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2 18:46:17

最新章节: 原来,这些邪神在西南部吃香火,已经吃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们引诱过许多人,换取了很多的好处,吃了一户人家之后,就去寻找下一个猎物。人的贪欲是无穷无尽的,所以他们吞噬的自由自在。但是时间长了,附近的人也逐渐听说了他们的传闻,有了戒心——就跟把婆婆神转给公务员那个人一样,想把这些邪神逐渐摆脱。他们浑身解数

第672章 大缸之中

瘸子指着月神庙的方向就说道:“不是说,在月仙庙干不洁之事,会让月仙报复吗?可上次,有人喝多了,跑过去求月仙给他个老婆,结果话还没说完,就吐了月仙庙一地,可他也没啥报应,还有,张铁牛家孩子调皮捣蛋,往月仙庙的香炉里滋尿,一家人也好生生的,谁见有报复了?”

说着,瘸子咬了咬牙:“这两件事儿一出,村里人也就不怎么信服月仙了,觉得那也就是个摆设,有些个手脚不干净的,还把月仙庙的值钱摆设都偷走了,不也没事儿?谁知道,我哥的事儿,它倒是来劲了。”

“我看,那个月仙也不是东西——欺负软的怕硬的,他们怎么折腾都没事,我哥受了冤枉,它不依不饶!这种不分是非黑白的玩意儿,不去找真凶,反而对没能耐的下手,还好意思当个神仙吃供!”

“徐福”连连点头:“邪祟就是邪祟,这是看人下菜碟啊!”

那确实不是什么真神,不过,事情肯定都是有原因的。

我接着就问:“你要是说,你哥是无辜的,那出事儿那天,你哥上月仙庙,干啥去了?”

瘸子想了想,说道:“我哥嘴上说吃多了,出去溜达溜达,可这么冷的天,有什么可溜达的?我估摸着,是为了魏珊珊去的——这一阵子,魏珊珊安排游客看月亮,回来的晚,我哥不放心,想上大路那边送魏珊珊。”

“徐福”更来劲了,小声逼逼:“哎呀,你说这月色撩人,美女动心,见色起意,应当应分……”

你这么会说顺口溜,咋不去喊麦呢。

正说话呢,忽然村子里就传来了一阵叫喊声:“快来人啊!月仙又来啦!”

又来了?

我们几个立马就冲过去了。

“徐福”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见我们一冲,这也才来了劲,跟在后面就跑:“告诉你们,不死仙药是我的!”

谁也没心情搭理他。

一路跑到了传来叫嚷声的地方,果然看见一股子妖气冲天而上,一帮村民全攥着扫把什么的出来了,张皇失措的就问:“哪儿呢?哪儿呢?”

原来有个叫张桂兰的有个独生女儿,晚上张桂兰起夜,就听见院子里有一阵啪嗒啪嗒的声音,像是有个大鸟呼扇翅膀一样,她好奇的伸脖子往外看,差点没吓死——只见一个一人多高的黑东西,就扑在她闺女的窗户上。

俗话说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张桂兰也没来得及害怕,拿了个东西就往那个东西上面砸。

那个东西偏了一下,瞬间歪歪斜斜的就不见了,张桂兰往屋子里一冲,发现闺女也消失了。

这个时候,惠娟跟她奶奶也来了,一听说出了这事儿,脸瞬间死白死白的。

张桂兰正哭呢,抬头看见了惠娟,更是抽噎的喘不上气来:“我苦命的孩儿啊——人家把命捡回来,连累了你啊!”

一听这话,惠娟脸色更难看了——谁都听得出来,张桂兰的意思是说,那个月仙一次只抓一个姑娘,要是刚才把惠娟没被救回来,那她闺女今天也倒不了霉。

慧娟她奶奶也不吃这个味儿,立马阴阳怪气的说道:“哪个人有哪个人的命,这福薄命短的,怨不了福大命大的!”

张桂兰一听,当时就急眼了,奔着惠娟她奶奶扑过来,就要撕惠娟她奶奶的嘴:“死老婆子你会不会说人话——你说谁家孩子命短?”

惠娟她奶奶也不是善茬,虽然惠娟拦着,可一膀子把惠娟掀翻,俩人就大战了起来。

周围人有劝架的,又嚷嚷着让大家赶紧去救人的,乱成一团。

这会儿我也看出来了,那股子妖气其实并没有走远——就停留在这附近。

而且。张桂兰刚才说,那个月仙偏了一下,歪歪斜斜的?

好歹也是个吃香火的,农村妇女都能把它打伤?

之前也见过其他吃香火的东西——哪怕不跟水天王一样,是正统的神仙,可只要接受了人的信仰,能力是会成倍增长的,它又在这里吃了这么久,怎么就至于这么怂?

上次我虽然没来得及跟月仙交手,可哑巴兰曾经把它用金丝玉尾拴住。

除非……

而这个时候,张桂兰眼角余光看见我,一把推开惠娟奶奶,就抓住了我,大声说道:“你不是能救惠娟吗?那你快把我闺女也给救回来!”

惠娟奶奶却大声说道:“救什么救——你家闺女已经被弄走了,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

惠娟奶奶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月仙既然一次只能抓一个姑娘,那张桂兰姑娘出事儿,惠娟就安全了。

眼瞅着俩人又要掐起来,我赶紧拦住了他们,指着一个地方就问道:“那是谁家的地界?”

这个时候,七大爷他们也全都来了,一瞅着我指的地方,顿时都皱起了眉头。

有个嘴快的立马说道:“我知道——那是七大爷家的厂房!”

原来这月亮山作为旅游景点,肯定要捎带脚卖点特产的,七大爷抓住商机,在这里生产剁椒,每年都能卖不少。

那个地方,就是七大爷制造剁椒的厂房。

妖气就是从那发出来的——那个月仙,抓住了张桂兰闺女之后,也没飞远,直接藏在这里了。

要不是妖气,还真发现不了。

说起来,这东西被供奉成了月仙,都吃了这么多年香火了,妖气还是这么明显?

我立马奔着那个厂房就进去了。

哑巴兰一瞅,比我还着急,先一步迈了进去,结果被呛的直打喷嚏——哑巴兰的老家锦江府吃东西都清淡,他从来不碰辣椒。

程星河一把抓住了哑巴兰的脖领子就把他给拽回来了,我也跟了进去,“徐福”不甘示弱也跟着往里钻,一钻就叫苦不迭:“这么辣!”

厂房里面,有很多的大缸。

本来剁椒的味道就很蹿,这一阵滞销,发酵的是又酸又辣,我忍着这个味道一路看了进去,可眼睛顿时被刺激的眼泪横流,眼前一花,也就看不太清楚了,更别说望气了。

程星河摇头叹气,连声说我们没用,自己施施然的到了前面,而其他村民挡在了门口,也都不敢往里走,就眼巴巴的盯着我们。

我一边擦眼泪一边跟这程星河往里面走,别说,这个仓库还挺大,一进去甚至能听到吧嗒吧嗒的回声。

“徐福”的声音也从我们身后响了起来:“那东西真会躲——这么多的缸,躲在哪个里面了?”

要是平时,分分钟就能找到,可这个辣度实在睁不开眼,程星河可算是有了优越感,可优越感没持续多长时间,也皱起了眉头:“这一个一个的找,还真有点费事儿……”

我也跟着着急,我们在明那东西在暗,万一突然袭击,可真够喝一壶的。

程星河转了一圈,叹了口气:“不行,找不到——七星你看清楚了吗?我觉着,那个月仙根本就不在这里。”

奇怪,程星河还是第一次怀疑我。

果然,就在这个时候,程星河暗暗拉了我一把,低声说道:“七星,做好战斗准备,我找到了。”

我来了精神:“怎么说?”

程星河答道:“月神横不能带着姑娘拿着辣椒酱当温泉泡,肯定是钻进了空缸里面,不过最近这里酱既然没卖出去,那肯定把能用的缸全占满了——除非坏了的缸,才会空着。”

“刚才这一路走过来,我看见所有的缸都是完整的,只有一个缸上带着一道子裂缝,装辣酱肯定会漏,但是个头很大,藏人没问题。”

卧槽,这货一路上连吆喝带喊,说什么找不到,感情是装的,就打算让那货放松警惕——心里早就有谱了!

真不愧是二郎眼啊!

哑巴兰也听见了,忍不住低声说道:“程二傻子,你还有这个脑子?”

程星河骂了一句:“这不是常识吗?也就你这个傻子找不到。”

哑巴兰接着问道:“你脑子这么好,可为啥每次线索都是我哥找到的?”

程星河更生气了:“你脑子被门挤了。我不是没他快吗——这次就是因为他眼睛被辣的看不见,不然还轮得到我出来独领风骚?”

说着程星河暗暗戳了我一下:“你以后也识相点,留一点风头给我们出出。”

说话间,一只手在我后背上点了一下:“你西边!”

说着,飞快的躲在了我身后。

我肩膀一耸,七星龙泉瞬间出鞘,对着西边就砍了下去。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一个大缸应声裂成了碎片,而一股子黑风就从大缸里面扑了出来,对着我们就卷。

我立马架住了那个东西,但是眯着眼睛,也从被辣出来的泪花里面看见了,那个东西手头,赫然还抓着一个人——估计就是张桂兰的女儿。

这下就不好用七星龙泉了——伤人那是大罪孽。

于是我直接对着那个黑魆魆的东西就抓过去了。

那东西其实也很聪明,知道我是来救人的,立刻躲在了张桂兰女儿背后,指着我能投鼠忌器,可我手一偏,运足了水天王的神气,直接抓住了它的脖颈。

触手毛喇喇的。

而这个东西猝不及防,不由自主就松开了张桂兰女儿。

而它一接触到了神气,顿时就愣住了,我趁机追着它抓了过去,它身子一摆要反抗,而金丝玉尾和狗血红绳已经从两侧弹了出来,就要把它给包抄住。

那东西恼羞成怒,对着我就冲过来了。

我偏头躲过,大声说道:“你们俩别下死手——这个东西,已经受了重伤了。”

那东西一听,顿时就愣住了。

程星河和哑巴兰一听,顿时异口同声:“受伤?”

他们俩听我的,手头上的东西顿时就停下来了,而“徐福”作为一个搅屎棍,不辱使命,根本拿我说的话当耳旁风,对着那东西就扑过来了——我听见寒风一起,像是要打这东西的要害:“不死仙药就在它身上是不是?”

是你大爷。

“徐福”的身形虽然很快,但是快不过我,一下被我一脚踢开,寒风擦着我和那个东西,一直穿到了我们身后的墙上。

可那个声音没入的悄无声息,可见有多锐!

这家伙看着不靠谱,能耐挺大。

“徐福”立马委屈了:“不死仙药是我先看好的,你们……”

我答道:“你的事儿容后再谈——先把这个东西的目的弄清楚了。”

“目的?”

这一下,不光徐福,哑巴兰也愣了一下:“他的目的,不是早弄清楚了吗?就是为了村民犯忌讳啊!”

其他的村民一听东西抓住了,也闻风往里赶,想看看这东西的真身,一听了我和哑巴兰的话,也好奇了起来:“是啊,还要什么目的,他就是个邪祟!”

“哪儿有那么简单。”我抓着这个东西答道:“他的目的,不是因为有人在月仙庙做不洁之事,是想着伸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