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8 07:16:12

最新章节: 难不成,他跟这个九重监,已经融为一体了?就在他的胖手没入的一瞬间,四周围的墙壁,忽然发生了变化。那些墙壁猛然翻转,所有的兽头,都转过了头来。盯着我们。五大人也回过头,忽然说道:“带走江仲离的,是你们的人?”我后心一炸。五大人盯着我:“我想起来了——天河主说过,大仙陀素来独来独往,没有什么手下。”他

第673章 身上有伤

一听了我这话,村民顿时都给愣住了:“伸冤?不是,给谁伸冤啊?”

我说话的功夫,那东西就在我手头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看得出来,这东西恐怕不喜欢光。

我伸手从旁边拿了一个用来盖辣椒的黑塑料布,直接把它给盖上了。

那东西也没想到,我竟然会给他这么个温柔对待,弄不懂我的用意,也不动了。

七大爷他们一瞅,顿时都着急了:“你撒开它干什么,还让它伤人?”

我摆了摆手:“不用怕——这东西身上的伤很重,没法伤人。”

跟我猜的一样——它的实力不可能那么弱,之所以能让哑巴兰的金丝玉尾缠住,张桂兰的东西砸歪,是因为他这一阵子,本身就元气大伤。

而程星河和哑巴兰绕在了后面,哑巴兰很快就背出来了一个姑娘。

张桂兰一看高兴了,立马迎了上来——惠娟运气好,这个姑娘运气也不错,虽然没什么知觉,但是没死。

七大爷他们一听这个月仙已经被元气大伤了,顿时都来了精神。

尤其是七大爷身边的孙子,抄起了一个大锄铣,虎虎生风就要把月仙给拍死:“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吃着我们月亮山的香火,还杀我们月亮山的姑娘,我现在就给魏珊珊她们报仇!”

我立马拦住了那个大孙子。

七大爷他们一愣,立马追问:“都抓住了,怎么还不打死?”

“对啊,你这么护着那个东西是什么意思?”

“徐福”一听,也跟着在一边煽风点火:“就是,我看这小子,肯定有什么图谋!大家一起上,把那东西收服了再说!”

这些人激愤之下,什么都听不进去。还一股劲儿的往前挤,尤其一些失去女儿的遗族,张罗着现在就要给无辜的孩子报仇。

我拦着,他们不听,哑巴兰默不作声的到了我身后,一只手拍碎了一个大缸。

那个大缸啪的一下,在他看似纤细的手下暴裂,巨响让这些人全部噤声——可盯着我的眼神,还是敢怒不敢言。

尤其是七大爷他们,看不惯我,却又干不掉我。

我这才清了清嗓子:“先别着急,我知道你们家里死了人,报仇心切,可你们难道就不想知道,她们是因为谁死的?”

七大爷应该是想起了自己的小孙女,攥紧了蒜钵大的拳头:“你说呢?不就是被这个东西害死的吗?”

“对,还有瘸子他哥!”

那个东西听得懂人话,一听这话,激动的浑身发抖,把个塑料布搞的猎猎作响。

我眼角余光看了那个东西一眼,接着答道:“不对,这件事情里面,还有一个真凶,一切,都是因为那个真凶而起。”

七大爷再也听不下去了:“你磨磨唧唧的,到底想说什么,刚才就口口声声真凶真凶的,什么真凶?”

我答道:“我先问你们一个问题——这次出事儿的姑娘,是不是,都是在月仙庙被玷污过的姑娘?”

众人不吭声了。

所以,很明显,那些姑娘被害,就跟那个玷污案有关。

七大爷接着说道:“那真凶也已经上吊死了啊!他畏罪自杀,把个烂摊子给我们留下了!”

那些姑娘受害的家庭更是悲痛万分——孩子生前被人欺负不说,还被连累弄死,谁受得了?

这个时候,瘸子也已经赶过来了,正站在人群后面,听我们说话。

人的适应性很强,我一开始进入到了这个地方,眼睛哗哗流泪根本挣不开,可现在已经适应了这个呛辣的感觉,眼睛重新清明了。

我看到瘸子一听七大爷这话,一只手死死攥住,牙也咬紧了。

可他没别的法子。

我摇摇头:“如果我说,那件事儿,不是瘸子他哥做的呢!”

一听我这话,人群里先是一愣,接着就看向了我:“不是瘸子他哥,还是能谁?”

我摆了摆手让大家安静点,一只手指向了七大爷的孙子:“是他。”

七大爷孙子一愣,手顿时就颤了一下,那个大锄铣当啷一声,就掉在了地上。

这个巨响,把大家都给镇住了。

尤其是瘸子。

而七大爷瞪大了眼睛,往前抢了一步:“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凭什么给我孙子扣这样的黑锅?”

七大爷的孙子回过神来,也喘了口气,大声说道:“就是,你别给我胡说八道,早就觉得你不太对劲儿,上来给我泼脏水,你跟那个东西,是一伙的吧!”

七大爷孙子看来在村子里很得人心,简直是一呼百应,他这么一张嘴,其他人也都跟着应声:“没错,你胡说八道!”

我答道:“你是不是傻?我要跟月仙一伙,我抓他干什么?”

那些人顿时没话说了,但七大爷接着说道:“那么多人亲眼看见的,分明就就是瘸子他哥,还能有假?”

其他人也都精神起来:“是啊,那些姑娘都是被瘸子他哥害这么多人,还能冤枉他?你快别胡说八道了。”

惠娟也在这些人中间,顿时就不吭声了。

我接着说道:“没错,就是因为那些姑娘的话,所以你们认定了是瘸子他哥干的,但是,你们记不记得一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

七大爷和七大爷的孙子,还有惠娟,顿时全僵了一下。

但是七大爷立刻大声说道:“你红口白牙,凭什么污蔑人——你要给我孙子泼脏水可以,证据呢!”

我答道:“证据也简单——七大爷最近,是不是卖掉了不少产业?”

周围的人一愣,眨巴了眨巴眼睛:“你怎么知道?”

一早就看见七大爷有破财之象,而且破的很厉害,田宅宫都受到了影响,可见连不动产都动了。

七大爷也是莫名其妙,但梗着脖子就说道:“那又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接着说道:“跟我没关系,可跟这件事情有关系——七大爷你卖了那么多产业,显然是需要钱,那么多钱,是干什么用的?”

七大爷表情更难看了,他孙子的脸色也不好了,冲着我就吼道:“管你屁事!就事论事,扯这么远干什么?”

我答道:“好哇,那我就事论事——你爷爷卖了这么多的家业,那都是给你造的孽,做封口费。”

七大爷和七大爷的孙子,身子同时就颤了一下,看向了我的眼神,充满了惊惧:“你……”

未达到:“你想问,我怎么知道?那我就从头开始说——那天在月仙庙干了不洁之事,玷污了本村姑娘的,其实就是你,可你生怕这个事儿传出去了之后不好,索性就把一切都推到了瘸子他哥头上。”

七大爷的孙子整个人就僵住了:“我……”

七大爷一下跨在了前面,把孙子挡在了后面,厉声说道:“你别瞎编乱造了——那为什么,整个村子这么多人,我孙子偏偏要推到他身上?”

我答道:“简单啊——因为这件事儿,被瘸子他哥看到了。”

姑娘们被占了便宜,可能为了面子,也只好忍气吞声——加上对方是七大爷孙子,

那天,瘸子他哥出去目送魏珊珊,想把她送到家,可谁知道,在月仙庙,亲眼目睹了某件见不得光的事儿。

七大爷孙子在村里,怎么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可能甘心事情败露,七大爷又爱面子,所以把这事儿推到了瘸子他哥头上,不是可想而知的吗?

七大爷孙子一听这话,再也坚持不住,差点就要坐在地上,而七大爷一把捞住了孙子,倔强的说道:“你……你编的是挺像回事,可这事儿以后再查,我们现在说的,是月仙杀人的事儿,这才是最要紧的。”

我接着说道:“这事儿就是要紧的事儿,瘸子他哥的死,是被人为制造出的冤案——而这个月仙,之所以做出这些事儿,就是想给瘸子他哥伸冤。”

而这个时候,只听“咣”的一声,人群后面就是一声响,是瘸子跪在了后面,大声说道:“先生,你是不是能替我哥伸冤?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替我哥伸冤!”

我摆了摆手说你别着急,七大爷喘了半天粗气,看了看自己孙子,接着就厉声说道:“行啊,你胡说八道这么多,倒是有证据没有?”

我答道:“这件事儿,是因为人证而起——那我,也有个人证。”

这些人一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难以置信的样子:“人证?”

话说到了这里,我看向了惠娟。

惠娟一张脸已经一点血色也没有了,一双眼睛,也全然没了神采。

而她察觉到了我的视线,整个人更慌了,本来命灯就因为之前受到的惊吓不稳,现在更是浑身颤抖。

惠娟奶奶发觉了,立马就问她是不是不舒服,要她回家躺着去。

惠娟犹豫了一下,刚要走,我就大声说道:“你们家有困难,需要钱给你奶奶治病,这个我们可以理解,但是——谁都是人生父母养的,谁都不应该白死。”

惠娟的背影一下凝住了。

我接着说道:“你奶奶要是知道,你拿回来治病的钱,是沾着人血的,她以后每天晚上,还能睡着觉吗?”

惠娟奶奶一下愣住了,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惠娟:“他,他说的,什么意思啊?”

而七大爷孙子也看向了惠娟,眼神已经因为惊惧,几乎要散开了。

半晌,惠娟终于转过身来,咬了咬牙:“我……我说。”

七大爷孙子一听这话,整个人一瘫,好险没直接坐在地上。

他嘴唇蠕动,无声的说出了一句:“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