了,我上这里来,不就是为了找门主留下的关于玄武局的线索吗?

于是我立马就往下面看,这一下,就看出来,原来月光穿过了月亮山那个空洞,跟探照灯一样,端端正正的照在了妒妇津上。

而妒妇津上水汽蒸腾,跟月光交织在一起,简直跟个海市蜃楼一样。

不过,这跟玄武局有什么关系?

而刚才那个搅屎棍忽然过来捅了我一下:“看你也是业内的同行,你也是为了那个传说来的?”

传说?我反问道:“什么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