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相师

麻衣相师

更新时间:2021-07-27 18:26:51

最新章节: 我这才发现,左肩膀上多了一个铃虫。这个玉成公主,还能千变万化?说时迟那时快,小绿忽然从右肩上跳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那个铃虫给吞下去。我心里一跳,坏了,小绿到底是个蛤蟆,是蛤蟆就没有放着虫子不吃的道理。可玉成公主还用得上,你这么着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伸手就想把铃虫从小绿嘴里给抠出来。可还没

第676章 颈上之物

跟七大爷有关?

我往七大爷孙子身上一摸,顺着宝气,摸到了一个挂坠。

那个挂坠的模样怪里怪气的,是一个圆圆的东西,上面刻满了刻度。

我看向了七大爷:“这个?”

七大爷一下不吭声了。

原来,第一个从月仙庙拿东西的,其实就是七大爷。

那一阵子,门主经常上月仙庙来,被人们认为是活神仙。

而七大爷的孙子刚出生,那孩子生下来就十分孱弱,接生的老太太说这孩子怕是活不了多长时间,还是赶紧再要一个吧。

可七大爷舍不下这个孙子。

于是他想到了那个“活神仙”。

也许去求求“活神仙”,孩子还能有一条生路。

可到了月仙庙外面,七大爷就听见里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一个是门主的,另一个没听过,应该,就是那个月仙!

这个谈话,好像跟什么“长生”有关。

七大爷立马竖起了耳朵。

里面的话听不清楚,只依稀听到他们在谈某个东西,而那个东西,似乎就在神像下面。

门主就是为了借用那个东西来的。

借完了之后,放在了神像下面的盒子里。

七大爷一听就认定了——那个东西,肯定是个宝贝。

而门主能借,他身为本地人,那应该也能借!

于是,七大爷等门主告辞离去之后,一个人潜入到了月仙庙里,对着神像跪拜,说也想借那个东西一用——想救孙子的命!

说完,磕头就照着听见的位置去找,还真找到了一个东西。

他就把那个东西拿回来,戴在了自己孙子身上。

说也怪,那个东西上了身,小孙子还真是一天一天的好了起来。

七大爷高兴极了,就上月仙庙去还愿。

可到了晚上,他就听见窗外面一阵翅膀抖动的声音,像是有人到了门口,想让他把一个东西还回来。

七大爷知道,恐怕是月仙来要那个东西了,可他舍不得拿出来——要是拿出来了,小孙子没有东西镇着,夭折了怎么办?

于是七大爷索性就把门窗一关,假装什么也没听见,也再没去过月仙庙。

后来月仙庙就传来了消息——说谁谁谁把月仙庙弄脏了,可也没什么灾祸,怕月仙庙本来就是骗人的,哪儿有神仙。

这下子,七大爷才放了心。

一直到了现在,七大爷之所以这么热切的希望把月仙庙的“妖神”给处理了,也是因为心里有鬼。

程星河一看这是个好东西,立马凑了上来:“这什么?”

我也不认识。

倒是苏寻来了一句:“这是晷仪。”

也就是,通过天文测算时间的东西。

门主来这里,就是为了借这个东西?

惠娟看着那个东西,忍不住问道:“可他偷走了月仙的东西,不是应该被月仙惩罚吗?怎么……”

怎么反而月仙没找他算账?

简单——我就告诉他们,恐怕,月仙是被七大爷祖孙,给害惨了。

那个月仙,跟这个晷仪肯定有莫大的关系,甚至——身边没了这个晷仪,会元气大伤。

所以,月仙想把这个东西给要回去,可七大爷就是不给,也有可能,这个晷仪保护住了七大爷孙子,所以,月仙根本就没法把他怎么样。

月仙为了给瘸子他哥伸冤,只能对其他的姑娘下手。

瘸子他哥,要没有那些姑娘,也不会死。

我说到了这里,看向了身后那个被黑塑料布罩着的东西:“我说的,对不对?”

那个黑塑料布一颤一颤的,显然像是在点头。

离开那个晷仪越久,那这个月仙也就越孱弱,所以拖到了现在,不光没法找那个有晷仪护身的孙子复仇,自己连惠娟和张桂兰都对付不了。

而白藿香也赶过来了,听到了这一切,一只手就伸到了黑塑料布下面,皱起了眉头:“是伤的很重。”

可那个东西对着白藿香,显然也是十分抗拒的。

直到白藿香给它扎了金针,它才安定了下来。

所有人的视线,全落在了这里。

尤其是瘸子,他松开了七大爷的孙子,就死死的盯着那个“月仙”,表情别提多复杂了。

我刚要松这一口气,忽然就觉出,身后扑过来了一个人——对着黑塑料布就过去了。

是七大爷孙子!

而一股子寒光从他手上露出来——他还带家伙了!

他注意到了,大家都把注意力搁在了这里,就想趁着大家不注意,把那个月仙给伤了——免得月仙被我们给治好了,找他秋后算账!

他哪儿来这么狠的心?

我条件反射,一下把他掀翻,抬手对着他就是一个耳光。

七大爷孙子被我打蒙了,大声说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我怎么了?他弄死了那么多人,不该杀吗?再说了,他就是个……”

我盯着他,声音冷下来:“它虽然不是人,但是比你有人心。”

七大爷孙子一愣,还想说话,可整个人被揪过去,噼里啪啦就是被一顿猛扇。

是七大爷。

孙子被打蒙了,七大爷咬牙切齿,一边打一边吼道:“为你费了这么多心思,都喂了狗了!”

旁边人盯着孙子被打,一个个都露出特别解气的表情:“披着人皮的畜生,该!”

没有一个人拦着。大快人心。

也许——当时瘸子他哥被人打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光景吧?

不光七大爷,还有其他姑娘被害的家庭,都扑上去了。

场面乱的很。

这个时候,我觉出来,有个人啪嗒一下,跪在了我身边。

瘸子。

我把他拉起来,可他就是不起:“先生,我提我哥谢谢你——要不是你,我哥的冤屈,一辈子也昭雪不了!”

我摇摇头:“比起谢我——你还是去谢那个月仙吧。”

瘸子回过头看着那个方向,嘴唇颤了一下:“这个月仙……为了我哥……”

程星河说道:“我听见他说的话了——那个月仙说,他应该谢谢你哥才对,这些事情,不光是伸冤,也是要报恩。”

瘸子没听明白:“报恩?”

程星河点了点头:“他说,你哥帮过他,给他上药,给他吃东西——可他没能力,在你哥遇上麻烦的时候救你哥。”

我一下想起来了——对了,瘸子说过,他哥曾经救了一只落在他们家院子里的伤鸟。

后来鸟好了之后,自己走了。

瘸子一下就愣住了。

程星河回头看了一眼,接着说道:“他还说,他一开始,不想伤害那些姑娘的,只希望那些姑娘良心发现,能把你哥的冤屈给洗清,可问起那些姑娘,有没有做过亏心事的时候,那些姑娘都说没有,哪怕他提起了这件事,那些姑娘也没有悔改的意思,反而理直气壮的说自己也没办法,谁让瘸子哥倒霉呢。”

可想而知,那些姑娘还真都没存什么好心。

尤其是那个魏珊珊了。

而这件事儿一开始,也是魏珊珊策划的——她为什么这么做呢?

因为她不想公布跟七大爷孙子的事儿——她打算骑驴找马,一边花大孙子的钱,一边去找更好的对象。

这事儿宣扬出去,她钓金龟婿的梦想就破灭了。

可谁知道,那个第一个受害的王晓敏看到了这件事儿,气她一脚踏着几只船,要把她的事儿说出去,魏珊珊想让她闭嘴,就故意约了大孙子,让大孙子把王晓敏当成魏珊珊。

王晓敏又把柄落在人家手上,还敢胡说八道吗?

可没想到,这件事儿,就成了一个悲剧的开始。

为什么给那些姑娘披上了一身红色嫁衣呢,也是因为在瘸子他哥照顾月仙的时候,曾经跟月仙说过一句话。