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71章 得罪月神

瘸子这一声,一下就把“徐福”吓的缩了脖。

而徐福自觉没面子,接着就小声哔哔:“哎,你维护自己家里人,我们也都能理解,可是这知人知面不知心,谁没点小秘密呢……”

瘸子回头死死的盯着“徐福”,咬了咬牙,忽然对着徐福就扑过去了。

徐福虽然岁数不大,毕竟也是个地阶,不费吹灰之力就躲避过去了,反手要把瘸子给掀翻,喝道:“我看你是个残疾人,才让你几分,你别蹬鼻子上脸!”

瘸子应声落地,衣服一扯,我才看出来,他脖子往下,全是深一块浅一块的伤。

白藿香顿时就皱起了眉头,回头跟我说道:“是被人打的。”

看来,瘸子这一阵子,没少跟村里人干架——估摸着,就是为了他哥的事儿。

我蹲下就把瘸子给拉起来了,瘸子不知道我跟徐福的关系,还以为我是来给徐福出气的,一只手条件反射的就挡在了脑袋上——我心里顿时一动,他是被人揍了多少次,才养成这种习惯?

我明白这个习惯——因为我以前,也经常被揍。

我把他拉起来,白藿香过来,不由分说就把他衣服扯下来不少,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我们都看见了,瘸子的洗得发白的保暖内衣里面,露出一块很显眼的灼伤。

那伤口一直没处理,有些溃烂,一拉衣服,就散发出了一股子很难闻的味道。

看着那个伤势,也多亏现在是冬天,要是夏天,非得长蛆不可。

徐福倒是嘴快,大喇喇的问:“你怎么鼓捣的?拔火罐走火了?”

瘸子瞪了徐福一眼:“你脑子有病?谁能自己给自己拔火罐?”

原来,出了这事儿之后,村里人都迁怒于他——不管什么年代什么地方,占女人便宜,那就都是流氓,谁也看不起你。

更何况因为这件事儿,引来了一场大祸,村里的姑娘们都给遭了秧。

那些有闺女,有姊妹的,谁不担心家里人受害?

而闯祸的光棍已经上吊了,他们有脾气没地方发,当然迁怒于瘸子了。

瘸子来买菜,卖给别人九毛钱的菜,跟瘸子要五块。瘸子在街上走,大人往他脑袋上扔烟蒂,看着瘸子被烫,就吱吱的笑,小孩儿有样学样,也模仿大人,往瘸子身上扔石头。

谁把瘸子砸流血,谁就赢了。

而有一天,瘸子出来拾柴禾,有个小孩儿扔了半天石头,没扔到他脑袋上,被人笑话的来了火,索性拿了个炮仗点着了,趁着瘸子弯腰的时候,直接塞在了瘸子的脖领子里。

瘸子吓的什么似得,可几个小孩儿把他摁住,那个炮仗就在他保暖内衣里爆开了。

瘸子的眼泪一下就给炸出来了,小孩儿们拍着手就笑:“哭了!哭了!”

瘸子是想起了他哥——有他哥在,谁也不能欺负他。

他从小就因为瘸,让人嘲笑让人打,可后来他哥揍了几个欺负他的孩子之后,就没人敢了。

他哥比他大两岁,壮实的很。

可他哥再也不会回来了。

这话谁听了心里不发酸?

可徐福就没心没肺的来了一句:“我看你是蠢——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他们看你不顺眼,你不会走啊?”

这是什么见识,被人欺负了,躲?

要不说他是个熊孩子呢。

果然,瘸子冷笑着说道:“走?我不走,我走了,谁来讨回我哥的公道!”

我一下就明白他的意思了。

果然,瘸子盯着那个村子就说道:“我哥肯定是冤枉的,我不走,就是想找到,那个把黑锅扣在我哥身上的,到底是谁。”

说到了这,瘸子忽然自嘲的笑了笑:“妈的,跟你们说了,你们也不信,算了,浪费唾沫。”

说着,从白藿香身边挣扎开,就要走。

可他话没说完,顿时就“嘶”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是白藿香一只手把他给摁住,开始给他清理伤口。

瘸子一愣,没想到白藿香会这么做,下意识还想躲,可脑壳一下就被白藿香结结实实的弹了一下,接着就是一声冷喝:“坐好!”

瘸子被那个脑瓜崩打的有点蒙,就直愣愣的看着白藿香,真的坐好了——那个坐姿,跟小孩儿打预防针一样,双脚并拢,两手贴腿,表情还有点紧张。

白藿香手脚麻利的清理好了伤口,就继续给他涂药:“你哥平时,是个什么样的?”

我们问,瘸子怕是不肯说,可白藿香开了口,瘸子也不知道为什么,眨了眨眼,十根手指头跟弹了钢琴似得,就不安的在腿边动弹了起来:“我,我哥,是个好人。”

“徐福”在一边直撇嘴,还逼逼赖赖说什么舔狗之类的,哑巴兰回头瞪了他一眼,他一寻思我们几个的武力值,这才不情不愿的闭上嘴,竖起耳朵听蹭。

原来,瘸子和瘸子哥命苦,俩人还没成人,爹妈就都没了。

瘸子哥虽然长得五大三粗的,人也木讷,可对瘸子照顾的无微不至的,俩人只有一碗饭,他要拨给瘸子三分之二,说自己在外面吃了,或者说自己不饿,可瘸子有天晚上,就看见他哥翻来覆去睡不着,后来耐不住,起来够院子里的毛兰草吃——毛兰草不好消化,顶饿。

瘸子哥被瘸子发现,还紧张的说,他就是睡不着,不是饿。

后来,瘸子哥长大,能干活,兄弟俩日子过的好一点了,他们有米面吃了,可他哥怎么学做饭也做不好,难以下咽。可他瘸子不嫌弃,他哥给做,他一口不剩的吃,可他哥还是心疼。

这个时候,有人给他哥介绍了一个外地对象。

他哥别提多高兴了——有了女人,以后就有人给弟弟做一口热饭吃了。

为此,他还跟邻居借了一身新西服,还把瘸子洗涮干净,套了新运动衫。

可那个女人来了,一瞅瘸子那个样子,转身就走——说瘸子哥人还行,可家里有这么个弟弟,她伺候不了。

媒人拉住姑娘就劝瘸子哥,说瘸子也大了,你让他进城打工,落在外面别回来,你这辈子不就没这个累赘了,老婆孩子热炕头多好,人家姑娘看你块头大,其实乐意。

瘸子听见,也点头,说哥,我愿意出去——我学修鞋,学擦鞋,饿不死。

可瘸子哥拦住他,就把媒人赶出去了——说我不娶老婆也没事儿,只要我活一天,就不能让人委屈了我弟弟。

媒人气的拉着姑娘一边走,一边说瘸子哥是个闷头憨,活该一辈子讨不到老婆。

瘸子心里也难受,可他哥说没事,爹妈临死,让他照顾好了弟弟,他说话得算数,不然以后死了,也没脸见爹妈。

瘸子哥看着是憨,可心肠也好,不光是对瘸子,哪怕是对其他的活物,也都怜惜——前次有个野鸟落家里,他都给买药治好了,有人劝他,进屋的鸟,炖汤不香吗?

可瘸子哥不理这茬,等鸟好了,转手就给撒了。

村里好些人说瘸子哥跟瘸子一个天傻一个地瘸,可瘸子却觉得,他哥不是傻,是好。

接着,瘸子就瞅着我:“你说,一个鸟都撒了的人,怎么可能对那些女人,做出那种畜生事儿?还有那个魏珊珊——我哥……”

瘸子像是下了很大勇气才说道:“我哥一直喜欢魏珊珊,平时什么活都给魏珊珊干,护着她,疼着她还来不及,说想着好好干,真要是能娶,就娶魏珊珊那样的姑娘,娶不上,这辈子就不娶了,他是一颗真心,为啥要对魏珊珊干那事儿!”

魏珊珊,就是那个死去的村花。

“徐福”都听出了哈欠来了:“陈芝麻烂谷子的破事儿,这又怎么样?没准就是因为你哥喜欢那个魏珊珊,知道自己跟她没戏,才这么做的呗,先下手为强嘛!都是你一面之词,谁都觉得自己家里人好。”

瘸子一下攥紧了拳头,想说什么,我先一把将“徐福”的脑袋推开了:“不会说话,你就别说话。”

“徐福”不服气,可也没辙,抱着胳膊就说道:“是是是,哪怕他哥是个好人,可月神已经被得罪了,说啥也于事无补了,还是把心思给正一正,赶紧去抓那个月神算了。”

说着,他的眼神倒是有了光,显然是对传说之中的不死仙药跃跃欲试。

月仙……

我看向了那个月仙庙,寻思了起来——那个月仙,到底是为什么杀姑娘,真的是为了“不洁之事”?

而如果瘸子他哥是被冤枉的,真凶又是哪个?

正想着呢,瘸子又接着说道:“要说是得罪月神——那得罪月神的,可多了去了,可那些人,柿子捡着软的捏,有不好的事儿,就全往我哥脑袋上推!就欺负我哥死了不会说话!”

说着,瘸子的眼睛通红通红的,似乎这么久以来的委屈,一下全爆发了。

可他眼角余光瞅着白藿香,不肯让眼泪掉下来——像是怕丢人。

经常被欺负的人,才会格外敏感,格外怕人看不起。

不过……我立马就问他:“其他得罪月神的人是什么意思?还有谁得罪月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