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70章 棺材断头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

程星河一下躲在我背后:“不好了,本来还想攀攀关系,这下可倒好——你爹在这里做过孽!”

还不知道是不是呢!

眼瞅着那些人气势汹汹的,“徐福”顿时也吃了一惊,但马上就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跑到一边去了,还跟我摆手呢:“什么时候想通了,我给你求情!”

这个时候,七大爷领头,一根叉麦子的大叉子就要拍我头上,我偏头抬手,把那个大叉子给撑住了:“那个人在你们这里,干什么事儿了?”

七大爷身材魁梧,应该也是干活的好手,这力气下的也是挺足,本意要把我打扁,可没想到,我一抬手就把这个叉子给架住了,也愣了一下,显然被我给吓住了。

但他没死心,第二下又跟着拍了下来,可我抬手把七星龙泉一抽,出入鞘的这么一瞬间,那个黄虎木的叉子顿时一分为二,切口利落的像是车出来的。

这下不光七大爷,周围那些本地人全齐刷刷的往后退了一步。

七大爷手里没了家伙,随即咬牙切齿:“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你爹当初把我们这害惨了,你还来祸害我们!”

害惨了?

“徐福”也跟着露出了吃瓜的表情。

原来,二十多年前,门主到了这里来的时候,当地人当他是来旅游的,请他往旅馆里住,可他不听,竟然非得往那个月仙庙里住。

当地人当然拦着啊,说这地方哪儿是一般人住的?

门主摆了摆手,说他不是一般人。

这本地人不信,直接把门锁上了,还让人看着,不许门主进。

门主笑了笑也没勉强,可到了晚上,看门的就听见,月神庙里传来了一阵酒香,还有人喝酒划拳的声音。

看门的也傻了——这个月仙庙统共就这么一个入口,他一直在这里看着,谁进去了?

再一听那个声音,更傻眼了——竟然是那个门主的声音!

这下,本地人也不敢去驱赶门主了——大家都议论着,也许那个门主也是个神仙,是从天上下来,跟月仙相聚的。

所以门主一出来,还有岁数大的,追着跟他要仙药。

门主笑咪咪的说,如果真的能找到仙药,一定分给大家。

有个老太太尤其对他好,却什么也不跟他要。

过了一段时间,他就要走,临走的时候,村里正在改建房子,西边挨着大路,大家都往西边靠。

门主跟老太太说,你把家搬到东边。

老太太信服他,就真的搬了,这一搬,其他人知道老太太跟“活神仙”关系好,也跟着搬,结果搬过去没多长时间,那一片新盖的房子就闹了火灾,烧了个片瓦不留。

那些信服活神仙的差点都后悔死。

不过,因为“活神仙”是“月仙”的朋友,也没人敢说什么,现在看来——那个“活神仙”跟月仙根本就是一丘之貉,我们既然是“活神仙”那边的人,这次来,就不是来抓月仙的,八成十来帮“月仙”的。

我一听这个,就纳闷了起来,是听说厌胜门很邪,可也没听说厌胜门以德报怨啊?

哪怕是老大他们,我帮助了厌胜门免于灭门之祸,他们立马让我来当门主,那前任门主干啥呀坑个对自己很好的老太太?

我就顺着七大爷说的地方看了看,这一看才明白过来:“那个活神仙确实是为了你们好,你们才真是不识好人心。”

七大爷他们互相看了一眼,都明白:“什么意思?”

我接着问:“西边的房子烧完了之后,是不是不光没死伤,还都发了财了?”

七大爷一寻思,点了点头:“那是我们福大命大!”

你倒是挺会往脸上贴金。

我就告诉他们——东边是个“凹”字形,上面一个土山呈现出个金炉的形状。

这叫炼金地,什么时候添把火加把柴,才会运势大旺。

而为什么不让老太太去西边,因为西边虽然靠近大路,但是正成一个“断头棺材”,搬过去,早晚得死人,还落不得全尸。

他是帮你们呢!

有个人一寻思,立马说道:“马大穗家就在西边住,后来……”

那个马大穗是个光棍,有一次骑着电动下山,喝多了,整个电动滚下了山,找到的时候,脑袋掉怀里了。

村民们一起倒抽了一口凉气,瞅着我十分佩服。

七大爷眨巴了眨巴眼睛,也没话说了,但马上又问道:“那——你爹跟那个月亮仙那么要好,是不是……”

我摆了摆手说快打住吧,我连他人都没见过,我哪儿知道里面的事儿呢?

七大爷一寻思也是,而七大爷那个孙子赶紧挽住了七大爷,说人家先生说的也有道理,咱们还是让先生处理吧。

之前看这个孙子,只看见了一个矫健的背影,没看见正脸,这一瞅他的正脸,我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这个孙子额头丰隆,嘴唇薄薄的,看着倒是挺精神。

可他偏偏长着一个硕大的鹰钩鼻子。

这个鹰钩鼻子鼻孔外翻,粘带着些凶气,说明这个孙子,是个十分贪婪的人,而且,他这个鹰钩鼻子上还带着几分煞气,显然是欠过阴债的人。

不过,他倒是平平安安的,也没见他有什么报应。

难怪呢,他眉宇间带着几分宝气,可见他身上有好东西。

那个孙子见我这么盯着他,顿时也露出了几分疑惑:“大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

我回过神来,就问他:“你身上是不是戴着什么好东西呢?能不能让我开开眼?”

这个孙子眼窝深眼睛大,配上鹰钩鼻子正是爱慕虚荣的面相,果然,他瞬间有些得意,立马说道:“大师你挺有眼光,我身上确实……”

说着,就想从脖子上掏出个东西出来。

可这么一抬手,就被七大爷给摁住了,厉声说道:“祖宗留下的东西,谁让你瞎往外拿的?”

那孙子立刻跟想起来了什么似得,把手给放下去了,讪讪的说记住了。

七大爷这才看着我,说道:“那,既然你们要解决事儿,就抓紧点——人命关天,但凡是能解决好了,价格不是啥问题。”

说着,转身就走了。

其他人也拿不准我们是不是真有本事,互相看了看,也都各自回家了。

程星河从我身后钻了出来:“这些人也太现实了吧?”

这个时候,我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阵冷哼的声音:“何止是现实,简直是没长良心——这里的人,扛上什么灾,也活该。”

是那个瘸子。

“徐福”揣着手过来,下巴一抬,居高临下的说道:“听你这口音,你也是本地人吧?这么咒自己人,不好吧?”

瘸子翻了个白眼,看都没看徐福,一双三白眼死死的盯着我:“我看你像是有点本事的,就劝你一句,这里的事儿你管不了,趁早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说着,转身就要走。

对了,严格说起来,他哥好像就是被村里人给“逼”死的,所以他要恨村里人,简直天经地义。

我立马问道:“说起来,你哥……”

这事儿,归根到底,也是因为他哥做的事情,触怒了月仙引起来的。

“我哥不是那种人。”

瘸子没回头,却很粗暴的打断了我的话:“哪怕我们家再穷,他再想女人,我都不相信,他能干出那种畜生事儿来!”

“徐福”早就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没等我说话,就在一边插嘴:“你说不是就不是?那么多人证,还能把他给冤枉了?告诉你,苍蝇不叮无缝蛋……”

“你放屁!”瘸子忽然就大吼了一声:“对我哥来说,最重要的事儿,就是我,他不可能为了那点子事儿,搞得我没人管!他是个有担当的好人,不是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